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2章争来争去一场空

  平玉瑶见牟春归还愿意跟她约会,自然是高兴的。

  想到那里他们曾经做过的“好事”,她脸上红了一下,低下头去:“那好,我先走了。”

  看着她怀春的样子,牟春归眼中带笑,心中却发狠。

  是的,牟春归动了杀心。因为,此刻,他的头脑里还不断响着一个声音:“杀了她!”

  他不能放弃平玉安,因此恨上了造成让他不被平玉安接受的源头平玉瑶。

  如果平玉瑶不来找他还罢,偏偏她来了,还以她的怀孕来威胁他,逼他娶她!

  她已经成了他娶平玉安的障碍,他还留着她干什么?

  平玉瑶并不知道,牟春归已经动了要杀她之心。

  她喜滋滋地出了县城,朝着那块瓜田而去。

  这个时候,地里的西瓜已经被摘得差不多了,因此,瓜棚里并无人看守。

  平玉瑶走到瓜园,四处张望了一下。此时,天已经差不多黑了,劳作的人们已经回了家了,四处无人。

  平玉瑶有些胆小,但想到牟春归会来找她,又鼓起了勇气,钻进了瓜棚。

  瓜棚里很简单,也很干净,木头直接铺在地上成“床”,上面铺了厚厚一层稻草,因此倒也软和。

  因为近来没人驻守,除了一张破席子,被褥什么的都没有。

  平玉瑶躲在瓜棚里,一直到天黑,牟春归都没有到来。

  她害怕起来,想离开,又有点不舍,怕牟春归下一刻就会到来错过。

  夜越来越深了,肚子也越来越饿了。

  而且,因为是夏天,虽然天气不冷,但蚊子多啊。

  平玉瑶感觉,自己不能再守下去了。

  但是,牟春归已经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她不能轻易放弃。

  他晚来,应该是遇到什么事了,或者,被他爷爷给绊住了。

  再有一种可能,是他故意在考验她,若是她不等,可能他们就没有以后了,所以,她必须坚持!

  她打起精神,又等了下去。

  她不知道的是,牟春归的确是在作心理建设,他还没有杀过人,因此,他本能地感到害怕。

  害怕的结果,就是迟迟不去赴约。

  同时,他也在想,如果她不等,他就给她一个机会不杀她了。

  一直拖到深夜,他才横下心来,带着买来的弹簧刀去了瓜棚。心中却在念叨:平玉瑶,不要怪我,是你逼我太紧。如果你自己知机,我这么晚没去,你就逃命去吧。

  一步一步走到了瓜棚,他还在希望着,玉瑶走了。真那样的话,说明平玉瑶对他的执念没有那么深,那么,他就放她一马,也放自己一马。

  但如果她还等着他呢?

  他的心突然就一冷:那就别怪他狠心了。

  正在此时,从里面传出一个声音:“是春归哥哥吗?”

  牟春归的心沉了下去:她果然还在等他。他看了一下夜光手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如果是别的男人,如果他还爱她,定会为她的执着的守候而感动吧。

  然而,牟春归却没有感动,有的只是恐惧,为平玉瑶的执着恐惧。

  他终于下了决心。

  “是我!”

  他一步一步走进了瓜棚。

  平玉瑶在黑暗中听到脚步声,心中非常紧张,牟春归终归还是来了。他还是想着我的。

  她感觉到对方的到来,刚要扑上,就被对方给搂住了。

  她兴奋得发抖:他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带着淡淡的浓浓的男性气息。

  兴奋的她自然没有注意到,牟春的鞋子,包着厚布,手上,戴着手套。

  她被推倒在瓜棚里的稻草堆上。

  他紧紧地抱着她,一边吻着她一边将她的两只手抓到头上,用一根带子捆着,她也没有多想。只以为,他想玩点新花样。为即将到来的幸福而发抖着。

  他吻着她,虽然只是简单的吸吮,却让她迷失。

  她虽然感受到抓住她手的时候他似乎带着薄手套,她还是没有多想。因为,她感受到了他下身的灼热。她知道自己有多诱人,她身上的这个男子,想要她!

  直到感觉胸口一凉,她才感觉不对。

  剧烈的痛从胸口传来,她震惊,她绝望,她悲愤!

  她想挣扎,手却被绑住了,他的腿压着她的腿,她根本动惮不得。

  她终于知道他戴手套的目的了,他要杀她,还想要逃脱责任!

  他是一只恶狼!

  她后悔了,她不该招惹他的,他原本是玉安的,她不该从玉安手中去抢他!

  她更不该在明知道他的心不在她这里之后,还拿着肚子里的孩子去逼迫他!

  她更后悔,不该仗着妈妈的偏心去欺负玉安,还鼓动着妈妈去虐待玉安。

  要不然的话,她的妈妈不会被继父赶走,她还是平家这个书香门第里的姑娘。

  她嫉妒平玉安,嫉妒她是真正属于这个书香门第的孩子,而不象她,只是一个拖油瓶。

  因此,她什么都想要压过平玉安一头,压不过,就让妈妈出手,只有将平玉安踩在脚底,她才痛快。

  见到牟春归后,她马上就下手抢了,一方面是真的喜欢牟春归,另一方面,是因为牟春归是平玉安的未婚夫。

  只要是平玉安的东西,她都想抢,没理由,这么好的男人,她不抢。

  她成功地把牟春归给抢到手中了。

  原本一切都很好,可平玉安在牟春归面前一出现,牟春归就被平玉安吸引了。

  更让她难堪的是,平玉安居然对牟春归不屑一顾。

  而这一次,她也深切地感觉到了在众人眼中她跟平玉安之间距离那是云泥之别。

  平玉安是云,她是泥。

  如果是以前,平玉安不屑一顾的东西,她也不会看上。

  但现在,她被赶出了平家,除了巴紧牟春归,她已经无路可走。

  可她没想到,她以为的唯一的路,却是一条不归之路她所巴望的唯一依靠,那个之前对她柔情蜜意的男人,却在跟她温柔缠绵之际把她从天堂送进了地狱。

  算了吧,争来争去一场空,她什么都没争到,却把她们母女给争得被赶出了平家,还把自己的命给送了。

  也好,以后都不用再争了。

  唯一让她心安的是,牟春归就算杀了自己,也别想娶到平玉安。

  因为,她早就从平玉安的眼中看到了骄傲,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捡她的破鞋穿呢?

  她闭上了眼睛,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