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9章村长伏罪

  前世,原主的死,也有这个村长的手笔,若不是他贪图白家院子,在大嘴嫂带人捉奸后,只听了秋老土的一面之词,不加审问就对原主处以沉塘之刑,原主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死?

  因此,唐爱莲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

  她之前修为不行,无法制灵符,纸符虽然能画,但无论是燃烧纸符还是将纸符直接贴到人的身上,都容易被人发现。

  但现在有了灵力不就不同,她可以直接虚空画灵符。

  出关之后的唐爱莲于半夜时分飞上了村长家屋顶,揭开几块瓦,直接虚空画了一道衰弱符,化成一道金光,飞到正在睡梦中的村长身上。

  那金光直接消失在村长的眉心,村长皱了一下眉,便开始做起了恶梦。

  村长梦见,大嘴巴嫂带着一帮人去捉白玉凤的奸,白玉凤和秋老土睡在床上未醒,被大嘴嫂带着人抓获。

  两人被送到他面前,他审问两人,秋老土大叫是白玉凤对他勾那个引,还暗示他到白家,拿酒与他喝了,他喝醉之下,才与对方成就好事。

  他不过白玉凤大叫冤枉,明明看出白玉凤还是处,还是将白玉凤处于沉塘之刑。

  之后,白清明回来,以白家养子的名义,将白家大屋送给了他。

  只是,每当半夜,白玉凤便向他喊冤,还带着白老爷和白太太谴责于他。

  “你为了一座院子,就置我于死地,明明我还是一个处,你却判我通女干之罪,还将我沉塘,害死了我,还我命来!”

  白老爷也上前怒骂:“我白家自到飞凤村,为村里修路架桥,修建学堂,好事做了无数,你只为了一点私利,就置我儿于死地。我已经向阎王告状,看你如何得逃惩罚。”

  不多时便有小鬼来找他,任她如何求告,都无济于事,被小鬼拘到阎王殿下。

  阎王开始还温言问候,乡事,待白父白母带着白玉凤到来,说出案由,阎王便愤怒中责骂:“不过一小小的村长,居然胆敢贪赃枉法,害死人命,若是就此放过你,怎能塞悠悠之口?左右,先给我打五十大板。”

  两旁小鬼答应一声,将他按下了打了五十大板。

  这五十大板,却不象村里那些人那样徇私舞弊,而是真的打,只感觉痛彻心肺。转眼间,他的两股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昏死过去。

  小鬼取水喷醒,阎王判他:“身为村长,掌管一村人命运,却草菅人命,导致白玉凤受冤而亡,如果白玉凤从地狱中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就只为报仇而来。

  如今秋老土、大嘴皆已受刑,只有你尚外刑罚加身,如今本王判你吐血一月而亡,你可服气?”

  村长很是不服:“那主犯白清明呢,他为何可以逍遥法外?”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三个从犯只是夺你们的阳寿,白清明只会受到更加严厉十倍的惩罚!”

  村长一听白清明惩罚更重,这才服气。

  并在阎王的示意下,写下了认罪书。

  村长从恶梦中醒来,感觉双股痛觉还在,待要起床,竟是半分力气也无。刚要开口叫人,便喷出一口鲜血。

  他恍如大梦而觉,忽然就意识到梦中前景,并非虚妄,而是前世所历,白玉凤的前世,也的确是因为他接受了白清明的贿赂,误判白玉凤沉塘,算是草菅人命了。

  目前所有结果,都是因为白玉凤重来一世才改变,虽然一切都已不同,大嘴受刑,玉凤未死。但他前世所犯的罪过,却依然还在他肩上,半未因重历一世、白小姐未死少一点惩罚。

  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阎王判案,不过是唐爱莲用巫术给他制造的一个幻梦而已。

  跟秋老土一样,唐爱莲设了局之后,就没有再管,他能活,或者是有人救,是他的造化,如果他不能活,那也就是他的命。

  就跟前世的白玉凤一般,只要他稍微高抬贵手,白玉凤就不会死。他在明明看出白玉凤尚未破身的前提下,依然按村规判了白玉凤的通女干之罪,将她沉塘。

  甚至,在白清明来找他的时候,就已经开具了白玉凤的死亡证明给他!

  不过,他也是严格按照时间来执行,哪怕白玉凤懂点闭气之术,应该在水中沉更长的时间才会死亡,他也没有多沉,时间一到,就拉上来,派人抬去乱葬岗。

  他也是抱了那个想法,如果白玉凤有救星,就是她的造化,可以活下去,如果没有救星,那是她命该如此,怪不得别人。

  当然,这也是唐爱莲读他记忆,才知道他曾经给过白玉凤一线生机。如果白清明没有二次出手,她也不会枉死。

  也因此,唐爱莲才只出一次手,虽然给了心理暗示,但如果他能请得高明的大夫,依然还能活下来。

  自那天起,村长便卧病在床,他的家人请来大夫为他看病,他不许,说的话让家里人都惊心:“没用的,我这被白玉凤告状,阎王判刑,吐血一月而亡,没有药能治好我的病。”

  家人不信他的话,请来大夫,他拒绝让大夫把脉,自愿承受置业,以免影响来世。

  深层的催眠,强烈的心里暗示,对自身所犯罪恶的认同,让他陷入自责之中无法自拨。

  但最后大夫还是给他开了药,只是,那些药喝下去,村长吐血吐得更厉害了。

  一个月后,他竟然真的吐血而亡。

  原主的四个仇人,如今就只剩下白清明了。

  只是,这个白清明现在有靠山,不象村长、大嘴、秋老土那么容易报复。

  第一,他是新科状元,是天子门生。

  第二,他是公主看上的人,虽然还没有成亲,但已经订下亲了。

  第三,他是万尚书的儿子,虽然是庶子,但因为前两项,他现在是干部万尚书的宠儿。

  这三条,无论哪一条,都不容易对付,偏偏他三项全占全了。

  如果说,只是将他杀掉,以唐爱莲现在的本事,有很多种方式让他死:下毒、用符、甚至直接暗杀。

  但她能能想象得到,就这样将白清明杀掉并不解恨,原主的戾气也很难完全清除。

  因此,她必须用正当的方式,让他象原主前世一般身败名裂,彻底断了前程,最后生不如死,才算了报了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