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54章 实螺螺的镯子
  第1654章实螺螺的镯子

  大嘴嫂想不通,怎么她娘也要来抢她的镯子?

  原来,这里发生了事情,虽然很多人跑来围观,但毕竟,这里离村中心还是有些远,村子另一头的人家更不是知道。

  但赖不住有人故意要挑事啊,于是,有人去叫了大嘴嫂的娘:“大嘴娘,你女儿跟白玉凤因为你家的传家宝闹了起来,你还是快去看看吧。”

  大嘴娘连忙拉住那挑事非的女人:“你说什么?什么传家宝?你说清楚点。”

  那人只得给她解释:“今天一大早,你女儿说是白家晚夜五更天的时候有男人进去跟白玉凤怎么怎么了,所以带了几个人去捉奸。

  可她们打开门进去,可翻遍了白玉凤家,都找不到人,恰好白玉凤满身挂着猎物回来了。她怪你女儿翻了她的家,拿了她的东西,还从你女儿手腕上把一只银丝镯子给撸了下来。

  你女儿不承认那银丝镯子是偷是,说是你给她的传家宝。她说要让人来找你问问,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传家宝。她说那镯子是她爹帮她订的,光手工费就要三十两银子呢。所以我就来找你了,你还是快过去吧。”

  大嘴娘一听传家宝,心中便知道女儿肯定是胡说的。

  不过,就算胡说又怎么样?一个光手工就三十两银子的宝贝,她怎么能放过?

  于是,她就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了,而且,一伸手就要抢唐爱莲手中的镯子,还说叫着把传家宝还给我的话。

  唐爱莲真是无语了,这大嘴的娘也长了一张大嘴巴,问题是,你想要谋别人的东西,也要先了解情况啊。

  她厉声喝道:“大嘴娘,你先别抢,现在是你女儿带着人来抄我的家,还从我屋里把我的镯子给翻了出来,戴到了她自己的手上。

  她现在拼命想要解释,先说成是娘家的传家宝,然后又说成是你用私房钱给她做补偿买的镯子。”

  她看向大嘴娘:“大嘴娘你一来就说这镯子是你的传家宝,我只想问你,你见过这镯子是什么样子的吗?”

  大嘴娘说不出来,但她又不能放过这个谋取好东西的机会。

  而且,最要紧的是,她如果不能帮助着女儿把这镯子说成是她买的,她的女儿就会被安上一个抄人家还抢人东西的罪名。

  她老眼昏花,虽然看了一眼唐爱莲手中的镯子,却看得不清楚,因此,她只好说:“这是我买的镯子,我当然知道,这是一只银镯子。”

  唐爱莲冷笑:这镯子根本就不是银镯子。不过,这一点,她现在不会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就有这种白金,按理说,应该是现代才有技术提练得出来。

  但不管怎么说,它的的确确就存在了。而且,还被她拿在手中。

  “你说它是银镯子,那我问你,它是什么样子的银镯子,是圆的还是扁的,是空的还是实的?”

  大嘴嫂想要说话,唐爱莲马上就指住她:“你不许说,让你娘说。”

  大嘴娘自然说不出来,她想了一想,富贵人家又不是穷人家,还舍不得那点银子,不会搞成扁镯子,更不会搞成空镯子。

  便大声说道:“是圆的,是实螺螺的,怕不有三四两。”

  大嘴嫂一嘴都苦了。

  那镯子既不是圆的也不是扁。

  它朝里一面是扁的,朝外一面是圆的。因此,只能算半圆的。

  而且,它是银丝缠成的,哪有实螺螺的讲法?

  唐爱莲眼中闪过一丝讥笑,又问:“那你再说说,这镯子上刻了什么字?”

  大嘴娘张开了嘴巴,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了。

  “怎么,你不是说这镯子是你家的传家宝吗?怎么连上面刻了什么字都不知道?”

  大嘴娘想了一下,才说:“我又不识字,哪知道它刻了什么字?”

  唐爱莲冷笑:“就算你不识字,但什么地方刻了字,你总该知道吧?”

  大嘴娘哪里知道什么地方刻了字?

  不过她想着这镯子总不能刻个字让别人看到,因此便说:“这字刻在朝里的一面。”

  唐爱莲笑了:“大嘴娘,无论你是想替你女儿脱罪,还是想谋取我的镯子,我都可以告诉你,你做不到。

  因为,这镯子的特征,你一个都没说对。第一,它不是圆,也不扁的而是半圆的。

  第二,它是缠丝的镯子,不是实心的,更不是你说的实螺螺的。

  第三,它上面的字并非刻在朝里的一面,而是刻在某根缠丝上。

  第四,这镯子是我十岁生日的时候,我父母特意为我订做的生日礼物,有订制的这镯子的单子为证。单子还画有样式、有尺寸,订金多少,交付的年月日等等。

  第五,因为这镯子是订做的,所以,这镯子不但刻上了制作者的名字,还刻下了我的名字,而你家的传家宝,是绝对不会刻上我的名字的。

  所以,这镯子对我的纪念价值,远大于它的实际价值。对你们来说,它就只是一只普通的缠丝银镯子而已。不值几个钱。但对我来说,这是我父母给我订制的,它万金不易!”

  大嘴娘听唐爱莲说这一串话,向来大嘴讲四方的她,舌头都打起结来了。

  人家说得头头是道,她说不过啊。

  关键是,这是人父母给她做的,如今她父母已经作古,你去抢人家作古父母给她留纪念的东西作什么?

  她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对唐爱莲说:“白小姐,我女儿也是一时糊涂,你能不能原谅她?”

  唐爱莲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来,看着大嘴娘:“大嘴娘,我只问你一句,如果有人给找了个男人给你女儿栽脏,目的是让你女儿按村规被沉塘,你会原谅那个人吗?”

  “什么?”大嘴娘大吃一惊:“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家大嘴,怎么可能——”

  她的女儿只是嘴巴生得大点,爱说点东家长西家短,怎么可能那么狠心要人命?

  唐爱莲淡淡地:“怎么不可能,你女儿今天一大早就带着一帮人来捉奸,还信誓旦旦地说,她亲眼看到秋老土进了我的房。她不是想要让我被沉塘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