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6章记名银票

  肖龙自然知道白清明为什么要换设计害这个女孩了,他若是中了状元就回去抛弃对他有恩的白家小姐,他就成了忘恩负义之人,这样的人谁敢用他?

  可若是白家小姐自己不守妇道被沉塘,他就成了受害人,不用承担忘恩负义的名声了。

  他这是既要忘恩负义,又不愿意承担忘恩负义的名声啊!

  只是,他的行事方法未免太狠毒了些,没有留一点余地。现在,事情变成现在这样,恐怕他也是始料未及吧?

  他又问道:“你刚才说他现在知道你的情况了,然后呢?”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他只是发现了我在清源镇上有一座富贵酒楼,一座富春酒楼,每年有几万纯利润。他就跟我提出,婚约不解除了。

  我说,你已经是准驸马,而我白家有祖训,白家嫡女不得为妾。因此,我拒绝了他的提议。他又提出,秘密跟我在飞凤村成亲,他在京城跟尚公主,两头大,两头都是妻。

  我白玉凤自恃没那个本事跟公主争男人。因此,我还是拒绝了他。但他也坚持要秘密娶我,甚至去找了里正,想要将已经备案的解约切结书拿到手毁掉。”

  唐爱莲有种感觉,这个少年男子跟白清明有些关系,因此,她才将一切都在这个少年男子面前摊开来。

  再说,现在的她除非遇到同样筑基期的修仙者,否则,她都不用怕谁。

  她的目的,就是要让白清明跟前世的原主一般身败名裂之后,生不如死。

  她不知道,这个很详细地向她问话的人,正是太子身边的幕僚。

  而白清明,早在刚刚得中状元的时候,太子去拉拢他,因为万尚书的一个女儿嫁给了太子为妃,万家在别人看来,本就属于太子的阵营,他也就顺势投靠了太子。

  肖龙暗恨的是,这个白清明的名声搞坏了,影响的是太子的名誉,因此,一开始,他只是想替白清明挽回名誉,这才向唐爱莲质疑事情的真假。

  但唐爱莲毫不犹豫地发重誓,却是让他很无奈。

  只是,他越问,越感觉这事情不对。

  白清明如果想要将白家产业纳入囊中,不应该是拿来献给太子吗?可是,为什么买下这玉芳斋的却不是太子爷?

  而且,太子可以笑纳属下的贡献,但绝对不会让属下巧取豪夺民众的财富来给自己作经费。

  再说,这白清明已经将白氏的玉芳斋卖了三月有余,如果是拿来献给了太子,作为太子身边最被信任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

  也就是说,这白清明夺了白氏的玉芳斋,并非是献给太子,而是替别人夺的。

  也就是说,极有可能,这个白清明明面上投靠的是太子,实际上投靠的是别的皇子。

  如今的后宫,最受宠爱的不是太子的生母郑皇后,而是三皇子的生母丽贵妃。

  朝堂上,郦贵妃的父亲郦太师也一直压着皇后的娘家郑丞相一头。

  因此,三皇子一直想要把太子拉下。

  如果这白清明明着投靠太子,暗地里却投靠了三皇子,且将江南第一首富的财产夺来献给了三皇子。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妙啊。

  而且,看上白清明的明月公主,可是太子的胞妹啊,如果明月被利用来对付太子,那太子就危险了。

  幸好,他今天遇上了白清明这个在乡下的未婚妻,不,是前未婚妻。

  肖龙看着唐爱莲的眼光,忽然就有些变了。

  她是故意的!

  她就算不认识自己,也猜出了自己的身份,想要利用自己,替她报仇。

  呵呵,居然有人敢利用他肖龙,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肖龙似笑非笑地看着唐爱莲:“你想要让我帮你做什么?”

  唐爱莲一愕,怎么突然就改变了画风?

  我想让你帮做什么?当然是帮忙把我今天说的传回京城了,这个人一看就非富即贵,而且,他虽然长得很妖孽,但身材相貌有江南人没有的彪悍,象是北方来人。说不定就是京城人。

  正好把这一番话传回京师,那样,说不定就能让白清明尚公主的打算鸡飞蛋打,那她就只用对付白清明,不用牵涉及公主了。

  她是真的不想跟皇家对上。

  但这些话,她统统不能说,因此,她只好说:“呃,我就是希望您能帮忙,在我去官府告状的时候,帮忙说句公道话,方便我拿回我的玉芳斋。”

  话说出来,唐爱莲才感觉人家跟自己素昧平生,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谁知道,肖龙却说了一声:“好”

  唐爱莲还在说话:“我也知道我的要求有点过份了,所以你拒绝我也不怪你。只是你说什么?”

  肖龙觉得有些好笑:“我说好。”他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很有趣。

  唐爱莲睁大眼睛:“你真的能帮我?”

  “我能!”肖龙说。

  “呀,太好啦。”唐爱莲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有人帮忙,自然比自己万头苍蝇一般乱撞好。

  她把那些材料一股脑儿交给他:“那就麻烦你了。”

  肖龙觉得奇怪:“你就那么放心把这些材料交给我?你就不怕,我其实跟万明凤白清明是朋友?”

  唐爱莲噗的一笑:“这些材料不过是抄录的而已,原件我怎么容易拿出来,要是被人不小心毁掉了怎么办?这些材料就麻烦您帮我交上去。小女子这厢拜谢了。”

  难道以为她看不出来,对方是想利用自己的这事搞事?

  不过,她才不管呢,事情搞得越大越好,反正她就是要让白清明身败名裂。

  至于这些材料,她抄录了几份呢。至于原件,还丢在空间里呢。

  “好,如果你去衙门告状的话,我会帮你把这些材料递上去。”

  如果只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姑娘去告状,就算能拿出证据材料,那官家收了然后说没见到,她也没有办法。

  但如果由有身份的人递上去就不同了。

  唐爱莲连忙感谢:“谢谢肖壮士。我会想办法去府衙敲鼓告状白伍奴卖主业。不过,能不能请您给府衙的人递个话,在拿回产业之前,让他们先让白肆在牢里过一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