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3章传家宝

  唐爱莲笑了笑:“我不管你的动机是什么,我家的房门是打不烂的,没有你爬墙,她们根本就进不来,我家也不会被抄。

  我现在还没有检查我家里,也不知道我丢了什么东西没有。所以,现在就请你帮我去报官,也算是你将功折罪吧。”

  柱子的脸上憋得通好,因为,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人,让他去告官,来抓村里人,实在有点为难。

  但是唐爱莲说得也对,没有他爬墙进入屋里开门,大嘴嫂她们也就进不来,她家里也不会变成这样。

  而此时,大嘴嫂四个听到唐爱莲说丢没丢东西,马上紧张起来。

  她们把白家翻了个一蹋糊涂,家里又进了这么多人,要是丢了东西,怪在她们头上怎么办?

  大嘴嫂马上喊了起来:“白玉凤,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爱莲不屑地:“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偷了你家的东西?”

  唐爱莲翻了个白眼:“谁家被翻成这样,能不怀疑被偷东西?你们可不仅仅是掀床单,还翻柜子,我放在柜子里的首饰,谁知道有没有被偷?”

  听到唐爱莲这话,大嘴嫂马上将手缩了起来。

  唐爱莲一把抓住她的手。

  大嘴嫂想把手收回来,但唐爱莲的手象铁甲子一般甲住了她的手,她根本收不回,只能大叫:“白玉凤,你干什么?”

  唐爱莲举着她的手:“恰好,我发现了一件我的手镯!”

  她一伸手,就将大嘴嫂手腕上的银丝镯给撸了下来。

  她心中气啊,这个手镯,正是当初原主给白清明带去盘缠的首饰之一。

  真是没想到,原主巴心巴肺要帮白清明,怕卖田地的钱不够用,连自己的首饰都给了他,以防他没钱用时,将首饰给当了银子来用。

  可白清明,却将原主的手镯给大嘴嫂来作为诬陷原主的报酬!

  前世,大嘴嫂就是为了这么一个镯子,才将原主置于死地吧?

  唐爱莲不由为原主感到悲哀。

  大嘴嫂见唐爱莲将她手上的镯子撸下,不由大叫:“那镯子是我的,你不要抢!”

  “是你的镯子?”唐爱莲冷笑:“那我问你,你这个镯子是在哪买的,花了多少钱?”

  大嘴嫂眼珠转着:“我,这镯子是我娘家给我的嫁妆。”

  唐爱莲转向众人:“各位父老,有谁知道大嘴嫂家情况的说一声。他们家是不是会富裕?”

  人群中有人回了一句:“她家就是飞凤村的,穷得要命,她大哥娶媳妇还是卖了她才娶的呢。”

  唐爱莲有底了:“你大哥娶个媳妇都要卖了你才能娶,你居然敢说,你娘给你个镯子给你做嫁妆?”

  大嘴嫂抢白道:“我们家是穷,但难道穷人就不能有一两样传家宝吗?”

  “你家的传家宝不传你大哥,不传你大嫂,却传给你?”

  大嘴嫂一噎:“我娘心疼我,行了吧?”

  “你娘再心疼你,还能超过你大哥?那位马上去她们家问问,他们家可有什么传家宝?”

  这个事可跟去告官不同,柱子马上说道:“我去问。”

  大嘴嫂一听柱子真的要去问,知道自己经不起问,连忙喊住了他:“柱子别去。这镯子是我娘怜惜我被卖给一个大自己二十岁的男人为妻,偷偷用私房钱买了塞给我的。”

  “你娘给你买的?”唐爱莲冷笑着举起手镯:“你知道这个手镯值多少钱吗?”

  大嘴嫂哼了一声:“我当然知道,我娘可是花了五两银子银子买的。”

  她是估算出来的,这银手镯不是实心的,是很多细丝绞成,大约重一两左右,中间夹了一块红石,算算手工,加那块红石,说五两银子足够了。

  “五两银子?”唐爱莲大笑:“我的银丝缠红宝石镯子,你居然说只值五两银子?我告诉你,当初我娘替我订做这只镯子的时候,光手工费就花了三十两银子!那做手工的单子,我家里还保持着呢。”

  什么,光手工费就花了三十两银子?

  唐爱莲心中暗骂白清明,这么一只铂金缠丝宝石镯,居然随手就作为报酬给了大嘴嫂。

  他应该也是不知道这只镯子的价值。

  他应该以为,这是一只银手镯。可实际上,这一根根的细丝,根本就不是银子,而是一种跟银子同色,却比银子珍贵得多的材料,它的价值,超过黄金。

  物以稀为贵,这只镯子的价格,最少在三千两以上。

  但唐爱莲最看重的,却是这只空心镯子里那块红石里的玉珠,那是属于守护者的纳物符!

  当初原主怕白清明的钱不够用,将首饰交给白清明的时候,一再交待,这只镯子非常珍贵,不得万不得已,不要卖这只镯子。

  而白清明见原主那么珍视这只镯子,是因为那镯子是白玉凤十岁的时候,他父亲替她订的,以为是它的纪念价值大。

  因此,别的首饰卖了,这只镯子他一直没卖。

  这次回来找人办事,身上又没有多少钱,便将这只镯子赏了给大嘴嫂,另外答应她事成之后再给二十两银子。

  众村人看着唐爱莲手中的镯子,手工费就要三十两,那整只镯子不是要上百两?

  就算那点银子不值钱,光这手工费就值钱啊,唉,富人的玩意就是浪费!

  不过,拿去卖的话,恐怕就卖不起原价了。

  唐爱莲冷笑着看着大嘴嫂:“怎么,你到现在还想说,这镯子是你的?”

  大嘴嫂当然知道,这镯子是白玉凤的,因为是白清明拿出来的,而白清明一个男人,哪会有这种东西,自然是从他未婚妻那里拿的。

  但是,这东西的确已经属于她了啊。是白清明给她的。

  但这话她不能说!

  正在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急冲冲走了过来:“谁把我家的传家宝拿走了?”

  她直接冲向唐爱莲,伸手就要去拿唐爱莲手中的镯子:“快把我家的传家宝还给我。”

  唐爱莲抚额,哪里来的疯子?

  大嘴嫂惊叫:“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