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不想放弃

  唐爱莲说着,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反拍了她的手一下,以示感谢。

  平玉瑶怔怔地看着唐爱莲,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以貌取人四字,如同耳光打在了牟春归的脸上。

  蔡领导差点笑了出来,这个玉安姑娘,还真是厉害啊,看似萌萌的,无辜无害的样子,说的话却是一针见血。

  他牟春归可不正是以貌取人么?

  当初,见到平玉瑶这个漂亮姑娘,就忘记了自己来飞石村的目的是看未婚妻的,跟这个姑娘勾勾搭搭,还说出“如果爷爷定的对象是你,我肯定不会反对了。”这种话。

  而如今,见到了自己爷爷给订下的美丽未婚妻,又为未婚妻的容色所倾倒,甚至,不顾情人在场,当面说出要“改正错误”这样的话。

  他不是以貌取人是什么?

  牟老爷子也在摇头,自己孙子做的事,连他也想捂脸。但他更感到痛心的是,平玉安这样一个女子,却不能娶回自家,真真可惜了。

  如果是他对玉安有恩,他还可以挟恩求报,从家族中另择一个优秀子弟娶了她。

  可惜,是他欠了姚珍玉的恩,他不但不能动这个女孩,还必须想办法照顾好她,不让人欺负了她。

  就象之前,他暗中让人照顾着她一样!

  唐爱莲见牟老爷子的神色,便知他所想。心中奇怪,前世的他为什么就没有照顾好原主呢?

  不过,她想起在学校读书时,遇到有人欺负,欺负她的人就会倒楣。

  也许,前世他对原主也是很照顾的吧?只是,原主被继母和继妹的欺负很隐蔽,连原主的父亲都难以察觉,反而被继母挑得对原主失望,别人自然更难察觉了。

  从原主的记忆之中来看,其实,在牟爷爷去世之前,她并没有受到明显的欺负,真正被欺负得惨,是在牟爷爷去世后。

  所以,其实牟爷爷对原主还是不错的!

  平涛见事情发展到现在,自然也不会再留牟家人。

  他站起身道:“牟老,蔡领导,这事,就这样吧,我女儿平玉安跟牟春归的婚事就此作罢。

  至于玉瑶的事,因为我已经跟程笑妹离婚,仅仅是因为如今饥荒严重,她母亲才暂时将她留在我这里。如今饥荒也差不多过去了,明天就让她母亲来接她回去。所以,如果你们要说玉瑶跟牟春归的事,请移步程家村找她母亲吧。”

  牟老爷子见平涛下了逐客令,他不想就这么走,却是毫无办法。

  最后,只能带着一步三回头的孙子走了。当然,他并不打算马上回去,而是打算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他还想再争取一下。

  牟春归临走的时候,还在回头看向唐爱莲,希望唐爱莲能给他一个眼神,他就能马上回来,求得她的原谅。

  但唐爱莲根本就不看他。

  他有点颓废,但马上又在作心里建设: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我一定要得到她!

  直到回了县城,在宾馆住下,牟春归还在想着,怎么才能挽回唐爱莲的心。

  也因此,当牟老爷子要让人买票回去的时候,他拒绝了:“我想再努力一次,我不相信,我这样英俊潇洒的帅哥,不能让她为我动心。也许,她想了一夜,明天就会来看我呢?”

  平玉瑶倒是想跟他们走,但是,牟老爷子只厌恶地扫了她一眼,她就不由自主地站住了脚,移动不得。

  当天下午,玉瑶便被送到了她母亲的身边。程笑妹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也不会不管。

  之前留下女儿,也是打着主意:一来可以省点吃用,二来,也是希望女儿能够夺了玉安的姻缘,嫁进城里。

  没想到,女儿最后居然没有夺到那个未婚夫,却被前夫给赶了回来。

  最让她郁闷的是,女儿少女的清白都没了,而那个男人却不承认!

  她只安慰女儿:“别想那些了,你还小呢,只要你好好读书,等读完初中读高中,考上大学,成了女大学生,那好男人还不是任你选。”

  平瑶却摇头:“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玉安明明就不想要他了,为什么,不帮帮我,让我得到他。我都已经跟他那样了,他”

  她恨玉安不帮她,同时,想到牟春归的绝情,玉瑶感觉自己也有点恨牟春归了。

  程笑妹心中暗叹,你去夺了人家的夫婿,人家不打你算好的了,还帮你?

  至于牟春归,她反倒觉得没怎么样:“那个男人也不是个好的,见异思迁,你就算嫁了,以后他还是会抛弃你,就跟你爹一样。”

  她想起了自己,那个男人不也是一样么?明明有未婚妻,却又喜欢上了她,还跟她有了玉瑶。她当时还得意,自己打败了他的未婚妻。

  可没想到,她生下玉瑶没多久,那男人又有了别的女人。很绝情地肯她离婚,娶了那个女人。

  回来这一年半,她才感觉到,平涛其实真的是个好男人。把整个家都交到她的手上,把他赚的钱也交到她手上,几乎从不问她钱财用度的事。

  只是,自己作的太过了。

  若是真的将他的女儿也当成自己的女儿一般对待,他现在依然会对她好吧?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她现在,只希望女儿能找个好的,而不是象她当初,只想着面子问题,找过表面上看起来长得漂亮,家世也好的人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但平瑶明显不能理解妈妈的心理,她还在想着,怎么才能挽哭牟春归的心。

  “我要去找他!”她在心中作了决定。

  “你找他有用吗?”程笑妹暗叹。

  “怎么没用?其实,他心里肯定是喜欢我的,不过是他爷爷受了玉安外婆的恩,逼着他娶玉安罢了。只要我去找他,他肯定不会不管我。”

  她忽然想起她留下的内裤,他不是不承认跟她那啥吗?

  她可是那条内裤给留了下来。之前她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把内裤说出来,但现在,她可以拿出内裤来证明。因为,上面还留有他的东西!

  看看时间还早,她就走了,去镇上搭车去了县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