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62章 人和酒楼他都要了
  第1662章人和酒楼他都要了

  于是,白拾昂起了头:“小姐,当年老爷将这酒楼交给我管全权管理,该怎么管,就是我的事,小姐你还是较早回飞凤村吧。”

  唐爱莲淡淡地瞟了白清明一眼,看着白拾:“白拾,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卖身契还在我的手里呢。你是我白家的家奴,主人让你管理酒楼,可没说让你拿着酒楼的钱去花用。”

  “我刚才已经说了,那不过是为了能让酒楼生存而拜码头罢了。这是我的经营之道。”

  “我刚才也说了,你拜了哪家码头,用了多少,给我一一列出来。如果是正当的花用,我自然不会责罚于你,但如果是你巧立名目贪墨主人的钱财,那对不起,我会把你直接送交官府。”

  一听唐爱莲要将他送交官府,白拾就着急起来。但一瞟到白清明,他又安心了:就算送到了官府,不还有白清明帮他吗?

  唐爱莲见他神色,冷笑一声,问罗帐房:“罗帐房,你可知道酒楼拜了哪些码头?”

  罗帐房很诚实地回答:“县太爷那里一成纯利,黑老大那里一成纯利,还有镇长一成纯利,除此外并无其他。”

  白拾没想到,罗帐房居然当着他的面戳穿他,睁大眼睛看着罗帐房:“你——你居然出卖了我?”

  罗帐房苦笑:“掌柜,她是东家,我不能撒谎,也撒不了谎。她只要一查就能查到。”

  白拾这才想到,唐爱莲是东家,只要她将酒店控制起来,那三成送出去的股份马上就会见分晓。

  唐爱莲逼视着白拾:“那就是说,每年我们拜码头所花不过三成而已。这些年纯收入二十五万多,三成应该是七万万,可你足足拿了十五万。剩下七万五,你用到哪里去了?”

  忽然,唐爱莲想起了原主记忆之中,去年以来,有几次看到他从本镇另一家大酒楼富春酒楼里出来。

  而且,想到富春酒楼被富贵酒楼挤兑得没有了生存空间,东家去年把酒楼卖了,价格是五万两银子。

  新东家买了富春酒楼之后,马上重整旗鼓,再开张时,就已经变了风格。也兴旺了起来。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富春酒楼的东家是谁。

  她心中一动:“你拿去买了富春酒楼?你只是我白家的家奴,没有置产的权利,所以说,富春酒楼也是我白家的?”

  白拾没想到,唐爱莲这么轻易就猜到了他的秘密。但他怎么可能轻易承认?

  “小姐,你不能这样说,富春酒楼的风格跟我们酒楼完全不一样,我们是尊贵的古典上层风格,他们走的是中层路线,怎么可能是我的——”

  但他刚说到这里,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因为,他意识到,他说漏嘴了。

  唐爱莲连连冷笑:“说啊,怎么不说了?”

  不是东家,怎么可能连人家走什么路线都知道?

  一边的白清明已经被震呆了。

  这座酒楼居然这么赚钱?

  他之前还以为一年能赚个上万两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才知道,这酒楼一年居然能赚个四五万两!

  而且,这个白老头,居然将酒楼交给白拾全权管理。

  这个白拾,还轻易就将三成干股送了出去。

  这也罢了,居然拿着自己家的银子,去给他置办产业!

  是的,白清明已经将白家的产业看成了自己的囊中。

  他已经打算好了,要把白家小姐留下来,做个妾侍,他相信,有个一年赚三五万的酒楼,他以后在京城都好办事得多。

  只有不让公主知道,他就当作在家乡养着个外室。

  甚至,他也没有打算隐瞒一辈子,只要酒楼到手之后,公主就算发现了,就任由公主把白玉凤处置了就行。

  再说,虽然公主看上了他,但皇家婚事,没有特殊情况是不能急着成亲的,他尚公主的时间,至少要明年这个时候。

  有了这一年的时候,说不定他就能将这白小姐连同她的酒楼也哄到手了。

  眼下,他却是不能轻易解除这婚约了。

  这个酒楼,他要了,这个从小一起长大,却变得陌生,还全身散发着高贵气息如同仙女般的白小姐,他也要了!

  唐爱莲看着白清明的脸上变化,看自己时势在必得的眼神。她知道,她成功地引起白清明的兴趣了。

  是的,如果说,在发现能变幻的储物戒之前,她的确是打算先隐忍,强大自身,然后再建立自己的势力,发展经济,最后再通过自己的财力和能力撼动万尚书府和公主俯,达到替原主报仇的能力。

  但在发现了戒指里的东西之后,唐爱莲就改变主意了。

  有了那些丹药,加上原主的冰灵根,她可以快速修炼起来,就动了尽快报仇的心。

  因此,她才故意将酒楼的财产在白清明面前展现出来,并当着他的面揭穿了白拾的野心。

  只要白清明对她动了心,不对,是对这酒楼动了心,她不但能利用白清明来拿回富春酒楼,而且,还能利用他的贪心,让他不甘心解除婚约,又不急于跟公主成亲,只要给她一年时间,她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报复他,最后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样才是完全彻底的报复!

  两人都心怀鬼胎,同时把目光看向了白拾。

  唐爱莲看着白拾:“你不用掩饰了,富春酒楼到底是谁的我也不管,你只管拿出那七万五千两银子给我就行。”

  白拾一噎,他已经把银子全部投资到富春酒楼了,拿什么银子还给小姐?

  他看向了白清明,希望白清明帮他说话。

  他不但是状元郎,还是准驸马,只要他说一句话,白玉凤不敢拿他怎么样。

  甚至,只要他肯为自己作主,说不定还能拿到自己的卖身契约,成为自由人。

  他甚至在心里决定,只要他白清明帮他过了这关,以后这酒楼的收入,给他一成、不两、三成,甚至五成都行!

  谁知,已经改变心意的白清明根本就装没看到他的求助,而是一脸正气地说:“白拾,你应该知道,奴仆不能置产,更何况是拿主人的资财给自己置产,如果富春酒楼真是用白家的银子买的,那就是属于白家的。我跟镇长说一声,就把富春酒楼还给白小姐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