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2章告官吧

  大嘴嫂猛吼一声,就扑向那人——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混名叫老混。

  老混跳起来就跑:“大嘴嫂,你要再敢朝我发狠,我就去把那捆松枝抱来给大家看看!”

  听到一那捆松树枝几个字,大嘴嫂一时竟然哑了口,而且,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大嘴嫂愣了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你,你胡说什么。松树枝有什么看头,你、你个老混,就是个混帐,我、我不跟你说了。”

  最后一句,唐爱莲居然听出了一点撒娇的意味。

  不用说,有眼睛看的人都明白,这个大嘴嫂被那个老混拿住了把柄。

  极有可能,她真的跟那个秋老土有一腿,而且,跟一捆松树枝有关。

  唐爱莲的心中不由更加愤怒,这个大嘴嫂自己不捡点,还敢给原主栽脏。难怪,她能轻易将秋老土喊来,然后骗他喝下放了迷药的东西。

  只是,她既然跟秋老土有事,为什么又要将他放到她床上来?她就不怕,秋老土被处死?

  不对,前世的原主,只是她一人被沉塘了,秋老土似乎并没有事。

  见大嘴嫂的气焰已经被那个老混给打了下去,唐爱莲又眼光转向了长嫂三嫂和秋秀三人:“你们三个也认为我昨天晚上偷人了吗?”

  “没有!”

  “没有!”

  “没有!”

  三人都想往后退。

  唐爱莲逼视着她们:“没有的话,为什么来我家抓奸?”

  秋秀第一个指向大嘴嫂:“是她,是她说,她看到你家进去了男人,拉着我来一起抓奸,所以,所以我才来的。”

  长嫂和三嫂也点头:“是的,我们也不想来,是大嘴嫂拉我们来的。”

  大嘴嫂见三个人都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推,不由火了:“你们怎么不说收了钱?”

  秋秀拿出十文钱:“是,你是给了我十文钱,还说,抓到奸后再给一百九十文。后来,我不想要这两百文了,不想来了,你又提高到一两。但那些,都是画的饼子,实际上,我就拿了你这十文钱,还给你!”

  秋秀说着,将十文钱砸到大嘴嫂身上。然后朝着唐爱莲弯腰道歉:“对不起玉凤,我错了。我不该为了这一点钱,就跟着大嘴嫂来做对不起你的事。”

  长嫂说:“就是,就是你拉我来的,我不想你,你偏要拉我来,还说我不来的话就要告诉我婆婆我拿了两斤大米回娘家的事。我是被逼的。”

  三嫂也恨:“就是,这种事谁想做?白玉凤又不是我们家的人,我也不想来,可大嘴嫂说,我不来就去坏了我弟弟的姻缘,所以,我也是不得已的。”

  长嫂和三嫂也拿出了十文钱,一起砸到了大嘴嫂的身上:“你的钱我们不要了。”

  然后,两人也跟秋秀一般,给唐爱莲道歉。

  唐爱莲心中并没有原谅她们,因为,前世的原主因为她们的抓奸,最后被毁了人生。

  她们应该道歉的是原主。

  大嘴嫂见她们三个都揭发了她,而且,还把钱砸到她身上砸得她生疼。那些铜钱都四处乱滚,被那些看热闹的孩子捡了去。

  她看向唐爱莲的眼光带上了恨意。

  她花了五十文钱,结果居然是这样的,而且,接下来的二十两银子肯定到不了手了。她看怎么能不恨?

  唐爱莲看着大嘴嫂,她白花了五十文钱,眼里就露出了恨意,原主被她害得被沉塘了,不知道应该怎么恨?

  “看来,你很恨我啊,你白花了五十文钱,就这么恨我,可你知不知道,我的名声要是被你毁了,我会落个什么下场?好一点,也会被赶出村子,更甚至,我会被沉塘吧?

  你有没有想过,我有多恨你?”

  “又不是我要你死!”大嘴嫂脱口说道。

  唐爱莲马上抓住她的话尾:“那你说,是谁要我死?谁让你来给我栽脏的?”

  大嘴嫂哪里敢说出白清明的名字?

  她只好又坚持:“我就是看见了有男人进入你家了!”

  而且,她虽然很清楚昨天夜里的确有男人上了白玉凤的床。

  因为,那个男人是她亲自骗到他们幽会过的茅房里,那个茅房里摆了两大把松树枝,平时,他们幽会,就把将那松树枝当床用。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被老混提到那把松树枝时便知道他们的事被老混发现了。

  她把老混骗到茅房后,藏在门后的白清明突然出现打在他后颈,将他晕了,她不放心,亲自给秋老土灌下迷药,然后由白清明扛到白家,放到白玉凤的床上。

  就连白玉凤,她也不放心白清明骗她喝下的迷药份量,又给她灌下了一碗放了迷药的酒。

  她只是想不明白,白玉凤明明被她灌了一碗掺了迷药的酒,为什么她还能半夜醒来,把男人移走,然后又上山去打了猎回来。

  早知道这样,她就真的按照白清明所说,整夜守在屋外,等天亮就再叫人捉奸了。

  因此,她可以百分百地肯定地说,昨天晚上,白家的确进入了男人,还上了白玉凤的床!

  她说的都是大实话啊!

  唐爱莲一举手:“行,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报官吧。”

  她朝着大嘴嫂一字一句地说:“第一,你坚持说我偷人了,为了我的清白,我要告你诽谤,第二,我的家无故被抄了,我要告你擅闯民宅,行强抢之事。”

  她的眼睛扫向众人:“哪位帮我报一下官?”

  大嘴嫂一听唐爱莲要报官,顿时傻眼了。

  虽然她能肯定昨天夜里有男人进入了白玉凤的家,但她带人来搜了白玉凤家,没搜到人也是真实的。

  要是她告了官,她不讨好啊!

  再说,有几个人不怕官的?上了堂,不说别的,肯定得挨板子。

  唐爱莲看向最初帮她说话的那位小伙子:“柱子,我听说,之前拿梯爬墙进我屋里的就是你吧?”

  叫做柱子的小伙子很是惭愧:“白小姐,对不起,我之前只听她们说是你昏迷在家不知道怎么样了,怕您的身体出问题,所以才拿了梯子爬进你家去开门。我做错了事,我向你道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