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75章 想办法利用他
  第1675章想办法利用他

  银楼上的众人听着唐爱莲的控诉,一时感慨良多。

  这里有不少达官贵人家的夫人小姐,自然知道新科状元的事白清明他现在叫万明凤。

  于是,众人议论起来。

  “她说的新科状元,是不是万尚书家那位新找回的庶子吗?”

  “应该是他吧。”

  “据说,万达明很小时候就跟家人走散了,被一户乡里人收养,每天要下田干农活。”“是的,听说他生性坚毅,白天下地干活,夜晚挑灯夜读。”

  “我也听说过,他能有今天,没有依靠家族,完全靠的是他自己。”

  “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这哪里靠的是自己啊,分明靠的是岳家。不对,是曾经的岳家。”

  “什么乡下农家。原来是曾经是江南首富收养了他。”

  “什么江南首富?”

  “就是那个白先慈啊,可惜没有儿子,再多的财富也是别人的。”

  “是啊,突然就散尽家财,销声匿迹了,原来是跑到乡村隐居了。”

  “不是有了个女儿嘛。招赘了上门女婿,一样能传承下去。”

  “可惜,有有眼无珠,找到的人”

  “不是说白天干农活,晚上挑灯夜读吗?这曾经的江南首富,再怎么散财,也不用他一个赘婿下地干活吧?”

  “没听那白玉凤说,白老板请了名师精心培养着呢。”

  “受了白家深恩,居然这样对待人家的女儿,这也太”

  “嘘,小声点,这个新科状元已经成了公主的准驸马了。”

  ……

  唐爱莲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她敢肯定,以白清明新科状元和准驸马的知名度,今天的事,定会迅速传播开来。

  她心中乐开了怀,但脸上却还是悲怆无比:

  “天啊,难道,这世道变了吗?一个已经解除婚约的未婚夫婿,可以来做主卖掉未婚妻的产业?一个卖身为奴的家奴,就可以配合一个外人来卖掉主家的产业?

  难道,这世道真的变了吗?”

  忽然,一个声音传入了唐爱莲的耳鼓:“不,这世道没有变,变的是你的家奴,还有某些利欲薰心之辈。”

  唐爱莲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少年长得非常妖孽,气宇轩昂,贵气逼人的少年男子正走向玉芳斋。

  他的身后,还带了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子,亦步亦趋,明显是个护卫之类。

  “这位小姐,也许根本就不是世道变了,也不是他们变了,而是你们自己一开始就没有看清他们的本质呢?”

  唐爱莲看着这个贵气逼人的少年男子:“阁下是?”

  那少年男子拱手为礼:“在下肖龙,听到小姐问天,忍不住代为回答。小姐刚才说的一切可属实?”

  唐爱莲一看这人,便知他非富即贵,便干脆举手为誓:“我白玉凤在此发誓,刚才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谎言,愿受五雷轰顶之刑!”

  她之所以发誓,是想要确信于这个贵人,而确信于这个贵人的目的,是想要利用他!

  众人之中,先还有人有些疑色,但这时侯的人信奉誓言,见唐爱莲毫不犹豫地发誓,顿时都信了。

  唐爱莲灵机一动,再次拿出各种材料:“我这里有各种证明材料,肖公子不信可看。”

  肖龙接过唐爱莲手中的材料:有证明玉芳斋的权属证明材料,有里正作证,县衙盖印的解除婚约切结书。

  甚至,还有大嘴和秋老土按了手印的证明白清明请他们一起给白玉凤设局,陷害白玉凤跟秋老土通女干,却没有得逞等材料。

  最后一份,是飞凤村的村长的证明材料。

  他证实了白清明在白家的一切行为,白父请名师教导,精心培养的事,以及他中状元后回村找到他,以白家院子为贿赂,让他在抓了白玉凤的奸之后就马上将白玉凤沉塘等等。

  这肖龙越看眉头皱得越紧。问唐爱莲:“这解除婚约切结书,白清明可有一份?”

  唐爱莲摇头:“因为他一直没有将应赔偿给我的三千两银子还给我,因此,里正没有将白清明签字并在县衙备案后的切结书交给他,而是将两份都交给了我,说是他什么时候备齐三千两银子,就将将切结书给他。只是”

  “只是什么?”肖龙问。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说:“只是,因为他还小的时候就被我父亲带到了飞凤村,他之前并不知道我父亲是江南首富。

  他一直以为我父亲为了求子已经将家财全部散尽,只剩下了飞凤村里明面上的财产,而这些财产,又已经被他读书求学交友赶考都用尽了。”

  肖龙心中一动:“你的意思是说,他后来知道了?”

  唐爱莲点头:“因为我父亲想要考验他,因此,曾经跟我说过,如果他考中进士之后回来,面对一无所有的我,依然想要娶我,就将家里资产情况告诉他。

  如果他考中之后没打算娶我了,就不要告诉他了。

  因此,我把飞凤村中的家财全部资助他求学赶考之后,就一直在村里打猎为生。就等着他科考的结果出来,看他是悔婚还是履行婚约。

  可没想到,他中了状元回来,既不是要悔婚,也不是要履行婚,而是设了一个局,打算要毁掉我的名誉,然后让村长将我大张旗鼓地沉塘,不但要了我的性命,还要让我身败名裂!”

  听到唐爱莲说出沉塘二字,众人都是大为震惊,这个状元公,也太狠毒了吧?

  见过别富易交,贵易妻的,没见过易妻还要先杀妻的。

  就算你要杀妻,也不要让她身败名裂啊!

  不管怎么样,都曾经是未婚夫妻,未婚妻名声毁了,他头上也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难道他天生喜欢绿帽子,觉得绿帽子好看?

  唐爱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虽然在乡村长大,但自小受父母精心培养,并非是心胸狭窄之人,他如今跟我已是云泥之别,我自然不会还巴望着跟他成亲,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解除婚约,而他却怕我不同意,居然做出这种事。我”

  唐爱莲做出非常难过的样子,说不下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