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16章 记住,人是妈妈杀的
  第1616章记住,人是妈妈杀的

  但这一次,对方却用左手抓住了扁担,跟唐爱莲争夺起扁担来。

  “你要杀我?好狠毒的女娃!”

  唐爱莲心中好笑:“你拿着刀跳进我家,不就是要杀我家的人吗?我反抗就是狠毒了?”

  黑衣人语塞。

  只是,不说男女体力上的差异,就说唐爱莲这具身体才刚刚发过烧,也实在让她有点够呛。

  最让她郁闷的是,这个家伙居然是个二级武者!

  别说她现在发烧没有力气,就算不发烧,她也不是他的对手。

  刚才第一扁担,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量。第二扁担的力量已经不大,否则也不会被对方轻易给接住了。

  “你给我过来!”黑衣人左手抓住扁担用力一拉。

  唐爱莲只好放手,否则,她就得被拉入敌人怀中。只是,这一放手,她手中也没了武器。

  黑衣人右手被废了,但还有左手,想到自己一进来就吃了大亏,哪里肯放过眼前的人?

  更何况,他来这里的目的,根本就是杀人。

  他挥起扁担,就要朝着唐爱莲打下。

  “住手!”唐爱莲喊了一声。

  黑衣人忽然就感觉脖子处一凉,象是被人用刀逼住了后胫脖。

  但是,他的周围明明没有别人,只有眼前的这个女娃,这一定是错觉!他左手的扁担就要狠狠地朝着唐爱莲砸下。

  但刚砸到一半,他就不敢相信地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脖子。

  之前感觉在后胫脖上的刀并非错觉,而是真的,而且,此时已经到了他的前面,直接割了他的喉。

  唐爱莲也没办法,本不想杀他的,她还想留着他跟她的好闺蜜对质呢。

  可是,她实在没有力气对付他了,幸好,虽然她的元婴被封印,但还留了十万念力在外,勉强能移动起这把菜刀给他来了个割喉。

  否则,恐怕死的就是自己了。

  再说,这个人杀了也好,前世原主的一切悲剧,不正是从他杀了她的家人开始的么?

  杀了他,也是为原主报了一部分仇了。

  黑衣人想不通啊,这把菜刀,正是他自己拿来的那把,是谁,持刀杀了他?

  明明他的后面没有人啊!难道,这家人有鬼,不有神明保护着?

  他来杀人,触犯了护家神,所以,拿起他的菜刀,割了他的喉?

  但哪怕是恐惧,他也没有力量去恐惧了,他手中的扁担“啪”的一声掉了下来。

  恰在此时,听得“啪”的一声灯光大亮,紧接着,有人大叫起来:“来人啦,杀人啦!”

  原来,是宁妈妈藏好两个儿女,出来帮大女儿了。

  她惊慌地抄了一根长扁担,就要过去朝着黑衣人打,却被唐爱莲叫住了:“妈妈别过去,他已经死了。”

  宁妈妈不敢相信,看向了黑衣人,果然,看到黑衣人歪了一下,就倒了下去。他的脖子上,在有血在流出来。

  地上,倒着一把菜刀,那菜刀,正是黑衣人带进来的。

  此外,还有一根扁担。正是女儿最开始拿在手上的扁担。

  而唐爱莲也瘫倒在地,全身虚脱,因为用念力过度,头脑剧痛,脸色更是惨白。

  她的衣服已经被冷汗侵湿了。

  宁妈妈马上冲上去抱住了唐爱莲,惊慌失措地查看着唐爱莲的身体:“百灵,你有没有怎么样?啊,你快告诉妈妈,你有没有怎么样?”

  唐爱莲有气无力地:“妈妈,我没事。”她有事的不是身体,还的过度使用的念力!

  宁妈妈紧张地检查了一下唐爱莲的身体,见她是真的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但一看到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她马上又紧张起来:“百灵,记住,这人是妈妈杀的,不是你杀的,啊?”

  唐爱莲知道,她这是要替她扛下杀人大罪。

  果然,天下只有妈妈好啊。

  只是,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宁妈妈替自己扛下杀人大罪呢?

  她摇了摇头:“妈,人不是我杀的。”

  “啥?不是你杀的?”宁妈妈奇怪了,这院子里明明就只有大女儿跟这个凶杀两人,不是大女儿杀的,那是谁杀的?

  “是的。妈妈,不是、我杀的。您看他,那是、被割喉、杀的,我这个、样子,能近得了、他的身,割得了、他的喉吗?”

  因为头实在太痛了,她说话都有点断断续续。

  宁妈妈看了看女儿,再看看倒在院子里的黑衣人,不解:“那他是谁杀死的?”

  “他一跳下,我看他、手中带着、菜刀,就用尽全力、一扁担、朝他的手、打去。结果,就听到、咔嚓一声,我猜、应该是把他的手、打折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手上的、菜刀、却砍在他自己的、脖子上,把他自己、给杀了。”

  宁妈妈想要朝黑衣人走去,看清楚怎么回事。

  唐爱莲连忙叫住了:“妈妈,别过去,要保护、好现场,警察、才能判我、无罪——那把刀上,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的指纹。您要是、碰了、那把刀,可就、说不清楚了。”

  这些年破案电视剧里有不少说到这取证,宁妈妈也不是没看到过。

  她看着唐爱莲:“百灵,你真的确定,菜刀上只有他一个人的指纹。”

  她原本还想着,去把那把菜刀上女儿的指纹擦掉呢。

  唐爱莲很肯定地点头:“真的,我没动过、那把菜刀。妈,我估计、是我用扁担、打他的、时候,打在、他的手上,他的手、反弹回去、割了他自己的、喉咙。”

  宁妈妈坐了下去:“那还不是算到你头上的。”

  她着急啊,女儿才十六岁,就背上个杀人罪名。

  “妈妈,对方、穿着黑衣服,还蒙着面、拿着刀、在夜里、跳进我家,这是要来、杀我家人啊,我用扁担、打他,是正当防卫,我不会、有、有罪的。”

  宁妈妈精神马上好了一点:“真的?”

  “当然是真的。”唐爱莲安慰她:“别人、要杀我们,我们总不能、不还手对吧?我这一还手,他自己、错手杀了、他自己,关我、什么事?”

  以念力御物这种手段,她是不会让人知道的。解释不了菜刀上只有死者的指纹,最后就只能接受她的解释。

  宁妈妈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你怎么知道,今天晚上会有人来杀我们家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