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71章 欺客的玉芳斋
  第1671章欺客的玉芳斋

  清源镇上不比村头,唐爱莲也无意再杀人,便直接从天空飞过去了,落到了富贵酒楼的阳台栏干上。

  其实,村里守着的两个人,如果不是他们对自己动了那种心思,她也没打算杀掉他们。她不是噬杀之人。

  但他们自己找死,就怪不得她了。

  她找到白拾,拿了这四个月的营业银两居然有三万两银子。

  之所以将银子都拿走,一方面是她接下来要做的事需要经费,二来,是因为这个镇上的酒楼已经达到供需平衡,不能再扩张。维持原状即可。

  拿到银子后,唐爱莲一挥手,便将银子收了,当着白拾的面丢出飞剑,御剑而去,飞往江南而去白家产业,大多都在江南。

  当初白父是将那些各行产业的负责人分别招来见原主的,还给原主留下了信物,可以凭信物产业拿回,也可以凭信物在那些产业支取银子。

  当然,她还带了这些产业的房地契约,以及跟各掌柜签订的契约书,当年白先慈给了各大掌柜半成的利润分成。

  白拾见到飞上天空的唐爱莲,大为震惊小姐居然是传说中的神仙?

  原本,白清明还曾经跟他说过,只要唐爱莲找上他,一定要注意监视好,不得让她离开清源镇。如果她强行离开了,一定要及时通知他在镇上的人。

  此时见到唐爱莲从空中飞走,不由苦笑,对一个能飞行空中的人,他有什么本事阻拦?

  至于通知白清明的人,他连想都没想,当初答应白清明,不过是不想让白清明多心而已。

  从此,他对白家更是死心塌地,不敢再有半点异心。

  唐爱莲到江南的时候,正是七月流火时期。江南是一个人杰地灵、山青水秀的地方,始终代表着美丽富饶的水乡景象,是中国综合经济水平最高的发达地区。

  白家的产业有丝织,有棉纺,还有粮食,首饰,让唐爱莲恶寒的是,居然还有一家青楼!

  但无论是哪一个产业,都是非常有名,唐爱莲问起金音丝绸、盛华棉纺、白氏粮坊以玉芳斋和红玉坊时,都是倍受称赞的产业。

  不才,他们彼此之间并无沾连,甚至,互相之间都不知道,对方也是属于白氏的产业。

  唐爱莲第一个去了白氏首饰楼玉芳斋。这是白氏最大的产业,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只是,她来到玉芳斋时,却正遇到银楼的伙计正在将一个面容愁苦的十五六岁姑娘推出银楼。

  那伙计一边推一边喊着:“我已经说过了,你的头面昨天就已经有你家里的人来领走了,你怎么还来?”

  那姑娘神情悲愤:“你们这是什么道理?头面是我拿来修的,银钱是我花的,单子也是我今天才拿来,你凭什么昨天就给别人领了我娘的头面?”

  “凭什么,就凭来领你头面的人是你母亲。既然是一家的,你们谁领回去不是领?”

  “那你把单子给我。”

  “头面你家昨天就领走了,这单子自然要留下,不能给你。再说,那是你自己的娘,娘来领女儿的东西,我们能不给吗?”

  “当然不能,我拿来修的头面,已经是我娘留下的唯一念想了。你怎么能给别人领走?领取修理的头面,难道不是凭单子领取吗?

  那头面到了我后母手中,我还能拿到回来吗?都怪你你没有凭条就这么让我后母领了,自然得问你要!”

  那女孩咄咄逼人,店里伙计却是半点不让:“负责是你们自家领走的,你一家人的事,你自己回家吵去,你若是再胡搅蛮缠来闹事,就报官来抓你。”

  银楼门口围了一大堆人,都在言论纷纷:

  “这姑娘也是,你母亲领了,也就领了,回去问你母亲要去。”

  “不对啊,这不是前街荣大官人的前妻女吗?她后娘是个厉害的,到了她手里的东西,哪里还能拿得回来。”

  “拿不回来,就当孝敬了。”

  “你没听说,那是人家亲娘留下的唯一念想。”

  “还是这伙计不该给她后娘领走。”

  “就是,又没有凭条,凭什么让人领走?”

  “就是啊,以后谁还敢在这里订首饰和修理首饰,到时候被别人领走怎么办?”

  ……

  唐爱莲听了一阵,终于听明白了。

  眼前这个女孩带着过世娘亲的一套头面来修理,结果她的后娘觊觎她这套头面,提前来玉芳斋银楼将那套头面给领走了。这女孩拿着单子来领头面,伙计自然交不出来。

  但他拒不承认自己的错,还强压下了这女孩领取头面的凭条。

  这不是欺客吗?

  想到自家的银楼居然做出欺客的事,唐爱莲的脸上都有点红了。

  她排开众人,上前说道:“你这伙计怎么做事的?顾客来银楼订首饰也好,修理首饰也好,领取的时候凭的就是那个凭条,你没有凭条就给人领走东西,就是你不对。

  不过,你敢把头面让人取走,想必跟那个人是非常熟悉。还不快给客人道歉?然后去问那个领走头面的人,将头面拿回来?”

  众人在银楼门外议论,但都是在私下议论,并没有人敢替那个姑娘说一句公道话。此时,见到唐爱莲上前替那姑娘说话,众人都怔住了。

  这些人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姑娘可真胆大!

  那伙计忽然听到唐爱莲替人说话,还让他道歉之后帮着把那套头面拿回来,先是愣住,紧接着就怒了:“你是谁?居然敢到了玉芳斋撒野?你知道这家银楼谁开的吗?”

  唐爱莲心说,能是谁开的,本东家站在你面前,你居然还来问是谁开的?

  唐爱莲冷冷看着伙计:“白肆叫出来,我有话要说。”

  伙计上下打量了唐爱莲一通:“你找白肆?”

  唐爱莲点点头:“是啊,他不是你们的大掌柜吗?把他叫出来,就说有位姓白的小姐找他。”

  伙计的嘴角浮上一点嘲笑:“不好意思,白肆已经离开了玉芳斋。”

  唐爱莲大吃一惊:“什么,他离开玉芳斋了?为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