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55章 谁敢拿你来沉塘
  第1655章谁敢拿你来沉塘

  “行了,咱们说得再多都没什么用,还是告官吧。”唐爱莲说。

  正在此时,有人说了句:“村长来了。”

  众人往两边分开,一个五十多岁,面目严肃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四十多岁面白微须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三个人二三十岁的男人。

  他一站到唐爱莲的面前,就盯着唐爱莲:“白小姐,听说,你要告官?”

  唐爱莲朝着村子行了一个礼:“村长万福。”

  然后才抬起身子,回答村长的话:“回村长话,玉凤若不告官,就得被沉塘。所以,玉凤只能告官。”

  村长眼睛一瞪:“胡说,你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谁敢拿你来沉塘?”

  唐爱莲一指大嘴嫂:“大嘴嫂坚持说看到有男人进入白家屋里没有出来过,所以一大早就来捉奸,还抄了我的家,并将我父母在我十岁时送的生日礼物戴到她的手腕上。

  但她坚持自己没有看错,坚持认为玉凤偷人了。玉凤为了夺回我的清白,就只能告官,让青天大老爷来查个清楚明白,到底是谁在说谎,谁该坐牢或是沉塘!”

  村长叹了一口气,这才对着他身边的一个四十来岁男人说:“这事,实在有些伤风化。”

  又对唐爱莲说:“这是管理我们这一片的里正。”

  唐爱莲眼睛一亮,连忙向他行礼:“里正万福!”

  “免礼。”里正很是欣赏地看着唐爱莲:“你是白先慈的女儿?”

  唐爱莲点头:“是,家父正是白先慈。”

  里正说:“你父亲是个大善人啊。”

  万贯家财都施舍掉了,只给女儿留下了在乡下的一座院子,上百亩田地。

  他能理解白先慈的做法,给女儿万贯家财,女儿保护不了,只会给她带来祸患。

  因此,他只给她留了足够她生活的财物。另外,给他选定的女婿足够的读书费用。

  只是,却没想到,尽管他给女儿安排好了退路,却敌不住他没选好人。

  他选的这个女婿,是不聪明的,年纪轻轻就考上了状元,只是,不是个人啊。

  在京师另娶还罢了,为免自己背上忘恩负义之名,就跑回来给未婚妻泼上污水,想要借村规民约,借他们这些人的手,替他除掉障碍。

  是的,今天这是,他只要稍微想想,就想明白了。

  但他想得明白,看得明白,却不能说明白啊!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唐爱莲:“你要想开点。”

  唐爱莲猛然抬头看向里正:他知道了?

  她咬了咬嘴唇:“玉凤知道。”

  她从里正的眼中看到了同情,也看到了无可奈何。

  里正惊讶:“你知道?”他把唐爱莲拉到厨房:“你知道什么?”

  “玉凤知道,这一切都是白清明搞出来的事,大嘴巴不过是他的工具。”

  里正震惊:她居然看得清楚,她真的只有十六岁吗?

  “他昨天就回来了,他告诉我,说是没有考上,我相信了,还安慰他说,考不上,我们再考,总会考上的。

  我治了酒菜给他接风,他劝我也喝一杯。我平时上山打猎,大部分时候都是五更天就出发,到山上埋伏,也是要喝酒驱寒的。因此我就喝了。

  酒一入口,我就知道他在酒里下了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假装喝了酒,装作晕了过去。

  他把我放到了床上,然后,跟大嘴巴一起,把秋老土骗了来,喝了迷酒,放到我身边。

  之后,他就出去了,大嘴也回去了。我知道,大嘴肯定会找人来捉奸,就把秋老土拎着丢了出去。我自己却上了山打猎,恰好撞到一条大蟒蛇想要吃我,我就把大蟒蛇给打死了,带了回来。

  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大嘴嫂带了五人来捉奸,两个守前门,两个守后门,一个守东墙,一个守西墙。若是我在里面,肯定会被他们瓮中捉鳖了。

  可惜,他们不知道我在外面看着她们的行动呢。

  大嘴上前拍门,没人应就开始踢门,还借口担心我病了,骗了柱拿梯子架了爬进院里打开大门。

  自然,她们在里面是不可能找到我的,我装作刚刚从山上回来,我以为,大嘴知道没办法给我栽脏了,会收手,但她实在太想把我毁掉,依然死咬住不松口,说是看到有男人进我屋里了,说我偷人。她的目的,就是要把我沉塘。

  而且,我还发现了她手腕上的镯子,我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我父母替我订的镯子,而那个镯子,三年前我未婚夫上京赶考时,我就给了他,让他在盘缠不够时换钱……”

  唐爱莲说到这里,长叹一口气,脸上满是悲哀:“里正叔叔,玉凤知道我爹曾经托您看顾玉凤,求里正叔叔给玉凤作主!”

  里正也是叹气:“白清明现在已经找到他的父母了,他是京城万尚书府的庶子,被嫡母丢弃。虽然他本身身份不怎么样,但关键是,他考上了状元,又被公主选为准驸马,只等明年吉日成亲。你跟他对上,没有胜算。”

  唐爱莲低头:“玉凤早在猜到,他这么做,肯定是因为他飞黄腾达了。可是——”

  她悲愤地看着里正:“难道,他飞黄腾达了,就要抹掉过去的一切吗?我白玉凤不是深闺女子,而是个飒爽女儿。我跟他的地位若是有了云泥之别,别说是他,便是我自己也是不愿再跟他结——成亲。

  婚姻之事,自古以来便要门当户对,这门不当户不对了,若是两人心心相印还罢了,只要有一人心朝向别处,再勉强在一起,便会产生怨偶,那不是我白玉凤所要过的日子。

  所以,他白清明既然要做驸马,趁着我跟他尚未成亲,直接跟玉凤说便是,哪里用得着使出这种计策,弄得人人知晓?

  今日大嘴这死咬住我不放,他日传出白清明中状元当驸马之事,谁能不想到今日之事?村里人谁都不是傻子,到那时,谁能想不到是白清明贵易妻的把戏?

  难道,到那时,他要将飞凤全村人都屠戮干净不成?”

  里正听到唐爱莲这话,心头震撼莫名,这白先慈晚年生的这个女儿,实在是聪惠异常,他人必能一飞冲天。

  他强压住心头的震憾,看着唐爱莲:“事到如今,你打算让叔叔替你怎么做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