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9章捉女干

  唐爱莲看看天空,发现周围还黑着,那屋子,她现在回去可不好。

  她又拿了弓箭和刀出了村,奔向后山。

  越往山上走,越感觉这里的天地源气充足,她干脆一边走,一边结起印来,再以念力勾通天地源气,将周围的天地源气都凝聚而来,收进身体里。

  如果是正常修炼巫体功,一般都只借着天地源气打通经脉,修炼肉体。土地源气都是随调随用。

  但她现在为了快速增强功力,只能将凝聚而来的天地源气直接困进丹田,这样,身体里有了天地源气,可以随时运转起来使用。这样等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修炼。

  这是她自己通过修仙悟到的功法。

  但这种方式,只能用于短时间内提升功力,长期这样做的话肯定是不行,残气滞留身体久了,对身体也不利。而且,还必须在二十四个小时之内,将天地源交换出去。

  唐爱莲在山上修炼了三个小时,便进入了后天一层。

  虽然对上武者有点困难,但对付普通人足够了。

  眼看天已经有点蒙蒙亮,她必须回去了,顺手打了两只兔子,一只野鸡,拿着往回走。

  只是,走了不到半路,就遇到了一条有她大腿粗的蛇,拦在路上,把她吓了一跳。

  她很快就明白了,这蛇,应该是她凝聚天地源气的时候被吸引而来的。

  她心中暗叹,这能出体的念力太少,否则,直接以念力攻击,哪里会怕一条蛇?

  幸好,她送人出来的时候就准备了上山,带了弓箭和柴刀出来。

  她弯弓搭箭,对着前面拦路的大蛇:“畜生,你拦我干什么,滚开,否则我一箭杀了你!”

  但那蟒蛇跟唐爱莲等高的身中,看唐爱莲的眼中却露出了人性化的不屑眼神。它盯着唐爱莲,很显然,它的目的是要拿她当早点。

  唐爱莲不再废话,一箭射去。那蛇一见,头一歪就想要避开,但唐爱莲的箭以精神力控制了,哪里容许它避得开?

  被唐爱莲一箭从两眼之间射入,穿进蛇身。

  那蛇似乎没想到唐爱莲的箭法那么好,而且,力道那么足,准头那么好。

  它的皮可不是普通的皮,那鳞甲有多硬它是知道,想不通,别人的箭都射不开它的皮,为什么,眼前这个小姑娘的箭就射进去了,还直接通过两眼之间射入,插到了它的心脏!

  它想要逃跑,却已经无法逃跑,它嘶叫着翻滚起来,直翻滚了有十来分钟,才终于不动了。

  唐爱莲过去,将箭拨了出来,她之前也没发现这箭的异常。见一箭射死了大蛇,这才感觉有点不对。

  她的念力可以锁定蛇,她的力量比普通猎人强也是真的,但她的力量还没有那么大,大到一箭射死这条大蛇。

  此时见到这箭头,才知道,这箭头居然是玄铁做的,锋利无比。

  而这样的箭,她有十支!

  记忆中,是父亲的留下来的武器,见她喜欢,就送给了她,在她能拉开那弓箭之后,就送给了她。

  她心中高兴,有了这箭,她在山上又安全了许多。

  这蛇有十多米长,特拉着蛇在肩膀上缠了两圈,扛着大半,拖着小半往家里走。

  还没走近屋子的时候,她远远地就发现有一帮女人正走向自家屋子的方向。

  前世,来抓女干的人并非是白清明,而是村里的大嘴巴女人,混名叫大嘴嫂。她喊了一帮人撞开她家的院门来捉了女干,然后白清明才从外面回村。

  现在,天才刚刚亮,按前世的时间计算,正是那个大嘴嫂带人出场的时候。

  她念力射出,去“看”那帮女人,果然,来抓女干的正是原主记忆中前世捉了她的“女干”的那五六个人。

  此时,大嘴嫂正指着白家的房子:“等下到了,我跟三嫂守前门,长嫂跟秋秀守后门,别让他们从后门逃跑。

  还有院墙,这个二婶和彩光婶负责,都要看住了,据说白玉凤那个小表砸懂点功夫,还经常上山打猎呢。”

  被称为三嫂的女人压低声问道:“大嘴嫂,你有没有搞错?要是弄错了,大家面上可不好看。”

  大嘴嫂眼一翻:“我说的话什么时候错过?”

  众人心说,你说的话还有几时对过?但这话却是没人敢当着大嘴嫂的面说,否则,她能拉着你说上三天三夜。

  叫秋秀的女人马上接上:“大嘴嫂,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是这事实在不是小事,你要没看真,我们可不能跟你去抓女干的。我可不想为了两百文钱就得罪白玉凤。”

  大嘴嫂很肯定:“放心吧,我昨天晚上睡不好,起夜的时候亲眼看见有男人进了屋子。所以,咱们去肯定能抓住,不会有错的。

  至于说得罪,你们放心,就算得罪了她,她也没本事报复——未婚通女干可是要——。”

  沉塘两字,她没说出来,但女人们都知道了。

  二婶却叹了一口气,说:“大嘴嫂,我们这样,可是会害死人命的。”

  大嘴嫂却哼了一声,说:“她若是不做丑事,谁会害她的命?再说,又不是我们害她,万事有村里的族长作决定呢。”

  大嘴嫂眼珠转了一下,说:“这样吧,只要抓住了人,每人一两银子。”

  众女人一听有一两银子,顿时都心动了。

  平时,男人们出去干一个月,能挣回几百文就不错了,可现在,她们只是帮着去抓一下奸,就能赚到一两银子。

  于是,几个女人都加快了脚步。

  秋秀又东西:“大嘴嫂,那人进去后,你又没有一直守着,要是人家走了怎么办?”

  大嘴嫂还是摇头:“我敢肯定,五更的时侯才进去的,他没走,我都看着呢。”

  实际上,白清明倒是交待她看着了,但她想着两人中了迷药的人,都睡死了,哪里还需要人看?因此,帮着白清明将两人搬到床上之后,看着白清明连夜离开了村子,她也见回去睡觉了。

  众人见大嘴嫂说得那么肯定,便不再多话,跟着她走到了白玉凤家的房子。

  叫秋秀的女子仰头看着这房子,眼中尽是满满的羡慕:“这房子,真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