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9章吃里扒外

  白拾被白父安排在镇上酒楼里当掌柜,同时照顾原主,原主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找他。

  平时,原主打猎得到的猎物,全部都是卖给他。

  唐爱莲又觉得奇怪,既然白父安排了人在镇上看顾原主,那前世的原主又为何轻易就被人沉塘了呢?

  不过,前世原主晚上被药倒,却直到第二天一大早才抓奸,因为是抓了现行,当时就被沉了塘,捞出来后又被人丢进墓洞,刚爬上来,又被赶到的白清明杀死。

  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算镇上有人,也来不及救她吧。

  只是,今天不知为何,他今天没有等在酒楼,却出来见她。

  难道,酒楼不安全了?

  唐爱莲轻声道:“我这猎物有三百多斤,包括蛇皮、蛇胆、蛇肉,要五百两银子。”

  “太贵了一点,不如,咱们到酒楼里谈谈价格如何?”

  唐爱莲又是奇怪,既然都是要去酒楼,为什么他又跑到外面来呢?

  不对,他应该是已经知道了今天早上在白飞凤村发生的事,所以才着急找来。极有可能,他是准备去飞凤村,只是赶巧在镇上就遇到了自己。

  唐爱莲跟着白拾来到了富贵酒楼。

  酒楼有三层,在镇上是最高级的一家酒店。不仅是装修得非常高雅,还因为这里的菜式是别家所没有的。

  刚走近酒楼,便听到门口的小二正在大声地叱责。

  唐爱莲的念力一扫,便发现是一个衣服有点破烂,神态有点狼狈的汉子,正站在酒楼的前面,似乎想进去,却被小二拦住了不让进。

  小二还在叱骂着:“睁开你的狗眼瞧瞧,这里是富贵酒楼,是整个清源镇最好的酒楼,你这个样子,一看就没钱,里面哪怕一道茶,你也买不起,你进去干什么?快走快走,要是让我们掌柜的看到了,别连累我。”

  那个汉子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你怎么能狗眼看人低。”

  但是,很明显,他身上的确没钱了。而且,富贵酒楼,哪里能让一个着装破烂的人进去。

  但唐爱莲却看得出来,那汉子身上衣服虽然有点破,但衣料却好,最少,曾经是个上层人物。

  而且,他虽然神态愁苦,但身形高大,看露出出来的部位肌肉,便知道他是个习武之人。

  而且,看他眼光很正,不象奸邪之人。

  唐爱莲皱了下眉头,说:“让他进去。”

  小二看了看唐爱莲,知道这个是常来卖野味的猎人,眼中便带了些不屑:“让他进去?他明显没钱,谁替他付钱?再说,他身上有多久没洗澡了?让他进去了,把大厅里客人獯走了怎么办?”

  唐爱莲叹口气:“那就带他去后面的包厢吃吧。要是嫌他身上有味,就先带他去客房里洗个澡,找身衣服给他换了。他的开支,全部记在我帐上。”

  小二很是不满,眼睛看向掌柜,但他还没说话,白拾就开口了:“听她的。”

  小二不敢相信,但掌柜的话,他是不敢不听的,马上便带着那大汉进去了,真的先去替他提了热水让他洗澡,然后才带他进包厢吃饭。

  只是,他却故意只带了馒头来给那大汉吃。

  谁知,那大汉却说:“刚才那位兄弟说了请我吃饭,可不是请我吃馒头。”

  小二更是恼怒了,忽然又想到了一点,他吃的都是记在那个白小子的身上,他何必替他省钱?

  于是,便替他叫了满满一桌子好菜上来。

  唐爱莲见那汉子进了酒店,这才将蛇扛往后门,进了酒楼,将蛇放下,便进入了酒店的密室。

  一进密室,白拾便朝着唐爱莲弯腰行礼:“小姐,小的该死,让小姐受苦了。”

  唐爱莲并没有让他坐下,而是淡淡地说:“说吧!”

  白拾心中暗恼,以前这个丫头每次来,根本就不等他行礼,就免了他的礼,而且,还马上让他坐下来说话。

  站着说话,还是第一次。

  “小的今天一早才知道,那个白清明已经回来了。他——”

  唐爱莲打断他的话:“他是今天春天参加会试,没两个月就跟公主订了亲,到如今已经过了三个月,你应该早知道他已经成了准驸马是吗?”

  这白拾在这镇上当掌柜,但同时还兼着收集这各地的信息,向白家汇报。

  但自白父过世之后,这汇报信息的事他就做得很少了。从而导致了原主对形势了解不足。

  前世的原主若是早就知道白清明跟公主定了亲,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被他算计。

  被唐爱莲盯着,白拾感觉压力很大,他抹了一下汗: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气势了。

  “是,他三年前就上京,没有进考场,苦读三年,今年春会试时考中了状元。被公主看主,成了准驸马。小的知道后本想立即告诉小姐,但又怕小姐难以接受,一时未找到好的方式告知小姐。

  昨天小的恰好因事离开,没想到那个白眼狼却于昨天回来,给小姐造成了困扰。是小的不是。”

  唐爱莲看着眼前的白拾,眼光有点游移不定,明显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他在心虚!

  知道了白清明要尚公主,却没有及时汇报给原主,白清明回来了,必然经过清源镇,他居然又没有发现!

  一件事做错,两件事错,她不相信都是巧合

  她忽然明白了,前世原主死得不冤,这个人,应该已经投靠了白清明。

  想来也是,原主已经成了孤儿,而白清明却成了世家子弟,选谁作主人,很容易选择。

  只是——

  唐爱莲忽然说道:“把酒楼的帐本拿来我看。”

  以前的原主从来没有查他的帐,完全信任他,因此,做的帐都没有来得搞好。

  此时,唐爱莲忽然提出要看帐本,他有些紧张:“这个,帐本有些乱,等我整理好了以后,再给小姐看吧。”

  唐爱莲看着他不说话。

  在唐爱莲的注视下,白拾扛不住了:“那,我让帐房拿来。”

  唐爱莲却站起身:“一起去看看吧。”

  白拾愕然:她这是要从幕后站到前面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