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3章成了奴才

  那姑娘一脸你见鬼了的神情,唐爱莲不由苦笑,说真话还不被人相信啊。

  正在此时,之前的伙计带着白伍出来了。

  他高声问道:“偷了我们东家印信的人在哪?”

  唐爱莲一听白伍这话,顿时火冒三丈:之前诬陷她因通女干被沉塘,现在诬陷她偷了东家的印信。

  她站了起来,气势全开:“白伍,你的眼睛用来干什么吃的,本大小姐站在这里,你都没有看到吗?”

  白伍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地肩膀一跨,眼光转到了唐爱莲的身上,惊声叫道:“大小姐?”

  但这一声喊出,他就后悔了。

  白伍后悔,这白玉凤单身来这里,他完全可以不承认她的身份。

  就算她拿出玉芳斋的官府凭证,他也可以说是被盗了。甚至还能将她归案。

  但他那声大小姐一喊,却是等于给唐爱莲证明身份了。

  唐爱莲自然看出这白伍的懊恼,她不给白伍后悔的机会,马上回应:“幸好,你的眼珠子还没全瞎,还能认出我是白家的大小姐!”

  众伙计们听到唐爱莲用这种语气对他们的大掌柜说话,一个个都目瞪口呆:这是谁啊?

  唐爱莲转向刚才那位姑娘:“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有跟你介绍我自己。我姓白,叫白玉凤,是这家银楼的唯一东家!”

  “东家?”

  唐爱莲这话,不但震惊了那姑娘,还将银里楼的伙计以及一众选买首饰的人都给震撼了:玉芳斋银楼的东家,居然是这么一个小姑娘?

  白伍听到唐爱莲宣称自己是银楼的东家,而且还是唯一东家,心中慌了。而且,他马上就知道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那句“大小姐”让唐爱莲趁机叫出了自己的身份。

  玉芳斋的唯一东家,以前还有可能是,但现在不是啊。

  这银楼,早就在两个月前被白清明给卖给了一个神秘的的三爷。

  而且,白清明不是说,这白玉凤已经被他控制了,永远出不了飞凤村么?怎么跑到江南来了?

  他连忙朝着唐爱莲走过来:“白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唐爱莲嘲讽地看着白伍:“因为,我听说我的银楼被一只白眼狼给卖了。我怎么能不来看看,到底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出卖别人的产业?又是哪个胆大包天的,胆敢从别人的手中买我的玉芳斋?”

  白伍急了:“慎言慎言,大小姐,这事可急不得,不如随我到里面坐下,待我慢慢告诉你。”

  唐爱莲冷冷地看着他:“白伍,看来你真的是离开家里太久了,连主仆之尊卑都不顾了,有奴才自称我,对着主人称你的吗?”

  众人都再次震惊看着白伍:这人称伍爷的大掌柜,居然是这个小姑娘的家奴?

  白伍脸上涨得通红。

  已经多少年了没有体会到奴才的感觉了?这白大小姐居然当着众人面叫破他奴才的身份,这让他情何以堪?

  其实,他就不想想,他若是不背叛东家,唐爱莲又怎么会叫破他的奴才身份?

  她记得,父亲曾经说过,她手中的卖身契,都没有拿到官府备案,只要他们这些掌柜们没有做对不起自家的事,这卖身契就永远不会出现。他们这些掌柜们就不会成为奴才。

  但若是他们做了对不起白家的事,这卖身契就会生效,让他们变成奴才!

  白伍脸上背脊僵着,脸上还涨红着,却说不出话来。

  之前被伙计把亲娘留下的头面给了后母的姑娘这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白小姐,你真是这家银楼的东家?”

  唐爱莲优雅一笑:“如假包换。”

  她从包袱里拿出这银楼的产业证明材料副本:“我若不是大家,能拿出这些东西吗?”

  人们见唐爱莲拿出了证明材料,终于相信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才是真正的银楼东家。

  只是,看看这个姑娘,这些人又为她担心起来:这样一个父母双亡的小姑娘,能保住这么大的财产吗?

  白伍见唐爱莲当众拿出产业证明材料,一口都苦了。

  唐爱莲哪里管他心里的纠结,开口问道:“白肆呢?他才是这个玉芳斋的大掌柜,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白肆他”

  他能说,白肆不同意将银楼卖给神秘三爷,被白清明诬陷他贪占了银楼资产,被送进了府衙牢房么?

  还是那姑娘回答了唐爱莲的问题:“白小姐,您说的是银楼原来的大掌柜么?他现在还在牢里呢。据说是贪墨了银楼的银子,被东家给告了。”

  唐爱莲看着白伍:“东家告了白肆?请问,除了我白玉凤之外,还有谁能称之为玉芳斋的东家?说!”

  白伍不得不回答:“是白清明姑爷。”

  唐爱莲连连冷笑:“姑爷?我是白家唯一的女儿,我又没结婚,就连唯一的未婚夫,也已经在四个月前,得知他考上状元,要尚公主之后退了婚,还出具了切结声,我白家哪来的姑爷?”

  白伍吃了一惊:“你说什么?白清明跟你解除婚约了?”

  唐爱莲直接拿出婚约切结书:“看吧。”

  白伍几乎是抢到手中,急切地看着切结书:上面写清了白家捡到孤儿并收养,取名白清明,在白清明长到十岁时,白家欲为女选取上门女婿,白清明自荐其身,成为白家大小姐白玉凤的未婚夫婿。白家请名师悉心教养,白清明十二岁考上秀才,十四岁中举,白家父母过世后,白清明十八岁中状元。双方感觉地位悬殊已是云泥之别,结过协商,解除婚约。由于白玉凤在白家父母过世之后,将父亲留下的百亩良田以及母亲留下的所有首饰全部变卖,供给白清明求学交游以及上京赶考所需,因此,白清明应归白玉凤卖首饰及良田的三千两白银。等等。

  切结书上,有白玉凤的簪花小楷签名,也有白清明龙飞凤舞的草书签名。日期正是四个月前。

  白伍心中一动,便想要毁掉手中的切结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