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8章他后悔了

  牟老爷子心中暗骂孙子,回头瞪牟春归,却发现牟春归正瞪大着眼睛看着平玉安,眼中是满满的惊艳,以及不可思议。

  他心中一动:“你没见过她?”

  牟春归忽然感觉,自己被骗了。

  一直以来,他来平家,从来就没有见过平玉安,一次说是偶然,二次说是不巧,三次见不到,他就知道对方是故意了。

  他只当对方是长得丑不敢见自己,可现在才知道,人家哪里是长得丑不敢见他,分明是看不上他,故意不见他!

  之前,他听说小叔叔说玉安是凤凰,而玉瑶是山鸡,他还不服,但现在两人站在一个屋子里,他终于明白小叔叔说的那句话了。

  跟玉安比起来,玉瑶就跟小叔叔说的那样,就是一只山鸡。

  他后悔了,他怎么就被玉瑶给骗了呢?

  这是满山跑的山野女子?这是健壮如牛的粗野女子?这分明是天上的仙女啊!

  他愤愤地说:“我今天是第一次见玉安妹妹。”

  牟老爷子眼神微闪,自家孙子这是被算计了?

  牟老爷子玉瑶那家样子,她明明是后妻带进来的拖油瓶,却在母亲离开之后,依然还留在平家。

  虽然对方曾经跟蔡包子解释过,那是因为年景不好,她暂时住在这里,等翻过年饥荒过去就搬回母亲身边。

  但偏偏是这个玉瑶跟孙子私订了终身,这不是算计是什么?

  他心中暗怒,他牟家是何等人家,他看上姚珍玉是名门大家闺秀,而平玉安是她唯一的外孙女,必定倾尽全力来培养她。

  这平玉安小时候就长得玉雪可爱,她的父族是书香门等,加上一个名门闺秀倾力教养,这样的女孩长大后必定不差,因此,牟老爷子这才毅然订下了平玉安作自己孙媳。

  他的眼光不错,这个平玉安如今不过十三四岁,已有绝色之姿,气质更是比当年的姚珍玉更为出尘,一双转珠,透着智慧的光芒。这样的女子,做他牟家的长媳正好。

  可他的孙子居然被算计,订下了一个平家柴门小户的后妻带进门的拖油瓶!

  他怎么能不怒?

  平涛感应到平老爷子的怒气,哼了一声:“他第一次来,玉安的确是恰巧不在家,可他见到玉瑶后,明明已经跟他介绍过,那是我后妻带进来的女儿,可他却把魂给丢在了玉瑶身上。

  第二次来,玉安倒是想见他,但他已经跟玉瑶搅在了一起。我的玉安是个有自尊自爱的女孩子,自然不会再见他了。

  可我女儿就算没有见他,我平家也没有主动跟他提出什么。一切都掌握在牟春归自己手上。是他自己为了玉瑶,情愿跟我女儿退亲。说起来,我家玉安才是受害者。”

  牟老爷子看向牟春归,见牟春归眼神躲闪,便知平涛说的话没有错,满腔的怒火登时消得干干净净。

  牟爷爷郁闷了。

  不是人家看不起他的孙子,去设计他的孙子,而是他的孙子行差踏错,被出身书香门第的平父给嫌弃了。

  说来说去,还是自己孙子在没见过玉安面的情况下就已经负了她,怪不得她啊!

  冤孽啊,明明帮他定了一只凤凰,他偏偏为了反对而反对,自己选了一只山鸡。

  这念头一转完,才发现自己居然用了蔡包子的凤凰山鸡之说。

  他这是认可了蔡包子的说法了,这两个女孩,就是一个凤凰,一个山鸡。

  而偏偏,自己帮孙子订了凤凰,他自己却去选了山鸡!

  牟爷爷忽然朝唐爱莲弯下腰去:“是我没教好春归,对不起!”

  唐爱莲连忙躲开,不受他的礼:“牟爷爷不必这样,牟春归跟玉瑶订亲,只能说他们俩才是真的有缘。

  这点,上次牟春归来的时候,已经跟我父亲言明。我们也接受了。所以,只能说我跟牟春归只是有缘无份,牟爷爷又没有做错,不必给晚辈道歉。”

  牟老爷子听唐爱莲这一说,更加心痛,他瞪了牟春归一眼:“还不道歉!”

  牟春归憋了半天,涨红了脸,说:“玉安妹妹,对不起,是我的错。但是,我希望玉安妹妹给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

  他这话一出,震惊了一屋子的人。

  牟爷爷眼睛一亮:孙子已经认错了,如果玉安能原谅孙子的错,那他还是有机会将这个优秀的女子娶进牟家。

  他眼巴巴地看着平玉安,就希望她答应,或是点一下头。

  平父皱眉:这小子什么意思?改正错误的机会?他还想巴望自己的宝贝女儿吗?

  女儿宁可冒着被退亲的名誉损失,也要将玉瑶留下,将玉瑶跟牟家小子送做一堆,就是为了甩开这个小子。

  他若是要了这个“改正错误”的“机会”,他的宝贝女儿怎么办?

  唐爱莲听到他这话,心中冷笑,这牟春归果然是个贱货,之前跟平玉瑶那样,现在见到她比平玉瑶漂亮了,就要“改正错误”?

  他以为他是谁?这错误能随便改得正吗?

  她向玉瑶看去。

  玉瑶也是满脸的震惊,牟春归这家伙是什么意思?他还想回头跟玉安结婚不成?

  不行,她她都跟他那个了,还因为他得罪了继父,便宜爸爸已经说过,待饥荒过去,她就要回母亲身边。

  原本,对继父要她回母亲身边她还不怎么样,因为,她还有牟春归。

  也是上次县上的领导来到,她才知道牟春归不是普通的城里人那么简单。连县上的领导都替牟家奔走,那必定是十分高大上的家门,她怎么可能会放手?

  因此,她绝对不会允许牟春归“改正错误”!

  她怯怯地开口唤了一声:“春归。”

  牟春归象是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背脊僵了一下。他刚才见到唐爱莲,只一心一意要把这样的女孩娶回家去,却忘了,还有一个平玉瑶。

  玉瑶又软软唤了一声:“春归,你要改正错误了,可我怎么办?”

  牟春归硬着头皮:“玉瑶,我们就是个错误,既然错了,就要改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