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65章 知恩不报是畜生
  第1665章他想让她做外室

  白清明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偷偷看了唐爱莲一眼,希望从她脸上看到同情。

  谁知,却只看到一张冷漠的脸。

  他接着又看着唐爱莲,含情脉脉地说:“但我心里,却是只有凤妹妹,那什么公主,哪有我凤妹妹好?再说,我受了岳父大恩,若是知恩不报,岂不是畜生行径?”

  唐爱莲若不是知道这个白清明是个什么样的人,几乎都要被他所迷惑了

  瞧,他的样子多温柔多情!

  听,他说的多好听!他的话听了耳朵都能怀孕。

  只是,唐爱莲在心中都差点笑出来了,知恩不报是畜生行径?这畜生,骂的可不是就他自己?

  因为前世的他,他同样受了白父收养和培养的大恩,却亲手布局毁了原主的名誉,甚至在村长放水的情况下,又亲手去杀了原主!

  就算这一世,他同样跟大嘴给原主设计了陷井,若不是唐爱莲穿来,若不是她穿来后及时醒来,将那秋老土移到了那间已经成为鬼屋的空屋子,恐怕,她也会跟前世的原主一样被抓奸。

  甚至,因为他早就跟村长勾结,将白大大屋许给了村长,只要她被抓奸的事一出,村长就会出现主持“公道”,用村规将她沉塘吧!

  唐爱莲突然想起,秋老土还被她随手布置的幻阵给困在那鬼屋呢。

  不过,她并没有打算将他放出来,虽然说,他也是被大嘴嫂给骗来的,也服下了迷药,但是,前世的他在事发时,可是将一切过错都推到了原主的身上。

  如果他实话实说,自己被大嘴嫂骗来的,喝了大嘴嫂的酒才昏迷过去,并没有跟原主发生实质关系,原主根本就不会被沉塘。

  但他却说什么是原主勾那个引了他,他一时受不了诱|惑,才跟原主上了那个床,发生了关系。

  正是他的证词,让原主承受了沉塘的惩罚,而他自己却逍遥法外。

  因此,唐爱莲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他,将他关在那间鬼屋里,如果他有救星,被人救了,或者能够靠着自己的本事逃出来也就罢了,如果逃不出,被困饿而死,也就算是替原主的前世报了仇。

  不但是他,其他害过原主的人,比如大嘴,比如村长,唐爱莲一个也没打算放过!

  白清明见自己那么深情的演绎,唐爱莲却象是神游天外,心中暗怒,平时,从来都是她来哄自己,从来没有自己去哄她的。

  自己都已经放下身段,跟她说这些好话了,她怎么能够不感动呢?她不应该吃醋吗?

  她的心是石头的吗?

  难道,她真的如她自己所说,知道他中了状元,自己却只是一个乡村孤女,两人已成云泥之别,所以不再抱有幻想?

  这可不行,如果她坚持解除婚约,那他怎么才拿到这两座酒楼?

  清源镇因为处于水陆交通要道,比县城还繁华,以后只会越来越繁华,说不定以后还会成为城市。

  作为清源镇最大的两家酒楼,只会越来越赚钱。

  他绝对不能放过这两家酒楼。

  而且,三年未见,昨天晚上还不觉得,今天一见,却是发现“未婚妻”已经变得越来越美,还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贵气,令人沉迷。

  这样的女人,哪怕宫里的娘娘也比不上,他不想错过,留着做个外室也不错啊。

  他脸上的神情越加温柔了:“凤妹妹,你放心,我以后就史尚了公主,心中最爱的人还是你。”

  唐爱莲皱了一下眉:这货越说越起劲了,让她有恶心的感觉怎么办?

  她强忍着恶心,面露不解:“清明哥哥,你这话可千万不要这样说,你现在已经找回的爹娘,是世家子弟,我已经配不上你了,所以,我都已经跟里正说过,让他替我作主,跟你解除婚约了,还请他帮忙写了婚约切结书,他还没有找到你吗?”

  白清明面露尴尬,他怎么可能没有找到自己?今天早上,里正从村里出来,他就等着他了。如果不是他拿不出三千两银子,他已经拿到里正手里的婚约婚约切结书了。

  不对,他已经在婚约切结书上签了名,只是因为他拿不出唐爱莲要的三千两银子,所以,里正没有将婚约切结书给他。

  他现在很是后悔,他怎么就找上了里正替他去帮忙解除婚约呢?

  他应该先调查一下白家的情况再来决定要不要跟白玉凤解除婚约。

  只是,他当时因为尚公主的事,正兴奋着呢。再加上长期以来对白父的信任,看着白父大把银子撒出来,只留了白母的首饰,一些银子,到飞凤村置了上百亩良田,过上了耕读生活。

  白老夫妇死后,他又亲眼见证白玉凤将那些首饰当了,良田卖了给他求学赶考用。

  当时白父就说过要建立一个耕读之家,他一点都没有怀疑,白老还留有其他产业,让自己保留商人的身份。

  一个是公主,一个是已经被榨干油水孤女,要选谁,根本就不用费心选,而且,为了不让白玉凤以后碍公主的眼,他下了决心才来飞凤村,要毁掉白玉凤。

  可现在他后悔了怎么办?就算尚了公主,他依然没多少银子用啊。万家的银子把握在嫡母手中,基本不可能给他,公主的银子,要他向公主伸手要钱,他会在公主面前没自尊的。

  但如果留着白玉凤做外室就不同了,能够有个自动低到尘埃里的女人帮他赚钱给他用,每年有几万两银子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凤妹妹,哥哥舍不得你,不想跟你解除婚约。”

  唐爱莲心底暗哼,不想放弃的白家的财产吧?但脸上却露出不解:“你说什么?不想解除婚约?你是不是傻?你我现在是云泥之别,哪里还相配?”

  她说的这个云泥之别,自然是白清明是泥,自己是云。修真者在凡人面前,可不应该是高高在上么?

  不过,白清明却理解为自己是云,对方是泥了。

  “凤妹妹,我说你配得起,自然是配得起的,只不过,这名份嘛,自然不能跟一国公主相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