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72章 产业易主了
  第1672章产业易主了

  白肆是白父培养的大掌柜,这玉芳斋也是白父亲手交给他的,他要走,怎么都没有跟她报一声?

  咦,不对,白父虽然跟他们签了协议,给他们半成的利润,但是,白壹还是白贰白参白肆白伍白陆白柒白捌白玖,他们都是属于白家的奴才。

  他们的卖身契还在自己的手中。白父交给他管银楼,他怎么可能离开?

  这个白肆,银楼不管了,走到哪去?

  而且,就算他离开银楼,也应该是回飞凤村跟自己汇报,而不应该就这么离开。

  “那白伍呢?”唐爱莲又问了另一个人。因为,银楼过大,白肆一人管不来,白父还给他派了个帮手叫白伍。

  伙计终于有点忌惮起来:“你认识伍爷?”

  唐爱莲点头:“当然认识。”

  他是自家奴才,哪有不认识的。

  “把他给我叫出来吧。”唐爱莲说。

  这一次,伙计有点迟疑了,他盯着唐爱莲:“你真的认识伍爷?”

  唐爱莲有点不耐烦:“你告诉他,东家来了。”

  伙计震惊:“东家?在哪里?”

  唐爱莲很想告诉他,就站在你面前。但她还是没有多说:“你叫白伍出来就知道了。”

  唐爱莲见伙计还是不动,便干脆拿了一手帕出来,把那张手帕拿给伙计:“你把这个拿去给他看,他就信了。”

  这一方印信,就是当年白父传给原主的。

  当年也是当年白父留下后手,每个产业每年的结余,除却再投资的以外,全部存入金盛钱庄。但他们只能存,却不能取,因为但凡以白家产业的名义传进钱庄的银子,都必须要这个印信并用特定的印油才能取出。

  这特定的印油,里面有白家秘不外传的秘方,不但多年不会变色,而且,还有一股芳香的味道。

  更奇怪的是,这印信上的香味,弥久愈坚,永不消失。

  白家产业的银子要从钱庄取出的时候,不但印信必须跟钱庄里留下的一致,就连印信上的香味,也必须一致,才能取到。

  因为白父去世后,白家再也没人来过,因此,白家产业存在钱庄上的银子只进不出,那是越来越多。

  而且,白家产业的银票是署名银票,别人拿着也用不了。

  如果大掌柜想要不将当年结余存入,或者存入过少也不行,协议规定,每年的收入,不得少于投入的两成。如果少了一年,第二年必须补上,如果连续三年少于百分之二十,大掌柜就自动下台,由二掌柜顶上。

  要知道,大掌柜可是有半成的利润收入,因此,谁敢不认真做事?谁敢不将两成的收入存入钱庄?

  这一点,这伙计恰好知道,因此,看到了这张印于手帕上的印信,哪里还敢怠慢?

  伙计拿着那张手帕就要跑进去通报,却又被唐爱莲制止了:“你先把这个姑娘的单子还给她”

  小伙计为难:“她那套头面已经被她后母拿走了。”

  “你也说了,拿走她头面的不是她,而是她后母,作为银楼,人家拿来了单子,你就必须给货。你现在给不出货,就先把单子还给人家吧。”

  唐爱莲说着,全身气势向着伙计压去。

  那伙计脸色惨白,几乎受不住了,才将单子拿出,怨毒地盯着那给姑娘:“你家已经拿过一次,你就算拿了单子,也拿不到头面。”

  那姑娘拿到单子,恨恨地怼伙计:“我只凭单子要东西,我的头面是你因为跟我后母的私人关系,拿给我后母的,你拿不出我的头面,我到衙门告你!”

  她说的不是告你们银楼,而是“告你”。

  那伙计脸上神色更加难看起来。如果这个姑娘说告银楼,他根本不怕,他们银楼的背景深着呢。

  但如果对方告的只是他个人,那就糟了。

  唐爱莲听说这伙计跟这姑娘的后母有关系,心中便对这伙计产生了厌恶之感,这样的伙计,她的银楼绝对不能要!

  唐爱莲冷冷地说:“行了,你叫白伍出来,这事就让他来处理好了。是去拿回头面还给这位姑娘,还是你赔偿这位姑娘的损失,到时候再作决定吧。”

  那伙计见唐爱莲站在那位姑娘的立场上说话,心中非常不满。

  但对一个能拿出自家银楼取银信物的人,他又不敢怎么样。只能拿着手帕恨恨而去。

  有其他伙计过来接待他们一行,唐爱莲对那个姑娘说:“请坐。”俨然是主人的姿态。

  那姑娘虽然坐下,还是一副愁苦面容。

  唐爱莲忍不住安慰她:“姑娘,你先等着吧,等他们掌柜的出来,定会给你一个公道。这玉芳斋,不可能任由伙计这么欺负人!”

  谁知,那姑娘却摇头叹息:“两个月前,或者可以这样说,但现在,很难说。”

  唐爱莲觉得奇怪:“两个月前跟两个月后,有什么区别?”

  因为唐爱莲帮她取得了自己的取货凭条,那姑娘不好不回答,她看了看周围,见人都离得远,这才悄声对唐爱莲说:“这家的东家在两个月前变更了。”

  唐爱莲的头轰的一声炸了:东家变更了?她这个东家怎么不知道?

  唐爱莲下意识地反驳:“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那姑娘压低了声音:“千真万确,据说是原来的东家是个姑娘,父母双完,四个月前因为通女奸被村里沉了塘,庞大的产业落到了她的干哥哥兼未婚夫的头上,但她未婚夫是个读书人,哪有时间经营产业,结果就在两个月前把她的产业给卖了。”

  唐爱莲听着这姑娘的话,竟然是白清明把她的银楼给卖了。

  那姑娘见唐爱莲似乎不信她的话,焦急了:“我就是听我后母无意中说的,她跟这个银楼的伙计是表兄妹的关系。”

  唐爱莲自然不是不相信这姑娘的话,而是再一次被白清明的无耻给惊到了。

  她轻声道:“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很清楚,那东家小姐是什么样的人,她怎么可能因为通女奸而被沉塘?”

  那姑娘看着唐爱莲:“你认识她?她没有因为通女干被沉塘?”

  唐爱莲很肯定地点头:“当然没有,我一个月前还见过她呢,怎么可能在四个月前被沉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