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09章 我该感谢你抢了我未婚夫?
  第1609章我该感谢你抢了我未婚夫?

  玉瑶的眼泪一下掉了下来:“可我们明明是相爱的啊,你说的,你要娶我,而且,你还对我那样……那样。”

  玉瑶心中愤怒,但面上却只是满满的委屈,象是鼓起了勇气:“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这话象是炸弹,在众人的耳朵边爆炸了。

  这两人是已经偷吃了禁果?

  牟爷爷仰天长叹。

  一叹自己孙子,明明来看的是未婚妻,却未婚妻的妹妹搅合在一起,还有了肌肤之亲。

  二叹他再喜欢玉安,这个女孩也不可能成为自家的长孙媳了。这个玉安一看就是有骨气的女孩子,就算他牟家是高门大户,她也不会委曲求全,在经过他跟自己妹妹滚了床之后,还去屈就牟春归。

  三叹这个玉瑶,原本他就不看好这个姑娘,如今还没有结婚就跟男人滚在一起,光这品质就不符合牟家娶媳的要求。

  而且,那未语先哭的小家子样子,也绝对当不了一个大家的当家人。

  这样的女人,他牟家绝对不能要!

  对大家族来说,长媳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娶错一个长媳,那害的是牟家三代人啊。

  可她如果真的珠胎暗结,怀的还是他牟家血脉,他要怎么办?

  唐爱莲看着玉瑶委屈的样子,心中冷笑,她这是要逼牟家娶她吗?

  她看得出来,玉瑶这种白莲花的样子很对牟春归的胃口,但却绝对不符合一个高门大户长当家长媳的要求。

  牟爷爷是绝对不会要这样的女子的。

  果然,看牟爷爷仰天长叹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满意这个平玉瑶。

  而牟春归现在一心想要“改正错误”,恐怕她那一套也没有多大作用。

  果然,听到玉瑶说出“我怀孕了怎么办”这话,牟春归的脸色变了:“玉瑶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一来飞石村你就勾、引我,还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误导我,让我把玉安妹妹看成了满山跑的粗野女子。

  再说,我们只是谈恋爱,又没有跟你滚过床,你怀孕跟我有什么关系?”

  平玉瑶见牟春归居然否认跟自己发生关系,握着拳头,指甲戳进了手心,却不敢生气。只是委屈地看着牟春归:“春归,你,你怎么能这样,明明,明明我们”

  “你别乱说,我们什么也没有做过。”牟春警告地瞪了平玉瑶一眼,不许她再说他们那啥的事。

  他感觉,这个平玉瑶是他跟平玉安结婚的障碍,恨不得没有认识过这个女人。

  牟爷爷一听这话,眼中的精光射向平玉瑶:还以为是平涛不喜欢孙子才设计了孙子,原来,是这个女人自己想要攀龙附凤,破坏了孙子跟玉安的感情!

  他怀不得将玉瑶打死!

  牟春归的话,让平涛也心生怒气.

  他就说,这个牟春归怎么才第一次来,没见过自己女儿,就跟平玉瑶搅在一起了,原来,是玉瑶让他对女儿产生了错误的看法,所以才将目标转向了玉瑶。

  他后悔啊,他怎么就找了这么个女人,带进来这么个拖油瓶呢?

  再看牟春归如今恨不得不认识平玉瑶的样子,他心中又不由暗叹。

  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又应该感谢这个拖油瓶,让他女儿认清了牟春归的真面目!

  平玉瑶也看出来了,牟爷爷不喜欢她,牟春归也打算不认自己作过的事了。而她只是个真正的十四岁姑娘,就算有心机,又怎么知道怎么做?

  虽然她听了母亲的话,将那条内裤留了下来。

  可是,她又怎么知道,那条内裤怎么用?

  她只知道,牟春归不承认,她完了。

  如果妈妈在,肯定会教她怎么做,而这个便宜爸爸,他看自己的眼光恨不得她不存在,肯定不会帮她,她要怎么办?

  难道,她要说:我留下了跟你那啥那天的内裤?那样的东西,她感觉拿出来会有很羞耻的感觉。

  她心如死灰,看看牟春归,又看牟爷爷,再看看便宜爸爸,看看蔡领导,最后,把目光落在唐爱莲的脸上。

  她眼中闪过一丝委屈的神色,但马上又收了起来,抓住唐爱莲的手:“姐姐,我对不起你。可我也不是故意的。是他,是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跟我说:‘如果爷爷定的对象是你,我肯定不会反对了。’我才,我才做了错事。”

  听到平玉瑶的这话,再看看牟春归涨红了脸,却无法反驳的样子,众人明白了,平玉瑶不是个好姑娘,但牟春归也不是个好小伙。来看未婚妻,却看到一个长得好一点的女孩就先去勾了搭了。

  牟爷爷原本因为孙子推责任的话而有点活了心又沉了下去。

  如果平家是攀龙附凤的家庭,可能不会在乎孙子的这种行为,但偏偏,无论是平父还是平玉安,都不是攀龙附凤的人物,他们不会原谅牟春归。

  其实,如果他们真是攀龙附凤法人物,恐怕他自己也看不上。

  那个平玉安,就光是那么落落大方地站在那里,就能看出来一种从骨子里散出来的高贵气质。

  蔡包子说的不错,这个女孩不是非凡的人,总有一天一飞冲天。

  这才是名门闺秀姚珍玉培养出来的女孩,这才是他牟家需要的长媳。

  可惜,可惜了。

  他不该让孙子自己来看她的。

  他只想着,孙子对这门亲事有些抵触,让他自己来看看姚珍玉培养出来的女孩,定然不再反对这门亲事。

  可他没想到,孙子来了,回去后果然不再提出反对这门婚事,可他看上的,却不是他为孙子选择的女孩。

  他的心沉到了水底。

  唐爱莲看着平玉瑶在自己面前做戏,心中冷笑。

  想要我为你出面?你真当我是圣母啊?

  前世的原主,可是被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害死的。现在你们这样狗咬狗,原主知道了,必定非常喜欢。

  但她脸上却是一脸不解:“玉瑶,你想让我做什么?原谅你是吗?好,我已经原谅你了。”

  她停了一下,又说:“噢,我知道了,你是在告诉我,我应该感谢你抢了我的未婚夫,否则,我就要嫁给一个以貌取人的浅薄之辈是吧?玉瑶,谢谢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