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6章饭票的事

  这个男同学长得很帅,旁边一帮子迷他的女同学听他这话一说,也纷纷缝合着这位男同学,谴责起唐爱莲来。

  “是啊,这位同学,你怎么能这样呢?”

  “对对对,你这样是不对的,既然一直帮人家交,就应该继续帮人家交,不交的话,应该说一声的。”

  “不错不错,害人家没饭吃,这是不对的。”

  甚至有同学对姜美美说:“姜同学,我分一半给你吃吧。”

  “哎,我也分三分之一给你吃吧。”

  “我这里还有个早上吃剩下的包子,给你吃吧。”

  姜美美见同学们纷纷献爱心,心中得意,看着唐爱莲说:“大家不要这样说宁同学,我跟她是好朋友,我相信她不是故意不帮我交饭票的,她昨天一定是忘记了。”

  “哎呀姜同学,你就不要帮她说话了,她忘记了帮你交,她怎么没有忘记帮她自己交?”

  “就是,她就是故意的。”

  “不错,我就是故意的!”唐爱莲看了看那位“见义勇为”的男同学一眼,再扫了一眼他的“后援团”说:“因为,昨天这位姜同学根本就没有把饭票交给我,让我代交。”

  “噢”男同学不解地看向姜美美:“是这样吗?”

  众同学也看向鹣美美。

  先还以为她请人代交饭票了呢,没有让人家代交饭票,怎么还好意思那么理直气壮地埋怨别人不帮她交饭票?

  美美一噎,她已经习惯了由百灵帮她交饭票,哪里还想得起来有没有请人代交?

  但她马上又理不直气也壮地说:“以前都是请你代交的嘛,昨天不说,难道你就不能先帮交着?”

  她想着,反正,她读书的饭钱,就得让百灵出,否则,她家里哪里出得起,爸爸肯定不许她读书了。

  她料定了,百灵不会当众说出她欠她饭票的话,因为,百灵跟她爸爸宁清越一样,都是好面子的人,不会计较那点饭票钱。

  可惜,她不知道,第一,百灵已经被换了芯,第二,经过昨天的事,就算原主也不会再帮她交饭票。

  众人又就觉得美美说的也有道理,大家的目光又看向唐爱莲,看她怎么解释。

  唐爱莲幽幽地说:“是啊,你以前是交代过我帮你代交不错。

  我想想,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了,从读高中的第二个月开始吧?你说你没饭票了,让我先帮代交,结果一交就交了几个月。

  这个学期都穿多结束了,你让我帮你代了三个多月的饭票,却没有给过我一张饭票。”

  唐爱莲看向那个同学:“这位同学,你还愿意帮她代交吗?”

  那位男同学顿时低下了头,他家里的经济状况也不好,怎么可能替人代交几个月的饭票?

  姜美美有点惊慌了:“你胡说,我只是请你代交了三次饭票而已。”

  唐爱莲冷笑:“是吗?”她看向围上来的众同学:“哪位同学帮忙去找一下班长,问问这几月来,姜美美的饭票是不是我代交的。”

  恰好,班长捧着一盒饭,边走边吃走了过来。

  有不怕事的同学马上叫了起来:“班长你快过来,这里有事找你。”

  班长走过来了,看了看被围在中间的唐爱莲和姜美美:“什么事?”

  唐爱莲抢先开口:“班长,这几个月我每天交的是几个人的饭票?”

  班长奇怪:“你跟美美两个人啊,怎么啦?”

  唐爱莲又问:“我每天都是只交了我跟美美的饭票吗?”

  班长很肯定:“是啊,每天都是!”他想起了什么:“除了昨天!我昨天还问了你,为什么今天只交一个人的。你说,美美没告诉你交。”

  唐爱莲转向众同学:“大家都听到了吧?除了昨天,我可是每天都帮她交饭票。我都帮她交了四个多月的饭票了,可她呢,从来没有还过我一张饭票。”

  “所以,昨天下午回校,班长收票的时候,我就只能交我自己的了。”

  什么,帮她交了四个月的饭票都没有还过?

  “我,我又没说不还,你不帮我交饭票了,就应该告诉我才对。害我今天没饭吃就是不对。”

  那位男同学也感觉三个月多不还饭票不对,但听到姜美美说要还,又硬着头皮说:“是啊同学,你不帮人家交了,总得说一声吧?这样害得人家饿饭,可不好。”

  唐爱莲冷笑一声:“哪位同学帮个忙,去查一下会计那里,看看姜美美同学读了半年书,有没有买过一张饭票。”

  什么,姜美美从来没有买过饭票?

  一个从来没有买过饭票的人,还敢说会还人家的饭票?这根本就是打着吃让别人交饭票,她白吃饭的主意吧?

  众人看向姜美美的眼光都变得探究起来。

  “我,我又没说以后不还,你不想帮我交了,就应该提前告诉我。”

  姜美美还想保留一点脸面。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钱还。

  唐爱莲哼了一声:“姜美美,发生了三天前那件事,你自己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再帮你交饭票。你现在怎么还有脸怪我不帮你交?”

  “你”姜美美没想到,唐爱莲忽然说出这种话。

  她不应该藏着遮着吗?说出来,她的名誉不是受损吗?

  她可是杀了人啊,她居然敢说出来?

  这个人,真是宁百灵吗?

  姜美美今天一开始责备唐爱莲不帮她交饭票,是真的愤怒。

  因为宁百灵一直帮她交饭票,今天却突然就不提供了,她怎么能不愤怒?就象一个人平时习惯了付出,突然不付出了,被付出的那个人就会愤怒一样。

  她是被一股气撑着来责问唐爱莲的,但问出之后,她马上就知道自己不该问了。

  但话已经问出,她不会收回,因为,以宁百灵的性格,她这么责问,她肯定不屑于跟她争论。

  要么,高傲地丢给她饭票,让她自己去买饭食堂往往会多蒸几个饭,以备有些忘了饭票的同学买饭,就算没有人忘记交饭票,听说还有饭,有的是同学想加饭。

  要么,她就是哼一声,转身就走,还做出一幅不屑的样子。

  她只要做出一幅委屈的样子,有的是男同学帮她出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