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相爱相杀

  平玉瑶那里一动身,唐爱莲就知道了,她心中有点激动:渣男贱女要相会了,她可以替原主报仇了!

  平玉瑶。她已经打听过,牟春归祖孙俩离开了飞石村后,并没有直接回京城,而是住进迎客宾馆。

  她直接走向迎客宾馆的服务台:“同志,请问一下,牟春归是住哪个房间?”

  服务员见一个小姑娘来问牟家的住房,自然不可能直接告诉她,而是严肃地问:“你是谁?找牟春归什么事?”

  平玉瑶眼珠一转,说:“我是牟春归的未婚妻,姓平。”

  服务员打量了平玉瑶一眼,说:“你等一下,我帮你问问。”

  说着便给牟春归的房间打了个电话:“你好,有人叫姓平的女孩来找,说是牟同志的未婚妻。您要见她吗?”

  电话正是牟春归接的,一听说平玉安来县城找他,顿时高兴了:“要见,当然要见,你告诉她我的房号。啊不,我亲自去接她!”

  说罢,放下电话就要往外跑,但刚跑到门口,就回身进了卫生间,照了一下镜子,整理一下仪容,这才跑了出来。

  只是,当他看到等在大堂的平玉瑶,脸色就顿时变了,笑难变成了马脸,看着平玉瑶,没好气地说:“你怎么来了?”

  原以为平玉安来找他,谁知道,找来的人居然是平玉瑶。

  在牟春归的心里,始终认为平玉安说不会嫁他,只是故意挫他的锐气而已。

  毕竟,他的家世在那里,他的容貌也不差,才华更是不差,她平玉安一个村姑,凭什么看不起他?

  之所以拒绝他,也是因为他之前行差踏错,看上她的妹妹平玉瑶罢了。

  但男女之间,若有错事,世人怪的向来是女人,而不是男人。被女人撩了,男人哪里能忍得住?

  怪只怪当初他先认识的是平玉瑶,若是他先认识平玉安,就肯定不会被平玉瑶所诱了。

  女人犯了这种错误,那就是一辈子的错,一辈子被人看不起。但男人犯了这种错,只要改正,没有谁会去追究。

  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

  只要他跟平玉瑶断干净了,让她消了那口气,他再适度求她一下,她应该就会投入他的怀抱。

  可没想到,平玉安居然就梗住了不理他,而本该来的人没来,不该来的人却来了。

  平玉瑶见他出来的时候还兴高采烈,一见到她就变了脸,心中十分难过。

  他定是以为来的是平玉安,所以高兴,结果见到自己失望了,所以才变脸吧。

  她满脸的委屈:“春归,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来找你的。我、我想你了。”说着,还用手抚了一下肚子。

  她今天特意将那条内裤穿在底裤的外面,然后才穿上外裤。

  她本是下意识地摸一摸那条内裤,但牟春归的脑海中,却听到了一句话:“我怀孕了。”

  这句话,自然是唐爱莲送入他脑海的,不过,恰好平玉瑶低头抚了一下小肚子,牟春归以为那句话是平玉瑶说的,马上就相信了。

  他的脑海翁的一声就炸了:

  她怀孕了!

  她怀孕了!

  她怀孕了!

  他要怎么办?

  原本,他就是因为见到平玉安之后,再看平玉瑶就不再入眼,回到县城之后,牟老爷子又跟他说过,平玉瑶不足担当宗妇,绝对不会同意她嫁入牟家。

  除非,他愿意放弃牟家的一切,跟平玉瑶一起离开牟家。

  如果是之前,牟春归没见过平玉安的时候,他还有可能为了抗拒祖父的包办婚姻而一时冲动做出离开家庭的事。

  但他在见过了祖父给自己所订的那个虽然出身农村,却仪态高贵,貌如天仙的未婚妻之后,他哪里还看得上平玉瑶?

  所以,他是不可能跟平玉瑶结婚的。

  甚至,他还恨上了平玉瑶,如果不是平玉瑶勾搭他,故意抹黑玉安,他早就跟玉安见上了面,又怎么可能会放弃玉安这只凤凰而爱上玉瑶这只山鸡?

  他却不知道,在前世,他也是早就见过平玉安的。只不过,前世的玉安被继母和继妹搓磨得面黄肌瘦,他哪里看得上眼?

  前世面黄肌瘦的平玉安跟被养得白白嫩嫩还充满风情的平玉瑶相比,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平玉瑶,甚至,听从了平玉瑶的指挥,将平玉安给丢下了井里。

  这一世,唐爱莲接收了原主的身体,吃得好睡得好,日子过得也好,还练了功,加上这具身体的底子好,自然是越来越美,美得令人一见忘俗。

  因此,她怕牟春归会看上自己,还一直故意避而不见。

  如果他真是个好的,也不会轻易被平玉瑶勾搭走。

  但偏偏,他依然跟平玉瑶勾结上了。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相爱相杀吧!

  牟春归原本在发现来人玉瑶之后,就打算随便打发她回去,但发现平玉瑶“怀孕”之后,却是不好就这么让她走了。

  他拉着她的手臂走到外面,对着她耳朵悄声说道:“其实,我也想你了,我之前那样说,是因为我爷爷……你应该知道我的心。”

  平玉瑶听了,心中暗喜:他果然是喜欢我的。只是因为他爷爷受了玉安外婆的恩,逼他娶玉安。

  哼,只要春归喜欢的是我,你平玉安就别想夺走春归!

  她连忙点头:“嗯,我知道我知道。”

  牟春归又说:“我爷爷也在宾馆里,你先去老地方等我,我随后就去。”

  牟春归说的老地方,自然是他们曾经约会过的地方。

  之前,牟春归每次去飞石村,都是平玉瑶送出来。但牟春归毕竟是平玉安的未婚夫,他们在村里也不敢过份,因此,平玉瑶最多也就送到村口,就必须打转。

  有时两人不舍分,平玉瑶将人送到村口后,便假装先回去了。待牟春归走后,这才又出去,到镇上搭车到县城。

  每一次,牟春归来飞石村,都会在县城住一晚,平玉瑶虽然没有跟牟春归同行,但两人却约定了会面的地方。

  这个地方,就是县城外面的一个瓜园,园里有两株松树,树下有瓜农搭的用于西瓜成熟时期守瓜的瓜棚。瓜棚旁边,还有口水井,预防干旱时节打水淋瓜。

  而平玉瑶的第一次,也是在这个瓜棚里付出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