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7章敲打

  唐爱莲打算尽快把原主父母的产业拿回来。

  从原主的记忆里,她知道,白家的万贯家财的确舍出去了,但白家的产业依然在运转,负责这一切的,自然是白家父母培养的手下。

  是啊,再怎么搞慈善,都不可能不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一条后路。

  因此,白家家财表面上全部散尽了,但实际上,散尽的只是那些浮财而已。

  这件事,连白清明都不知道。

  看来,白家父母对白清明也并不是完全相信啊。

  白先慈不是不相信白清明,只是,他更相信人性。

  因此,他带着表面上仅剩下的家财,来到了飞凤村,建了院子,买了上百亩田地,当个田家翁,潜心养大自己的女儿。

  白先慈临终前,把女儿叫到床前,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并告诫她,如果白清明要用的钱多,就卖她母亲留下的首饰,卖完首饰,就卖田地,供他读书交游所用。

  如果卖尽了所有家当,他考中入仕之后,你已经一无所有,他还能跟你履行婚约,就把家里财产的秘密告诉他;如果他富贵后有悔婚之意,你就跟他解除婚约,千万不要勉强跟他成亲,更不能降妻为妾跟在他身边。

  白先慈倒是为女儿做好了打算,可惜,他还是小看了白清明的劣根洗。

  因为,前世的白清明如他所料富贵了,却根本就没有在他女儿面前露出半点悔婚之意,而是直接回来当天晚上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毁了白玉凤!

  唐爱莲想到这些,心中很是为白先慈感到难过。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过他亲培养长的白清明。

  村长听到唐爱莲说,暂时不会离开飞凤村,先是松了一口气。因为白清明给他的任务,也是不许让白玉凤离开飞凤村。白玉凤自己表示不离开,那是最好了。

  但他紧接着又紧张起来:白玉凤那句“你告诉他”透露了出来,她知道自己是被白清明请来的!

  “白小姐既然不打算走,就还是我们村里的人,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吧。我定不会让人欺负了你去。”

  唐爱莲很想说,你这个村长不欺负我就算不错了。

  白先慈在飞凤村做了那么多事,整个飞凤村都是受益者。

  不说别的,就光是村里的学堂,以前村里没有学堂,孩子们都得送去镇上读书,全靠白先慈修了学堂,还留了钱财给学堂运转,孩子们才得已在本村读书。

  可白先慈一死,他这个村长就帮着白清明对付白先慈的女儿白玉凤!

  因此,唐爱莲对这个村长可没有什么好印象。

  她看了里正一眼,里正马上说:“凤儿,你父亲把你托付给我,我是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说着还看了村长一眼。

  村子很有些尴尬。里正这是敲打他吗?

  他感觉很委屈,白清明现在是准驸马,谁敢跟他作对啊?

  里正没有理他,而是直接走出了村子,在村外的林子里,一个长得很清香的少年正等在那里。

  一见到里正,白清明就迎了上去:“里正大人,事情怎么样了?”

  里正看了白清明一眼:“你这人,可真会给人出难题。”

  白清明脸上神色有些不虞,但此时有求于人,也不敢说什么。

  里正这才说道:“幸不辱命,白小姐没有追究捉奸的事,但却抓着大嘴擅闯马宅且抢劫的行为,惩罚了大嘴。还有,白小姐说你考上状元了,跟你已经是云泥之别,同意跟你解除婚约。”

  白清明脸上一喜:“那她有没有提什么条件?”

  里正叹了一口气,说:“白小姐说,你是她父亲养大的,她父亲供养你的,但她父亲过世后,她为了供你读书赶考什么,将她娘给她留的那些首饰和家里的一百亩田地全部卖掉了,那是她父母给她留下的嫁妆,她要求把这一部分赔偿出来。”

  他拿出亲自书写的婚约切结书:“诺,只要你完成她要求的赔偿,就可以拿到这份婚约切结书了。”

  白清明脸上有点为难,那百亩好田,想要赎回来,就要上千两银子。

  白玉凤母亲给她留的那些首饰,那些当铺的单子他也见过,想要赎回来,没有个一两千两银子也赎不回。

  用的时候只觉得银子好用,乡试还好,参加省试的时候不多带点银子都觉得不好意思,特别是后来跟几个举子一起去京城求学参加会试的时候,怀不得把家里所有东西都变成钱带走。

  可现在,听到说要赔偿出来,才惊觉,他居然用了那么多银子。

  但他不能说那些银子不是他用的,因为白父白母过世之后,白玉凤就连身边最后一个丫头都嫁了出去,家里就她和自己主仆两人。

  虽然他回归了万家,但在万家,他只是一个庶子,父亲给了为了让他跟仕子交游,给了他几百两。

  但白玉凤要的是三千两。

  他咬着牙:“三千两不是小数目,我得回去筹备一下。不过,婚约切结书我可以先签字。”

  里正看他样子,这三千两恐怕也不容易筹借,便说:“行,你先签上吧,不过,哪怕你签了,在你交清楚赔偿之前,我也不能把婚约切结书给你。”

  他是看不上这个状元郎,受了白家大恩,不思报,连女孩子这点嫁妆钱都不想赔。

  里正走后,白清明不便回白家,便走向镇上。

  他忽然想起,昨天回来路过镇上的时候,富贵酒楼的掌柜似乎有些面熟,好象有次跟白老头出来时,他对白老头很是恭敬。说不定,能向他借点钱?

  另一边,唐爱莲送走了里正和村长,立马关上了院门,这才开始查看从大嘴手上撸下的手镯。

  她小心翼翼地拆开手中,拿出里面的红石。

  这红石只的两个半圆合成的圆珠,打开红石,里面才是属于守护者的纳物符。

  从原主的记忆里,唐爱莲并没有得到纳物符的记忆,只知道,她爹让她保管好这只镯子。会不会,白先慈本身,也不知道纳物符的事?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念力探入纳物符。

  里面装一些黄金白银是不错,最让唐爱莲心喜的,是里面居然有丹药,“圣水”、培元丹、僻谷丹、解毒洗髓丹、聚元丹、补气丹、筑基丹,甚至,还有阴人的毒丹!

  难道,这前任守护者曾经修过仙?

  再一看,这哪里是纳物符,这分明是一个储物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