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3章不靠谱

  原主当然是不知道的,外婆当年虽然给她订了亲,但后来牟家一直没来走动,她也就没当回事了。因此也没跟原主说。

  实际上,牟春归当年是因为病治不好了,才到乡村来,机缘巧合之下,遇到平玉安的外婆,没想到在城市治不好的病让她给治好了。既然病好,他自然就被接了回了城里。

  城里离乡村太远,也就不容易走动。

  可玉安外婆没当回事了,牟家却还当回事,等他长到十六岁,就让他亲自来见小未婚妻。

  前世的时候,平家还被程笑妹把持着,牟春归来的时候,不但平玉瑶看上了,程笑妹也看上了。将原主打发去干活,却留着自己的女儿陪着牟春归。

  前世原主被养得面黄肌瘦,胆小懦弱,自不敢往牟春归身边去说话。

  等牟春归走后,平玉瑶更是直接跟原主说,让她把未婚夫让她自己。

  之后,牟春归每次来平家,程笑妹都将玉安打发去干活,每次都是平玉瑶陪着,一来二去,两人生情,牟春归便回去跟父母提出,要换结婚对象,但牟家原本就是因为要报恩才定了平玉安,因此没有同意。

  直到运动时期,平玉瑶告发玉安,玉安被打成地主仔,拉去批斗,牟家才同意牟春归将结婚对象由平玉安换成平玉瑶,最后更是为了符阵石害死了平玉安!

  正因为玉安外婆没有跟玉安说过这件婚事,所以,原主一直以为,自己挂在胸前的玉牌,是外婆给的。

  平涛叹气:“安儿,爸爸觉得,这个牟春归不怎么样靠谱。”

  唐爱莲心中一动,平涛居然看出了牟春归的不靠谱?前世他看出来了吗?

  从唐爱莲的观察来看,其实平涛对原主也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他太过于信任后妻,完全将这个家交给了程笑妹而已。

  “恩,爸爸说不靠谱,就肯定不靠谱。”

  “你相信爸爸的眼光?”平涛惊喜。

  “当然,爸爸是个大男人,自然能看出同样的男人的牟春归是不是靠谱。”

  平涛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就是,咱们不太好主动毁婚。”

  其实,今天女儿不在家,他倒是很高兴,就怕女儿看到那牟春归长得好看,就要死要活跟他走。

  他不知道,唐爱莲一直就用念力观察着牟春归呢,她暂时不想见他,现在的自己可跟前世的原主大为不同,前世的原主被程笑妹搓磨,相貌气色可差多了。可现在这具体的主人是自己,因为吃得好,又修炼过,完全将这具身体的优点全部挖掘了出来。

  仅凭相貌,现在的她可比现在的平玉瑶要美得多,更何况,论气质,她更是妙杀平玉瑶。要是牟春归见了她,看不上平玉瑶,她还怎么将他们送作一堆?为原主报仇?

  因此,牟春归没走,她是不会回来的。

  唐爱莲笑了一下:“这也不叫毁婚,我外婆就没有说过,他们这么多年也没有来找我。说不定,他来的原因,是因为饥荒来了,城市人以为农村粮食多,让他吃顿饱饭呢。”

  平涛叹口气。听今天牟春归说话,似乎这牟家有点来头,这要怎么退婚,才能不得罪人呢?

  唐爱莲却看了看周围,又问道:“玉瑶是不是送牟春归出去了?”

  平涛心中一顿,皱了皱眉头:“这个玉瑶,真没有姑娘家该有的坚持。”

  唐爱莲神秘地一笑:“我们东西不好退婚,也许,牟春归正打算要换个未婚妻呢。”

  平涛却依然皱眉:“如果他真看上了玉瑶,跟你退婚娶玉瑶,那对你的名誉可是一种损害。”

  唐爱莲点头:“既然这样,那就我自己退吧。”

  平涛:“可是”

  可是会得罪牟家。

  唐爱莲的念力还跟踪着牟春归和平玉瑶呢。

  平玉瑶似乎忘记了她是送“姐夫”出来的,一直送到了村口,还在送。一路上,村里人跟她打招呼,一边偷看牟春归。

  村里少有见到这样俊秀的少年,自然有心探听:“玉瑶,你这是送客吗?”

  “恩,我送客呢。”

  “他是谁啊?”

  “我家的客人啊。”

  “玉瑶,你家客人可真漂亮。是你的对象吧?”

  “三婶你这是去哪啊。”玉瑶顾左右而言他。

  等走上了大路,玉瑶就跟牟春归道歉:“村里人说话直接,请您别在意。”

  牟春归却看着她:“那你自己的意思呢?”

  “我自己?”

  “是啊,他们说我是你对象,你自己觉得怎么样?”牟春归盯着她的眼睛问。

  玉瑶躲闪:“你是我姐的未婚夫。”

  “我跟你姐也不过小时候两家大人随口说的话,其实我我更希望我未来的妻子是因为爱情而结合,而不是这种由父母之命而定。”牟春归看向玉瑶:“当然,如果爷爷定的对象是你,我肯定不会反对了。”

  “真的吗?”玉瑶羞红了脸:“其实,我也”

  “你也喜欢我对不对?”牟春归惊喜。

  平玉瑶桃花眼瞟了他一下,马上低头,小声地“嗯”了一声,然后,猛然将一样东西塞进牟春归的手中,嘴里低低地说出:“再见,珍重。”然后转身就跑,也不管对方听没听到。

  牟春归低头看看手里,那是一块绣花手帕,他抬头看着平玉瑶有点惊慌失措的身影,忽然轻吟:“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唐爱莲听着牟春归念着徐志摩的诗,差点呕吐出来。

  这对男女,原来第一次见面就看对眼了。

  再想想前世,他给原主造成的伤害,这真是来报恩来的?分明是报仇好吧。

  最让唐爱莲想不通的是,他都已经达到跟平玉瑶结婚的目的了,为什么还要将原主投进井里害死?

  总不能就为了一块他们并不珍惜的符阵石吧?真那样的话,完全可以偷走,而不必杀人啊。

  这也是原主的执念,你们都如愿以偿成双成对了,为什么还要杀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