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7章拒绝了

  蔡领导还以为,能让牟家少爷放弃玉安所选的,必定是美得惊天动地的女子呢,最少,也要气质如仙啊。

  可眼前的女子,实在让他太失望了。

  那么牟家少爷是什么眼力啊,这个玉瑶虽然也长得不错,但可比那个玉安一比,却是差太远了,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如果说,牟家少爷放弃了玉瑶选玉安,他还觉得情有可原,可放弃相貌如玉,气质如仙的绝品女孩玉安选只是中等偏上的玉瑶,他真他么的看不懂了。

  不过,青菜萝卜告有所爱,也许牟家少爷就喜欢玉瑶这样的俗艳女孩呢?

  因此,他还是压下心中的郁闷,诚恳地说道:“我知道,牟家对不起玉安,不过,正因为他们也感觉对不起玉安,所以才想着补偿她吧。

  毕竟,牟家就算是京城,也不是一般人家。如果令爱成了牟家的女儿,以后无论是另找亲事还是事业前途,都有极大的好处。”

  如果是自己的事,平涛肯定一口回绝。

  但事关女儿的前途大事,他不敢自专了,而是转向了唐爱莲:“玉安,你自己决定吧。”

  唐爱莲自然明白平父的意思,不过,做不错牟家的媳妇,就去做牟家的女儿?牟家这是把她看成什么了?

  贪慕虚荣还是攀龙附凤?

  她淡淡笑了一下,说:“请蔡领导替我谢谢牟家的好意了。

  我外婆虽然救了牟春归,但我想,我外婆肯定不会是挟恩图报之人,牟爷爷也不是为报恩就将儿女幸福断送之辈。当年能订下这门婚事,肯定是双方家长都有意于对方孩子。

  可如今牟春归因为喜欢上我妹妹玉瑶,要悔这门亲。他牟春归能做个见异思迁,忘恩负义之人,我平玉安却不愿意死乞白赖,去慕虚荣,攀龙附凤之辈。

  因此,这认义女之事,也就不必了。”

  平涛摸着自己上嘴唇的八字胡子,很是欣慰,不愧是他平涛的女儿,就是有骨气。

  “我女儿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想了一下又说:“玉瑶的母亲跟我已经离婚,她其实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只是因为现在年景不好,她暂时住在这里,等翻过年饥荒过去了,她也就搬回母亲身边。”

  还有句话没说:以后也就不用来往了。

  想到被她夺了女儿的亲事,虽然他也看不上牟春归那小子,但心中终究还是有气。因此,对平玉瑶也更加没有好感了。

  蔡领导没想到平玉安小小年纪,居然说出这一番有理有节的话,心中顿时对这个女孩又增加了一些好感。

  其实,蔡领导也感觉牟家这事办的不地道,退了人家的亲,伤害已经形成,却还要装模作样认人家做义女,这让人家女孩子以后怎么跟跟牟家相处?

  这算是打了一棒子给个甜枣子?只是,他们所认为甜枣子,人家未必喜欢。

  虽然今天的任务没有办法完成,但他却感觉并不遗憾:这样的女孩,不可亵渎!

  一边的玉瑶听

  “也好。”他站了起来:“既然你们不愿意认这个义亲,那我就跟牟家如实回复吧。”

  牟爸爸和牟爸爸听说玉安不愿意认义亲,心中都是十分诧异。

  以他们牟家的地位,说一声要认个义女,恐怕京中很多有头有脸的人家都想把女儿送上来吧。

  可如今他们低头认一个农村女孩做义女,居然还被拒绝了?

  “难道,她不同意退亲?她想当我牟家的媳妇?她的心可真大!”牟妈妈说。

  牟爷爷白了儿媳一眼,哼了一声:“咱们家原本订的就是她,她本就应该是牟家的媳妇!”他问小儿子:“小蔡怎么说?”

  牟春归的小叔忙说:“蔡包子说,那女孩说:‘我外婆虽然救了牟春归,但我想,我外婆肯定不会是挟恩图报之人,牟爷爷也不是为报恩就将儿女幸福断送之辈。当年能订下这门婚事,肯定是双方家长都有意于对方孩子。

  可如今牟春归因为喜欢上我妹妹玉瑶,要悔这门亲。他牟春归能做个见异思迁,忘恩负义之人,我平玉安却不愿意死乞白赖,去慕虚荣,攀龙附凤之辈。

  因此,这认义女之事,也就不必了。’

  牟叔叔停了一下,看了牟春归一眼,又说:“他觉得,那个平玉安将来必是非凡之辈,很为春归感到可惜。他说,那玉瑶姑娘不过是一只山里的野鸡,看着毛色漂亮,实际上,就只能做一顿菜而已。可玉安姑娘却是还没长成的凤凰,必有一天一冲飞天。他想不通,春归为什么会舍玉安而取玉瑶。”

  牟爷爷听了小儿子这话,沉默良久,叹了一口气,说:“给我买车票吧,我要带春归去给玉安道歉。”

  “爸!”牟爸爸和牟叔叔惊呼。

  牟爷爷摇摇手:“不必劝我,当年这亲是我订的,我的孙子牟春归负了她,自然要由我这个订亲的人去跟她道歉。否则,我就算死了,也难以下去见姚妹子。”

  第二天,牟爷爷带着孙子牟春归,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蔡副县长开着车,将他送到了飞石村。

  唐爱莲听说平老爷子要来道歉,她心中很是有些感慨。

  如果只有牟春归一人来,她肯定又要避开,不见牟春归。但牟老爷子来了,她却是不能避啊。

  前世的时候,牟爷爷坚决反对孙子跟悔婚,可惜,前世的牟爷爷在三年过后不久就去世了。因此,牟春归才得已成功甩掉了原主,跟玉瑶结婚。

  如果牟爷爷还在的话,他肯定会护着原主,不会放任孙子害了原主吧?

  因此,她怎么能避开牟老爷子呢?

  听说牟老爷子要来,平玉瑶找出了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上,又在脸上化了妆。

  而唐爱莲却只是穿着平常的衣服,一张素颜只用清水洗了洗,却呈现着瓷器般的亮光。

  牟老爷子见到平玉安,眼中闪过惊艳:“你就是平玉安同学吧?”

  唐爱莲上前给老爷子行了一礼:“回牟爷爷,我就是姚珍玉的外孙女平玉安。”

  牟老爷子回头看向孙子:这样的如玉如仙的女孩,他的孙子居然看不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