第1602章牟春归

  平玉瑶气得没了分寸:“你胡说,造成爸爸妈妈闹离婚的明明就是你,若是你老实嫁给那章家傻子,哪有这么多事发生?”

  唐爱莲气笑了:“这就是你的逻辑,你们算计我,我就应该老实让你算计,我没被你们算计到,就是我的错?”

  平涛实在忍不住了,朝着程笑妹喊道:“程笑妹,管好你的女儿!”

  唐爱莲“哐”的一声把自家房门给关上了。然后拿着柴刀和绳子,上了山。

  家里有点乌烟瘴气,不如上山练功去。

  不过,她还是在家里程笑妹和平玉瑶甚至平涛身上都留了一个念头观察,以免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她却不声调。

  让她想不到的是,她上山之后不久,就有人来找到平家来了。

  来人,正是前世跟平玉瑶一起害死原主的牟春归。

  也幸亏她留了念力在家,否则,她都不知道对方会在今天来。

  不对,前世对方也是在这个时候来的,是她自己对这块记忆有点模糊。

  “你说什么,你是玉安的未婚夫?就因为当年玉安外婆救了你,你家里就给你们订了娃娃亲?”

  平涛瞪着眼前这个年约十六七岁,丰神如玉的少年。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跟人订了亲,他居然不知道。

  “是的,岳父。”牟春归说。

  “先别急着叫我岳父。”平涛摆手。

  “是,伯父。”牟春归倒是从善如流。

  其实,对这门从小订下的婚事,他也有点感冒。他堂堂一个现代社会的高中生,居然就因为被人救了,就被定了捆绑婚姻。

  他不想跟一个陌生女子结婚,但家中压迫,他毫无办法,否则,他就得背上忘恩负义的名义。

  他这次来看“未婚妻”是因为父母说他长大成有了,让他来跟“未婚妻”认识认识,以免他先爱上别的女人。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跟我家玉安订了亲?”平涛面无表情地问。

  牟春归拿出了一个金锁:“这是外婆给的定婚信物。我家也有一个信物给了玉安,是块长方形玉牌。”

  平涛拿过金锁一看,认出的确是女儿小百日的时候外婆送的金锁。

  唐爱莲念力听到这话,吃了一惊,长方符玉牌,这个是自己胸前挂着的符阵石吗?

  她一直以为,符阵石是原主外婆给的,却没有想到,符阵石居然是牟家给的订婚信物。

  难道,牟家是守护者后代?

  不对,守护者之中没有姓牟的,而且,如果真的守护者的后代,肯定会很珍惜符阵石,而不会将符阵石作为订婚信物送出去。

  牟家应该是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符阵石,将它当成了一块普通的玉牌,作了订婚信物。

  原来,符阵石是牟家送的订婚信物,难怪,前世平玉瑶千方百计要得到,甚至,她死的时候,还要求给她陪葬。

  从将符阵石给玉瑶陪葬一事来看,也说明了牟家的确没有将符阵石当回事。

  反而是原主,一直守护着符阵石,甚至,连死后都附身符阵石之上。

  有了信物,平涛终于肯定,眼前的少年的确跟自己的女儿有婚姻之约。而且,这婚约是岳母订的,他还真不好撤销。

  可让他就这么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拐走,他又有点不甘。

  正思考间,一个少女的声音响了起来:“爸爸,家里来客人啦?”

  牟春归抬头看去,眼睛就不由一亮:眼前一个少女,大约一米五八左右,皮肤白晰,桃花眼,鹅蛋脸,眼珠转动之间盼顾生辉,十分灵动(确定不是不安分?),看他时没有一点农村女孩该有的小家子气。

  “这位就是玉安妹妹吧?”他惊喜地站起,如果是这位姑娘,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谁知,岳父却淡淡地说:“不是。她是我后妻带进家门的女儿。”

  玉瑶自见到这个少年,一颗心就砰砰直跳:这个哥哥好漂亮啊,好喜欢啊。

  她转向平涛:“爸爸,这位神仙般的哥哥是?”

  平涛见她盯着牟春归看,没有一点姑娘家该有的分寸,便冷冷地说:“他是玉安外婆给她订的未婚夫牟春归。”

  什么,这是玉安的未婚夫?

  玉安这个贱丕,居然有个这样神仙一流的未婚夫?

  她嫉妒得要死,表面却笑脸如花:“原来是姐夫啊。姐夫,我叫玉瑶,只比玉安姐姐小了十二天。我们是很好的姐妹呢。”

  唐爱莲的念力听到这话,心中呵呵:很好,好到想要毁掉对方。

  牟春归忙说:“原来是玉瑶妹妹。玉瑶妹妹可真是长得漂亮。你姐姐长得川你吗?”

  听到牟春归的声音,玉瑶更喜欢了。她决定,要把这个姐夫抢过来。

  她微微一笑:“姐姐长得更象爸爸。”

  牟春归看了平涛一眼,虽然温文尔雅,但实在算不上漂亮,如果未婚妻长得象岳父,那就肯定不如这个玉瑶漂亮了。

  “她姐姐不在家吗?”

  “我姐可不会象我这样整天在家绣绣花,看看书,她啊,喜欢往山上跑。”

  牟春归听到这话,眼前便浮现出一个穿着花褂子满山乱跑的村姑形象,心中便有不满产生了,他的未婚妻为什么不是眼前这个温柔娴静爱读书会绣花的女孩,却是那个满山跑的野孩子呢?

  平涛听着瑶说话,心中便不满了,什么喜欢往山上跑,她那是上山砍柴,是个勤劳的好孩子,哪象玉瑶,小事不做,大事做不来,被程笑妹养得象个城里的娇小姐。

  他只好开口解释:“玉安上山砍柴去了。”

  “上山砍柴?”牟春归眼前浮现一个举着斧子砍柴的黑壮村姑形象,再看看平玉瑶,心中很是遗憾,为什么,他的未婚妻不是平玉瑶?

  牟春归在平家吃了午饭,未见平玉安回来,只得走了。

  走之前,玉瑶抢着去送“姐夫”,牟春归也不拒绝,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出家门。

  平涛见了直摇头:这样的女婿,他可不要。

  牟春归前脚走,唐爱莲后脚就回来了。

  平涛把牟春归来家里的事告诉了她,还说了她跟牟春归的娃娃亲事。

  “你自己知道吧的?你外婆生前跟你说过吗?”

  唐爱莲摇头:“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