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队长来了

  唐爱莲心中暗叹,她总不能说,她不是她的女儿,而是为了消除她女儿附在符阵石上的戾气,从未来穿越回来,附到在女儿身的人,所以对未来事都清楚明白吧?

  她只能忽悠了:“妈妈,我练功、之后,耳力、好多了,他还在、远处的时候,并没有、很小心地、轻步走来,因此,他还走在村外、的林子里、的时候,我就听到、他脚步声、是朝着我家、来的了。

  我听到、脚步声后,马上、跳到了、院墙上,远远地、看到他、提着、一把刀而来。我感受到、他身上有很浓重的、一种杀气,整个人、阴冷、阴冷的。

  我立马、想到前天、爸爸拒绝了、张强生的、借款,那天,我就发现了,张强生的眼里、带着、一股杀气,当时、我就感觉,他对我们家的人、起了杀心。

  所以,我怀疑,是张强生、要来杀、我们家的人。”

  宁妈妈大吃一惊:“你是说,这个黑衣人是张强生?”她的眼睛,紧盯着那倒在地上的黑衣人。

  唐爱莲点头:“是的,他刚才、说了一句话,我听出来了,他就是、张强生。”

  宁妈妈很是后怕:“百灵,今夜,幸好你醒了,幸好你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否则,我们一家子恐怕都难逃他的毒手。”

  紧接着,她又愤怒起来:“这个死人,实在太过份,我们家清越对他的照顾还少吗?不说别的,来借钱都不知道借了多少次了。

  就这一次,也是清越听了别人说了,这个张强生染上了赌博,再多的钱也只是丢下水。因此才没借他。

  我们对他那么多的好他都没记住,可就因为这一次不借钱,他居然就记仇了,想要杀我们全家来报复。

  这种人就是不记人的好,只记人的仇,他的心肠定是黑色的,狠毒!

  这种人,死了也活该!”

  狠毒?唐爱莲想起这人刚才还骂自己狠毒呢,就因为她埋伏在墙根下,用尽全力给了还在半空中的黑衣人一扁担。

  果然妈妈说的不错,这种人,不会记人的好,只会记人的仇,甚至,他有权来夺人生命,却不许人反抗,人要反抗就成了心肠狠毒。

  再想到前世原主的悲惨遭遇,唐爱莲叹着气说:“妈、说得对,这个人,死有余辜!”

  唐爱莲全身还虚脱着,想站也站不起来,只能对宁妈妈说:“妈妈,快站起来,咱们、还得、去报村长,让村长派人、去镇上、报案呢。”

  宁妈妈嘴里说着对,但却半天都不起来,她苦笑道:“百灵,妈妈的脚软了,站不起来。”

  唐爱莲知道,宁妈妈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哪有不脚软?

  宁妈妈又恨恨地说:“刚才我喊了杀人,又喊救命,都没人过来。”

  唐爱莲心中叹气,这世人都有趋利避害之心,你喊杀人了,别人哪敢来?来了还不怕被杀了啊。

  她苦笑道:“妈妈,你该喊、走水了,就会、有人来了。”

  走水,就是失火的意思。

  宁妈妈也是苦笑。

  平日里她丈夫为人仗义,可是不帮才不少人,可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却没有人一个人站出来。

  哪怕不能出来帮忙阻止杀人,出来喊两声也是好的。杀人犯看到人多了,也只有逃的份。

  “幸好,你的一扁担幸运地打到他的手,让他自己手上的刀弹回去杀了他自己,否则,我们母子女四人,今天晚上是什么情况,实在难以预料。”

  唐爱莲心中暗叹,有什么难以预料的,不过是三死一伤,伤的还是特殊地方。

  母女俩个瘫坐在地上,好一会儿,还是唐爱莲恢复了一些力气,站了起来,去扶宁妈妈。

  正在此时,有人敲门:“百灵妈,你们家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队长。”唐爱莲过去打开了门。

  就看到队长带了五个大男人站在院门外。

  唐爱莲心中暗叹,虽然来迟了,但到底是来了。只是,前世的队长怎么就没有这么来得快呢?

  否则,不说宁妈妈和画眉大鹏不会死,起码,原主不用被污,不会有后面的流言,不用被父亲每天打,最后去投奔未婚夫,又被人轮,被卖掉。

  记忆里,原主醒来的时候,家里灯火大亮,屋里很多人,而她,却一丝不挂睡在床上,任人参观。

  这一世,队长居然在张强生被杀了不久就来了。

  难道,前世他们也注意着,只是凶手不跑,他们不敢来。

  而今生,因为自己将凶手杀死了,屋里没有了动静,所以他们就来了?

  唐爱莲觉得,自己真相了。

  她抖抖索索地说:“队——队长,你、你来了。请、请站在外面,不要、不要破坏、现场。还有,请、请队长、马上派人、报案吧。”

  队长东宝章看着眼前的女孩,心中有些惊奇,但再看向院子里,看到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时,就被吓了一大跳。

  不但是队长,其他人见到宁家院子里的黑衣人,也是大吓一跳。

  “这是——什么人?”

  “死了?”

  “不错,他死了,看他喉咙。”

  “呀,流了好多血,太可怕了。”

  “这是哪个啊?”

  “这人蒙着个脸干什么?”

  “肯定是来干坏事的,不想被人看到脸。”

  “这说不定就是个熟人,要不干嘛蒙着脸?”

  “这是——这个人好象不是我们村的人?”

  队长克制着恐惧,看向宁妈妈:“百灵妈,这是怎么回事?”

  宁妈妈已经在女儿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这个人从院墙跳下来,手里还带着一把菜刀,我——”

  她刚想说自己给了对方一扁担,唐爱莲就打断了她的话:“这个人、曾经问我爸爸、借过很多次钱,叫、张强生,是镇上人。

  他前几天、再次问我爸爸借钱、的时候,我爸爸、因为听说了他、好赌,怕借钱给他也是、赌掉了,因此、没有、再借。谁知道、他就怀恨在心,今天晚上、趁着我爸爸不在家,带着菜刀,从院墙上、翻墙进来,想要杀、我们一家。”

  什么,是那个张强生记恨宁清越不借钱给他,来他家杀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