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6章认义亲

  牟老爷子心中很奇怪,当年他不是没有见过那孩子,长时候长得直是玉雪可爱。

  没理由小时候那么可爱的孩子,长大了却变得差了,让牟春归这个孩子看不上眼。

  他哪里知道,从头到尾,他牟春归连平玉安的面都没有见过,第一次去平家,就被平玉瑶给攻陷了。

  “她长得怎么样?”牟爷爷看着牟春归问。

  平玉安长得怎么样?牟春归实在是不知道的,但想象平涛的相貌,觉得她长得不会太差,因此便说:

  “恩,她长得不错。不过,不如她妹妹平玉瑶。”

  平玉瑶才是长得最漂亮的。

  城里的漂亮女孩要么浅薄得要命,要么做作得要命,有才又漂亮的,大都眼睛长在头顶上,用鼻孔看人。

  他从来没见过那么清纯漂亮又能让他喜欢的女孩。

  “既然你坚持要换结婚对象,我也拦不住你。只是,我却是对不住姚女士了。”牟爷爷看了儿子一眼:“不过,你们先收玉安为女儿,然后才跟玉瑶订亲吧,不要亏待了玉安。”

  “什么,牟家要认我做女儿?”唐爱莲差点就气笑了。

  平玉瑶果然厉害,居然说动牟春归换了结婚对象,而牟家,居然也同意了。

  前世的牟家,这个时候可是没有同意呢。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世居然就同意了。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呢?

  要知道,他牟家欠的是自己外婆的恩,而平玉瑶跟外婆可是没有半点关系。甚至,跟现在的平家也没有关系。

  她不知道的是,前世的牟春归见过原主,虽然面黄肌瘦,但从五官来看,也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因此对换结婚对象也没有那么坚决,他提出来,家里没有同意也就丢下了。

  直到原主被平玉瑶告发,成了黑五类,牟春归才坚定了要平玉瑶的心。

  当然,也是因为当初主张订婚的牟家老爷子去世,才让牟春归退亲一事得逞。

  不象这一世,他要求跟玉安退亲的态度是那么坚决,因此他妈妈才出面为他说话,最后才让牟家同意了。

  来说合这事的县上的蔡领导见平玉安半天没有反应,有点不高兴。

  这个女孩子长得美如天仙,气质也非常好,如果不是出身农家,但牟家少爷哪里是她一个农家女能配得上的。这是不满意自己由媳妇降为义女吗?

  这倒也是,一个媳妇,而且,春归的媳妇还是长媳,那以后就是牟家内政的主人,而一个义女,说好听点也是女儿,说不好听点就是攀龙附凤的外人。

  义女,怎么能跟长媳相比!

  只是,那也得看门户啊。

  他忍住气:“牟家可是京城的大家,能认你们家玉安做女儿,那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你们还有什么可考虑的,直接答应了吧。”

  人家牟家可是让他带来了十斤面条。如今饥荒还没过去,这个时候的十斤两条可是大礼了。

  之前他还奇怪,牟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怎么会跟乡村人家订下娃娃亲?

  虽然说,之前牟家是跟这个女孩订了娃娃亲。可这个时候,谁还信什么娃娃亲?

  随口说说罢了,两家娃娃长大了,真看对眼了,这娃娃亲就订下,看不对眼,娃娃亲就不了了之。

  可人家现在不想提娃娃亲了,提出认个义亲,你平家就该上赶着感激零涕同意,现在却端着架子,这是对牟家不满,还是对自己这个副县长不满?

  只是,在蔡领导眼中的十斤面条大礼,平涛却没放在心上。他家里的粮食不说是吃不完,但他的女儿就是有本事上山打猎,且总能去镇上换来精米或是精面。

  因此,别人当成宝贝的十斤面条,他还真没有当回事。

  他皱了皱眉:“蔡领导可清楚我们家玉安外婆跟牟家的关系?”

  蔡领导诧异:“噢,你的岳母跟牟家有什么关系?”

  平涛心道果然,牟家没有说清楚这里头的关系。

  他说:“牟家的小子牟春归曾经得过一场怪病,京城各大医院都治不好,只能等死。后来觉得送到乡下来养着,空气好一些,也许能多活些日子。

  他祖父带着牟春归来到乡下,恰好遇到平安的外婆救了他。那个时候,我儿女跟着外婆,他祖父见了平安,心生欢喜,便提出两家结亲。而平安外婆见那牟祖父为人仁厚,便同意了这门亲事。”

  半年前,牟家小子来我家看平安,恰好平安不在家,他见了我后妻带进门的女儿玉瑶,结果就看上了她。”

  平涛说到这里,看向蔡领导:“如今牟家托您来说合,要认我女儿为义女,您说说,这是我们玉安不识抬举吗?”

  蔡领导听了平涛的话,心中暗叫晦气。

  他还以为牟家平家本就门不当户不对,不想结烟亲了结个义亲是件大好事,哪里知道,这是牟家小子喜新厌旧,这喜的还是平家的拖油瓶,却怕承担忘恩负义之名,认个义女敷衍塞责呢。

  这哪里是什么好事,分明是忘恩负义的烂事。

  可他现在,却被叫来给人做这事炼事来当中间人。

  这他么的都是些什么运气啊!

  他看向唐爱莲,心中不解,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孩,居然还被抛弃,那牟春归是什么眼光啊。

  不知道,那玉瑶是个什么样的仙女,才让一个小伙子放弃这样的优质女去选她?

  蔡领导正郁闷间,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进来:“爸爸,今天咱家来客人啦?”

  来人正是玉瑶。

  原来,玉瑶听说牟家派人来找玉安。她以为是派人来提亲,心中焦急,她明明都已经跟牟春归那个了,牟春归也跟便宜爸爸挑明了,他要的人是自己,怎么还能派人来跟玉安提亲呢?

  因此,带着菜篮子出去找野菜,实际上却正在外面跟人闲聊的玉瑶马上跑了回来。

  蔡领导看着玉瑶问:“这位是?”

  玉瑶连忙向蔡领导行礼:“学生玉瑶。”

  平涛皱皱眉:“她就是我后妻带进门的女儿玉瑶。”对这个让她女儿蒙羞的养女,他打心里不喜欢。

  蔡领导挑了挑眉:这个就是玉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