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3章所谓市义

  小军指着姜美美:“她只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了,还空着两手,我见她没有偷东西,就不管她了。加上肚子有点痛,就继续蹲下拉臭臭了。

  百灵姐,我没有说谎话,你一定要说话算话,给我买糖吃。”

  姜美美万万没有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居然被人看到了。她几次想要打断小军的话,都感觉喉咙象是有什么堵住了,说不出话来。

  等她咳清楚喉咙,能说话了,宁小军也说完了。

  她急切地说:“你说谎!”

  宁小军怎么能承认自己说谎?百灵姐说了,说谎可是没有朋友的。

  他大声说道:“我没说谎。昨天我外婆家杀猪,我昨天晚上吃多了才闹肚子,今天一大早天没亮我就跑茅房了。不信你问问我弟弟小兵,我跑茅房有点害怕,还叫醒了他,让他陪着我。”

  他旁边一个更小孩子的小兵点着头:“是,我哥哥看到了,我也看到了,美美姐去百灵姐家了。我哥哥还小声跟我说,要去抓小偷呢。可美美姐一下就出来了,让哥哥当不成英雄。”

  众人听着小兵的话,看向姜美美的眼神都更为奇怪了。

  这一下,姜美美更着急了,一个孩子的话不足为证,可两个孩子的话就令人信服了。

  她明明四处观察过,没有看到人才进去,克制着恐惧感,将百灵的绣帕塞进张强生的口袋里的。

  可怎么就没有想到,那茅房里会藏着人呢?

  她恶狠狠地瞪着小军和小兵。

  唐爱莲站到了两个孩子的前面,挡住姜美美的视线:“姜美美,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故意栽脏,把我的绣品塞到张强生的口袋里。又故意拉了花婶他们去看,还花婶她们没有看到,还特意指了出来。

  等花婶将绣品拿出来,你又故意指出,这是我绣的手帕。

  我小时候从父亲衬衣上剪下一块布绣的东西,我自己都不知道丢到哪去了,你却好好地收着。你是不是早就作好了准备?随时给我栽脏?

  你明知道花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你故意拉她去看你栽的脏,不是借她的嘴巴散布出去是什么?

  你说说,我到底哪点得罪了你,你要这样害我?”

  村里的众人都看着姜美美,也想不通,她这么一个看起来那么清纯的女孩,为什么要给百灵栽脏陷害?

  她们俩,分明还是好朋友啊。

  宁清越的眼神盯着姜美美,似乎要将她盯穿:“说吧,你们是好朋友,为什么要给百灵栽脏?你不知道她如果被你栽脏成功的话,我家百灵会有什么下场吗?”

  “我、我”姜美美还想说我没有栽脏,但她我了两声,却发现喉咙又说不出话了,只能拼命又咳了起来。

  在别人看来,这个样子的她就是心虚不知道怎么回答,也是默认了自己对百灵实栽脏施陷害了。

  宁老太公没想到,他所以为的家族里出丑事,应该是这女娃子栽脏陷害的。他恨恨地就拐棍用力往地上一顿,说:

  “你这女娃,心思太恶毒!”朝着跟着身边的人吼道:“把她爷娘叫来,我倒要问问,我宁家哪里得罪他姜家了!”

  姜美美听说要叫她爷娘过来,顿时慌了,大声叫道:“不要!”

  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她连忙说道:“不是,我,跟我家里没关系。”

  她知道,如果她的父亲知道她做了这样恶毒的事,他肯定会打死她的。

  她扑地跪下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开个玩笑,对,我只是想跟百灵开个玩笑。”

  一想到这个玩笑的后果,会毁掉自己女儿的幸福,宁妈妈不依了,她上前朝着姜美美的左脸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啪!”

  众人都呆掉了,平时温柔贤惠,从来不跟人争不跟人闹的宁妈妈,居然动手打人了?

  不过,任谁遇到自己的女儿被人直观脏陷害这种事,都会忍不住打人吧?

  “你你打我?”姜美美没想到,向来拿她当女儿看待的宁伯母会打她。

  她连忙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瞪定宁妈妈:“不过一个玩笑而已,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开玩笑?”

  宁妈妈叫了起来:“你居然拿这种事开玩笑?这是能开玩笑的事吗?你也是个姑娘家,难道不知道姑娘家的名誉有多重要?你是想毁了我家百灵吧?

  我家百灵哪点对不起你了?你家经济困难,读初中时,哪天午饭我家百灵不是带双份?

  连你上高中的学费都是我家百灵替你交了,而且,这半年来,每个月百灵都要了双份的伙食费,我就不信,我家百灵拿去的钱你没有用过?真是没想到,我家百灵处处帮你,却帮出个冤家来了。”

  “你给百灵栽脏陷害,污她的清白,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是开玩笑?”

  宁妈妈没忍住,又是反手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姜美美想躲开,居然没有躲开,还是又被“啪”的一声打在了右脸上。

  之前左脸被打,马上红肿了起来。此时右脸也被打,反倒是对称起来。

  姜美美的爸爸是外来人,准确地说,是76年才从城市里来宁家村的下乡知青。知青回城的时候,他也回了城。

  但跟别人不同的是,他在城里的父母却是早逝,成了孤儿,又因为父母病逝前欠了债,借了点钱想去赚两个钱还债,却连本一起输了去。亲戚朋友都被他借遍了,依然不能回本。

  为了躲债,他于80年又回到了宁家村,跟当年喜欢他的一个姑娘结了婚,靠着种地过活。只是,他却依然改不了赌博的恶习,弄得家里经常举债。

  姜美美跟百灵交上朋友之后,百灵经常接济姜美美,宁爸爸和宁妈妈只装看不到。

  可宁妈妈没想到,她女儿掏心掏肺对待的人,居然给她这样的回报。

  姜美美见宁妈妈翻起她的旧帐,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最后朝着宁妈妈大叫:

  “你,你们家的人不是都喜欢沽名钓誉,贪图一个豪侠仗义的名声吗?你们不过是在市义而已。

  百灵给我交学费,不过是为了收买名声而已。

  我给机会让她行侠仗义,她得了名誉,我得了实惠,我们不过各取所需罢了,谁也不欠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