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4章该不该打

  众人听到美美这话,不由都惊呆了:是这样吗?

  平时宁清越帮助大家,是不是也是这样,只是为了一个行侠仗义的名声?

  那以后他们得到清越的帮助,是不是也不用感谢他了?

  “呵呵!”唐爱莲冷笑起来:“帮了你,是为了收买名声?那是不是说,为了避免被人说我们家‘市义’,以后大家遇到什么事,我们家是不是都不能出手了?”

  村里的众人听到唐爱莲这话,却都是格登一下。

  这不对啊,以后百灵家不出手了?

  众人看向宁清越,却发现宁清越面无表情,根本不出声纠正大女儿的话。

  也就是说,他大女儿是代表他说的?或者,他也默认了大女儿说的话?

  刚才还想着这宁清越家行侠仗义是为了名声,大家各取所需这话很对,以后都不用因为宁清越出手帮他们而记恩呢。

  可现在这丫头就说出以后遇事不管的话,这怎么行?

  而且,回头想来,人家宁清越哪怕是真的为了名声,自己也是得了帮助不是吗?得帮助,怎么能够不记人的恩情?

  如果是自己帮了人,被帮的人却不记恩,那自己还愿意帮助别人吗?

  最关键的是,如果宁清越家以后不帮村里人了,遇事谁来替他们作主?谁替他们打走坏人,谁替他们找回被拐的孩子?

  这个什么“市义”之说,不能接受啊!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姜美美的眼神就都变得不善起来。

  有几个人甚至还训斥起来: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说话呢?什么市义,咱们宁家村谁不知道宁二爷(清越排行第二,外面人都称他一声宁二爷)豪侠仗义,这还用得着市义吗?”

  “是啊,知恩而不报,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就是,就算宁二爷施恩不望报,受恩的人怎么能不记恩?”

  “就是,上次宁二爷连夜去救我家被拐卖的儿子,我可是一辈子都记得宁二爷的恩呢。”

  “不错,我家真儿上次跌悬崖下了,若不是宁二爷下去救回来,早没了这个人了,我们一家人都记得宁二爷的恩德呢。”

  “我家……”

  唐爱莲听着这些人说的事,心中惊讶,原来宁爸爸做了这么多的好事?难怪,他在村里有那么高的威望。

  不过,她也知道,这些人这个时候说得好听,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真的记着宁爸爸的恩情,否则,有关她的那些流言,又怎么会那么快就传开呢?

  前世的原主,甚至被流言给逼得在村里呆不下去,去投奔未婚夫,又被人截住,轮了之后卖进夜总会……

  唐爱莲的脸色,越来越冷。

  宁清越之前听着姜美美的话,心中也是非常生气,特别是看到村里听了她的话之后脸上的神色,更是愤怒。

  活该他这些年所作的事,都成了“市义”了。

  也因此,他对妻子打姜美美耳光的事,根本不理。

  而宁妈妈在听到姜美美那些话之后,也是更加气愤,又是一个耳光打了过去:“什么叫我们家市义?你有本事,以后任何事都别找我家们帮你们!”

  姜美美没想到,宁妈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她的耳光,而且,每次她都想让,却都认不开,心中也是非常恼怒,她想还手,却又不敢。

  毕竟,宁爸爸还瞪着她呢。

  还有众村民,也在瞪着她,在众人的目光中,她现在就象一个罪犯。

  “哎呀,和淑兰,你打我家美美做什么?”一个声音远远地叫了起来。

  不一会,一个中年女人跑了过来,将姜美美搂进怀里:“傻孩子,你不是还发着烧吗?怎么就跑出来了?”

  这个人,自然是姜美美的妈妈宁香秀了。

  众人听说姜美美还发着烧,一个个看她的眼光更古怪了。

  居然不顾自己还发着烧也要出来做坏事,就为了毁掉百灵的清白!

  这个姑娘,有多恨百灵啊。

  可是,她们俩个不是好朋友吗?昨天,百灵还跳下河救了美美啊。

  “我做什么打她?我打她,自然是她该打。宁香秀,你怎么就不问问你女儿做了什么事?”宁妈妈冷冷地说。

  宁香秀朝着宁妈妈吼道:“无论她做了什么事,你也不应该以大期小,她好歹叫你一声伯母,你怎么能这么欺负她?”

  唐爱莲挺身而出,走到了宁香秀面前:“你是说,我妈妈不该打你女儿对吗?那么”

  她抬起手,“啪啪”就是正反两下,打在了姜美美的脸上。

  唐爱莲打完人,抽出一张口纸,擦了擦手,丢在地上,这才说道:“由我来打她,这样才不算欺负她对吧?”

  众人又是一次呆住了。

  他们怎么觉得,今天的宁百灵特别的霸气呢?

  宁香秀没想到自己在这里,唐爱莲居然还敢打美美,气得伸手就朝着唐爱莲脸上打去。

  只是,她的手刚刚伸出,就被唐爱莲捉住了:“无论是我妈打她还是我打她,都是有理由的。

  因为,她为了毁了我的清白,拿着从我家里偷走的我小时候的学刺绣的绣品,偷偷塞到张强生的口袋里,然后一步步引着花婶他们几个去发现所谓的我跟张强生有首尾的‘真相’。让流言毁掉我的清白。

  你自己说说,她做的这些事,该不该打?”

  宁香秀惊讶地看着女儿:“美美,百灵说的是不是真的?”

  她很清楚,女儿跟百灵是好朋友,更清楚,百灵对女儿的帮助有多大。

  甚至,昨天女儿过桥时掉下河,旁边明明有好几个男同学,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在大冷天跳下河里救女儿,最后还是百灵跳下河里救了她,又坚持给她做急救,把她救了回来。

  她可是听说,昨天晚上百灵也发烧了呢。

  在宁香秀来说,受了别人的恩,不应该报答么,怎么反而要恩当仇报?

  这真是她那乖巧可爱的女儿么?

  美美被自己妈妈看得无所遁形,不敢回答。

  她毕竟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做不到不动声色地干坏事。

  也做不到在众人的指证下打赖不认,更不敢将爸爸让她做的事说出来。否则,她爸爸肯定会打死她。

  因此,她只能沉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