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杀人夜

  “呵呵,我只是在散布了流言,估计你会受不了去找阿信的时候,告诉几个混混你逃走方向,让他们去轮了你,再把你卖进夜总会,让你一辈子都嫁不了阿信而已。没想到,你会得这种脏病,我倒要看看,阿信还会不会来看你,哈哈哈!”

  “哼,就算我阿信不会要我,也绝对不会要你!”

  “你放心,只要你死了,他就肯定会接受我的,因为,他要报你爸曾经的救命之恩。看在你快死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我跟你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啊。”

  百灵的眼睛迅速睁大:“你胡说!”

  “哈哈,我怎么可能胡说?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跟你长的相象?你真以为是两人经常一起玩才长得象了吧?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设计你们一家?只要你死了,阿信为了报答你爸爸的恩情,就只能娶我。

  我还知道,宁家祖上其实是个绿林,家里还埋藏着庞大的财宝,你死以后,我将成了宁家的女儿,这一切都归我了。”

  “你,我就是做鬼也饶不了你!”终于得知自家家破人亡的真正原因,原本已经垂死的百灵猛然暴起,扑向了姜美美。

  但她原本的身体就已经非常虚弱,姜美美又防着她艾兹病毒,离得远远的,因此,她只扑到一半就从床上扑到了地上。挣扎了几下,断了气。

  “终于气了吧?”姜美美嘿嘿冷笑了两声,走了。

  因为她是艾滋病人,加上被她戾气怨气所污染,玉牌蒙尘变得灰暗,因此,她胸口挂着的玉牌也没人会要,被直接送进火化炉,玉牌虽然没有被烧毁,却被连同骨灰一起埋进了公墓。

  唐爱莲摸着胸口的符阵石,感受着上面浓浓的戾气,心中很为百灵难过,自己救的人,害了自己不说,还害了她一家子!

  这是有多大的仇恨啊!

  她忽然一个激棱,从床上滚了下来:她身上正发着烧,而百灵的记忆里,就只有救了姜美美的那天晚上,她才发过一场烧。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正是爸爸宁清越的那个朋友张强生蒙着面来杀她全家人的夜晚!

  唐爱莲滚下床来,胡乱将衣服穿上,就跑出了房间。

  堂屋里,妈妈带着妹妹宁画眉和弟弟宁大鹏正在打竹帽。

  宁妈妈是个普通人,但妹妹宁画眉和弟弟宁大鹏却是练过,只是,两人都还没有入级。

  不过,就连她这个十六岁的姐姐都还只是一级武者,他们怎么会就会入级呢?

  这宁家武术,果然没落了啊。

  按理说,守护者的后代之家,应该修炼有巫体诀啊,不为什么,他们都没有修炼?

  打竹帽卖,那是他们家的主要收入,这个精细的竹帽,能卖到几块钱一个。

  这个时候还是九八年,宁家靠着这项技术,可是吃穿不愁。宁妈妈长得很不错,生的几个孩子都长得很漂亮。

  唐爱莲“啪”的一声先关了电灯,不待妈妈叱责,马上压低了声音叫道:“妈,快,有人要来我家杀人,快藏起来。”

  “什么?”宁妈妈不解:“你不是做梦了吧?”

  她“啪”的一声又开了灯。

  这丫头从房里出来,就说有人要来杀人,她怎么会相信?这朗朗乾坤,怎么会有人杀人?

  而且,他们宁家一向与为善,丈夫更是豪侠仗义,帮人困围,怎么可能有人要杀他们?

  宁画眉也不相信:“姐姐,你是做了恶梦吧?”

  宁大鹏也笑她:“肯定是做恶梦了。跟我昨天晚上一样。”

  唐爱莲知道,要是不说出原委,妈妈是肯定不会逃的。

  她再次啪的一下关了灯:“不是做梦,是张强生,他问爸爸借钱,爸爸不借,他恨上了爸爸,就打算来杀我们全家。再不逃,就来不及了!”

  宁妈妈还有是不敢相信。

  就在此时,唐爱莲听到了很轻微的脚步声,正走向她家的院子走来。

  她心中一急:“来不及了,他已经来了。你们快找地方躲好!”

  她说着,已经拿起了破竹子的,想了想,对方持刀而来,自己也拿刀的话,太危险,于是又换成了一根扁担,走向院墙下。

  她猜测,对方应该不会踢门撞入,而是跳墙进入院子里。

  她从记忆里知道,那个张强生也有几下武艺。宁爸爸不在的话,家里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宁妈妈见唐爱莲的神情,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压低声音对两个小的说:“你们快藏到夹墙里去。”

  农村的老房子,有危机意识的人都会在房里的两墙之间建一道夹墙。

  不过现在已经很少那样建了。

  他们住的房子恰好是那种老房子,因此还有夹墙。

  唐爱莲压低声音:“妈,你带他们去。”

  正在此时,外面的轻微的脚步声已经步步逼近院墙。

  这一次的声音,连宁妈妈和画眉大鹏都听到了。

  若是灯还亮着,肯定能看到三人脸上的震惊和害怕神情。

  宁妈妈想要上前,被唐爱莲抓住了手,她压低声音劝道:“妈,你保护弟妹他们,我来对付。”

  宁妈妈终于还是听从了女儿的话,拉着一对想要留下来打贼儿子和被吓坏的女儿,往屋里摸去。

  此时,外面的的人已经爬上了院墙,就要往院子里跳下。

  借着微弱的天光,唐爱莲看到对方脸上蒙着黑布,身上穿着黑衣,手中拿着菜刀。果然是一幅杀人犯的样子。

  那黑衣人刚刚跳进院子里,身体还没有落地,站起就听到一阵风声朝着他的身体而来。

  他急切间想要躲开,无奈身在半空,脚未沾地,无处借力,只能下意识就要抱头护住头脑。

  只是他要忘了手中还拿着刀,一扁担就打在他的手上。

  唐爱莲知道,自己的身体还在发烧,力气不大,必须取得先机,才能逃得性命。她这一扁担打下,几乎用尽了她的全部力气。

  因此,下一刻,就听到咔嚓一声,黑衣人的手臂已经被打折,他手中的菜刀落地。

  黑衣人“啊”地惨叫一声,连忙要跳起,但唐爱莲第二扁担已经打了下来。这一次的目标,依然是他的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