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61章 萝卜加大棒
  第1661章萝卜加大棒

  就算真实的帐本,上面也只剩下了十万两银子。

  因为,每年掌柜都会在帐面上支个两三万,这两年,他已经前前后后支了有十五万!

  唐爱莲将这些帐册全部收了起来,又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隐秘的铁箱,却发现,铁箱是锁着的。

  她问罗帐房:“钥匙呢?”

  罗帐房想说话,唐爱莲解开了他的穴道,谁知他马上就要大叫,唐爱莲马上又点了他的哑穴:“我知道了,钥匙在白拾身上。”

  她拿过铁箱,直接以精神力伸入,解了锁。打开来,里面是一大叠的存银单子。一共有十一万两的单子。

  唐爱莲将存银票单全部拿了,收进储物戒指里。

  她回过身来,看着罗帐房:“看来,我白家的银子,你也没少用啊。”

  虽然这是真实的帐本,但也有些不合理处,唐爱莲稍微翻了一下,就知道他从中谋了些银两,不多,每个月也有弄了个一二十两。

  他不算贪,在帐上弄这点钱,白拾就算发现了,也当没看见。

  唐爱莲想了一下,拿出一枚毒丹:“把你拿走的银子吐出来,我留你一命!”

  说罢,便将毒丹塞进了罗帐房的嘴里。

  罗帐房想要将毒丹吐出来,可是丹药入口即化,又被唐爱莲捏着嘴巴,无法吐出,不自觉就咽了下去。

  唐爱莲放开了他:“你吃了我用九十九种毒药做的独门毒丹,这世上没有人能解得开。一个月内没有解药,会头痛得让你痛不欲生的,足足痛够十天才死。你应该知道该怎做了吧?”

  说罢,便解开了他的穴。

  酒楼一时也找不到帐房,而且,她一时也还没有时间打理这里,只能控制他为自己所用。

  罗帐房脸上灰败,他不是第一次见白家小姐,过去三年,她几乎隔几天就来卖猎物。

  却从来不知道,这白大小姐有这么可怕。

  想来也是自己忽略了,一个能上山打猎的女人,能是一般人么?

  自己这把一头猛虎当病猫了啊。

  “小的一定管好酒店的帐,不会让任何人再来拿酒店的银子。”

  唐爱莲哼了一声:“你的项上人头权且借给你用着,别以为有什么东西撑腰,就能拿我怎么样。就算别人要杀我,你也逃不脱毒发身亡。”

  罗帐房知道,她嘴里说的这个别人,指的是准驸马。只是,准驸马再厉害,也

  “不过,只要你听我的,好好工作,我会每个月给你一颗解药,另外,你的工钱也可以从每月十两提供到每月三十两。”

  帐房听了,心中倒是有些激动。他之前动点小手脚弄银子,就是不满工钱太少,如果东家给他涨到三十两,他不用动手脚,这些钱就能动手,还没有风险,他哪里还不甘心?

  “谢谢东家。我以后必定为东家所用。”

  唐爱莲满意地:“好,既然这样,你以后记住,你的主子是我,而不是白拾。以后你注意着白拾,有什么异动,及时告诉我。对我有用的话,我会打赏给你的。做得好,年底还有不少于一年工钱的奖金!”

  罗帐房顿时激动了,一月三十两银子,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两,如果再加上不下于一年工资的奖金,就是七百二十两了。

  这已经是一个掌柜的工资了。

  他连忙答应了:“是,主人。”

  就这样,唐爱莲用萝卜加大棒收服了罗帐房,这才开始认真地查起帐来。

  等白拾带着白清明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罗帐房恭敬地站在一边,唐爱莲在查看帐本。

  白拾眼睛一凛:唐爱莲看的是真实的帐本。

  见两人进来,唐爱莲抬起眼皮看了白拾一眼,说:“白掌柜,你从帐房支的十五万两银子,拿去了哪里?”

  她竟然来看都不看白清明,似乎,将他当成了空气。

  白清明见到唐爱莲,心中很是有复杂。

  以前他还以为这个女人虽然性子有点野,但对他却是真心实意,为了供他读书,把她母亲的首饰都当了给他吃好的用好的,供他交游,最后三十亩地,也都用来卖掉了,给他上京赶考作盘缠。

  如果不是因为被公主看上,他还打算带着她去作个妾侍。只是因为要尚公主,这女人留不得,这才回来布局,将这个女人毁掉。

  可万想不到,这个女人明明喝了下了药的酒,居然还能逃出他布下的陷井。

  而且,他以为她的心都在他身上,必定是不肯解除婚约,谁知,今天一大早,里正和村长就找到了住在富贵酒楼里的他,提出了她的解除婚约的条件。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他下蹋的富贵酒楼,居然是属于白家的。

  看来,白老头在飞着他啊。

  不但白老头防着他,这个女人,也并未象他所想的那样一心对他,有这么座酒楼,还卖田卖地当首饰凑钱给他上京赶考,直接到酒楼拿银子不就行了?

  早知道她还有这么一座每年能赚上万两银子的酒楼,他怎么可能布下那样的局?就算留着做个外室也好啊。

  而且,这个女人仅仅是隔了三年,怎么就长成这样了呢?虽然穿着男装,但越看,这相貌就越好看,竟是感觉,比公主还多了几分贵气。

  怎么可能,他居然在这个在乡村长养大的女人身上看到了贵气。

  而且,跟公主那种刁蛮嚣张所展示出来的高贵不同。这种贵气,似乎是隐藏在骨头里,以前有意识地压着,现在没有了压制,就这么散发出来了。

  这是与生俱来的贵气!

  他惊呆了,愣愣地看着唐爱莲,一时也忘了招呼。

  白拾早在看到唐爱莲看真帐本的时候,就惊慌了。

  听到唐爱莲问他支取帐上十五万两银子的事,忙说:“这个,酒楼要在这里生存,自然是要拜码头的,这些银两都用在拜码头了。”

  唐爱莲冷笑:“拜了哪些码头,每个码头用了多少银子?一一说来,我好去跟人家对质。”

  一听要对质,白拾更加惊慌,站在他旁边的白清明咳了一声,看了他一眼。

  白拾这才想起,自己身边还有个状元加准驸马呢,自己慌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