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1章耳光响亮

  在屋里四处寻找翻找的大嘴嫂四人见找不到人,一时又没有好的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解释,便想要冲出门外,先走为上。

  守在外面的二嫂和彩光婶早在发现情况不对时就溜走了。

  大嘴嫂刚刚拉开后门,却发现后门被人从外面给插住了。连忙转往大门。

  刚刚走到院门处,却被人堵住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大嘴嫂,你们几个抄了我的家,就这么走了?”

  大嘴嫂一抬头,就看到唐爱莲全身挂满猎物,从外面回来。

  她震惊地:“你,你明明——”

  唐爱莲将身上的大蛇往院子里一丢,背上还背着弓箭,手中拿着柴刀,逼近大嘴嫂:“明明什么?”

  大嘴嫂眼珠一转,马上大声嚷道:“昨天晚上我五更的时候起夜,明明看到有个男人进了你的屋子,你还开门迎了他进去,你、你淫荡,你不贞,你偷人——”

  虽然没有抓到双,但只要坏了她的名声,她还是能得到好处的。

  “啪!”一道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你你,你怎么打人?”

  大嘴嫂捂着脸,想象平时对待其他人那样扑上去跟唐爱莲撕,但她刚刚做出要往上扑的样子,唐爱莲已经做出了要踢的姿势。

  再看了看地上的那条死透了的大堆蛇,便不敢再动了。

  那那么大一条吃人蛇都能杀死,要敢扑上去,绝对没有好结果。

  唐爱莲看着大嘴嫂的眼光喷火:“我打人?我还想杀人呢。大嘴嫂,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五更天?五更的时候我在山上候着这畜生呢。”

  她抬头看着众村人:“各位父老乡亲,大家都知道,我白玉凤家财产都供我未婚夫读书用去,仅剩下的最后三十亩田,也卖掉让我未婚夫上京赶考作盘缠用。

  我没了田地,又不懂绣花经济,只能仗着有几分力气,冒着生命危险上山打猎度日。

  但我是个姑娘,本地没有女人打猎,我又不愿意跟着男人们一起合伙打猎,只能自己一个人想办法打点小东西卖了换粮食。”

  她指着地上的大蛇:“前段时间,村里常有放养在山上的鸡鸭收不回来,我就怀疑有大宗的东西下山了,守了几天,才发现是这条蟒蛇祸害了大家的鸡鸭。

  我昨天晚上,就守在它下山的路上,守到天将亮未亮之时,才看到它下山来,一箭射杀了这畜生,扛下山来。

  你说我昨天晚上五更时候迎接男人进屋?我什么时候挖了你家的祖坟,还是抱你家孩子填了枯井?你要这样污蔑于我?”

  众人见唐爱莲扛着那么大一条蛇回来,早就被吓得散开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白玉凤会打猎,但是,平时打点兔子野鸡还罢了,这一次,居然扛了那么大一条蛇回来,能不吓人吗?

  那么大一条蛇,能吃人了吧?

  男人都不敢跟这样一条大蟒蛇对上,可她一个姑娘,居然敢去惹那么大一条蛇,还把蛇给杀了。

  长嫂等人在见到唐爱莲从外面回来,而且,身上还挂满了猎物时,就知道不妙了,她们吓得也想往院子往逃,但唐爱莲堵在那里,她们逃不筒。

  偏偏这个大嘴嫂明明没抓到人,居然还想给人身上泼脏水

  俗话说,捉贼拿脏,捉奸拿双,你连单都没有拿到,还是人家自己扛着猎物回来的,你居然空口白舌给人泼脏水,人家肯吗?

  可别连累自己啊。

  唐爱莲逼视着

  但是,大嘴嫂依然坚持:“我就是看见了,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而且,我还知道他是谁!”

  有人忍不住问了一句:“谁啊?”

  大嘴嫂大叫:“就是村里娶不上媳妇的光棍汉秋老土。”

  “秋老土?”唐爱莲哼哼两声:“你要给我栽个脏,也要找个象样的男人来说话。

  别的不说,我堂堂白家大小姐,论家世,当年的万兴城里的白家,谁不知道?只为行散,我父亲将家财万贯都散尽。

  我们一家来到飞凤村,除了这座房子,以及百亩田地,剩下的钱全部投入了到了村里的建设之中。

  这村里到城里的大马路,就是我白家修的,这村里的学堂,也是我白家出钱修的,这村里到后山之间的大桥,也是我白家出钱修的。”

  众村民听到这些,心中不由惭愧,白家在飞凤村修路架桥办学堂,花费的钱不知凡几。但这些年,白家两老去世,他们对白玉凤这个女娃,可没有多少照顾。

  甚至,有人想要毁了她的名声,也没有站出来替她说话。

  唐爱莲接着说道:“就我本人来说,不说天生丽质,至少也是相貌端庄,文武双全,就算我白家没了家财,但我心气还在,我会看上那么一个好吃懒做,整天不干不净的男人?”

  众人看着眼前的唐爱莲,再想想那个一身猥琐,尖嘴猴腮的秋老土,怎么也归不到一类去。

  “再说,我白玉凤的未婚夫白清明可是伟岸之身,状元之才,我会放着那样的男人不要,去要一个地老鼠一般的秋老土?”

  大嘴嫂还想将屎盆子扣到唐爱莲头上:“谁知道你啊,也许,他那方面厉害呢?”

  众人“嘘”地喊了起来。这大嘴嫂还真是个大嘴巴,居然连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唐爱莲憋红了脸,眼泪已经涌了出来,却依然坚持不让它掉下去。

  她大声喊道:“各位父老乡亲要是过来人,就应该能看得出来,我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我一个黄花大闺女,我跟秋老土又不熟,哪知道他什么方面厉害,也只有大嘴嫂你才知道秋老土他那什么方面厉害不厉害。”

  唐爱莲这话一说,众人这次又嘘了起来。

  还有人大声喊道:“大嘴嫂,你怎么知道那秋老土那方面厉害的啊,你是不是试过?”

  大嘴嫂破口就骂:“你他nn的才知道他那方面厉害,你全家的女人都知道秋老土那方面厉害。”

  那人被她骂得也生了气:“是你自己说秋老土那方面厉害,你要没试过,又从哪里知道他那方面厉害不厉害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众人听着这话,似乎这大嘴嫂不只是嘴巴臭,某些方面也有点臭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