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63章 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第1663章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之前,白清明跟白拾一起来的时候,唐爱莲一直将他当空气,此时,听到他说出这句,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不过,也仅仅是一眼而已。

  但就这么一眼,却让白清明的心中大动:她看了我,她不生我的气了?

  果然帮她着她说话是对的。

  白拾没想到,他新投靠的主人不但不帮他,还让他把自己用富贵酒楼的银子买的富春酒楼还给白小姐。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有了这个酒楼,以后才有银子拿来孝敬他吗?

  白拾眼光偷瞄到白清明看唐爱莲的眼神,他终于明白了,这个白清明,看样子是不想退婚了。

  也是他糊涂了,这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平常事吗?虽然尚了公主,不能纳妾,但养一两个外室,似乎也不算什么希奇事。

  既然他不打算退婚了,这白家的财产,自然就是属于他的,自己从他嘴里偷食,居然还想得到他的帮助?

  暗恨自己,之前为什么要告诉他,这是白家的酒楼呢?

  就因为自己拿了酒楼太多的银子,想着白小姐知道了定不会放过他,这才未雨绸缪,想要找个新主子,这才将这酒楼是属于白家的消息,作为投名状告诉了白清明。

  他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他垂头丧气地说:“状元郎说的是。这富春酒楼,是小的用白家的银子帮白家买的。”

  “既然如此,就把房契约和地契拿出来吧。”唐爱莲说。

  白清明无奈,只能带着唐爱莲去了富春酒楼,将富春酒楼的二掌柜帐房大厨到人叫了过来,向众人介绍:“这是我们的东家,以后东家有什么事吩咐,大家都要照办。”

  那些人看着唐爱莲,大为奇怪,他们的东家居然是一个女人?

  还是一个小五六岁的小女孩?

  唐爱莲见众人眼中有些不信,便直接说:“你们的掌柜白拾,是我白家的奴才。富贵酒楼,我是父亲买了让白拾管理的。如今白拾用富贵酒楼的资财买了富春酒楼,这富春酒楼自然也是属于我白家的。”

  众人恍然大悟。

  只是,没想到,这些年在众人面前威风八面的白拾,居然是白家的奴才!

  唐爱莲又说:“大家以后要齐心协力,办好酒楼。只要完成预定的任务,没有出大的差错,过年的时候,我给大家发红包。大家去忙吧。”

  众人顿时大喜,小心翼翼地退走了,一出了房门,马上言论纷纷起来。

  就这样,唐爱莲借着白清明的“虎威”,将富春酒楼也收了回来。

  待众人散去之后,

  她匆匆看了几眼富春酒楼的帐目,便发现这富春酒楼的营业额也不错,一年居然也有两万两银子的纯收入。

  她不得不承认,这白拾是个人才,只可惜,这人才心术不正啊!

  恐怕,当初白父也是看准了他的人才吧?只可惜,没有看透他的人心,居然把女儿的安全交给了这样一个白眼狼。

  唐爱莲收好房地契,说:“白拾,你是我父亲培养的奴才,如今我身边已经没人,你把酒楼交给二掌柜管理,就跟在我回家里守门吧。”

  什么,让他堂堂富贵酒楼大掌柜去当个看门小厮?那还不如杀了他呢。

  白拾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小姐,小姐,求求您让小的继续管理酒楼吧。小的一定好好管理酒楼,替您赚更多的钱!”

  唐爱莲摇头:“一次不忠,百次不容,你已经让我失望了。”

  白拾几乎咬碎了一口牙:“那,能不能让小的赎身?”

  赎身?还想自由?原主的前世落到那般田地,主凶是白清明,帮凶是大嘴嫂,但这个身负照顾原主责任的白拾的不作为也是造成原主悲剧的原因之一。

  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了白拾的自由呢?

  唐爱莲还是摇头:“我身边的奴才只剩下你一个,你赎身了,我就没有人用了。再说,你本就是个孤儿,当年在大雪天差点冻饿而死,被我父亲救下,你欠我父亲一条命。”

  唐爱莲还有一句没说出来:也欠了原主一条命。

  “我父亲把其他奴才都遣散了,独留下你,又花了大价钱买了这个大酒楼让你经营,为的是让你照顾我。你说,我怎么能让你赎身呢?”

  白拾听到唐爱莲说起白父救他一命的事,脸上居然有了羞愧之色。

  白拾回头仔细想想,当年他冻僵在雪地上等死的时候,只想着谁能给他一碗热汤,让他活下去,他就把命卖给他。

  白老爷救了他,不仅给了他一碗热汤,还给他饭吃,给他衣穿,精心培养他,让他当上大掌柜,一时风光无两。

  在清源镇上,谁见了他不要恭敬地叫他一声大掌柜?

  他也是被富贵冲昏了头脑,白老爷夫妇死后,慢慢地便将富贵酒楼看作了自己的产业,银子随意用,买富春酒楼这样大的事,虽然买的正是时候,都没有跟小姐报备一声,甚至,存了据为自己所有的心思。

  他是糊涂油蒙了心,才把利用放在了报恩之上!

  他一时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打起了自己来:

  “老爷对我恩重于山,我居然起了不该起的心思,我对不起小姐,便是小姐即时处死我,我也毫无怨言。

  只是,小姐啊,我这一身管理酒楼的才能是老爷培养的,我希望小姐能留下我这条狗命,让我继续替管理着酒店,替小姐赚钱。

  我保证,每年这两家酒店最少上交给小姐五万两银子,若是办不到,小姐可以随时处置我。小姐,请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吧!让我替自己赎罪吧。”

  之前,他小心翼翼还自称“小的”,现在却是连声称我,可见,现在的他才是真实的他。

  当然,也可以看成是急慌了的他而露出的马脚。

  看着涕泪交流的白拾,唐爱莲心中也很复杂,这个白拾,她还真有点难以处理。

  唐爱莲知道,这两家酒店每年最多能赚到七万块左右,交出去三成,就只剩下五万块左右。

  白拾保证每年最少交五万,这是真心打算替她管理酒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