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7章道歉

  唐爱莲之所以暂时没有先去告状,是因为她还有很多事要做。

  她并没有打算直接告白清明,因为,白清明人不在这里,衙门的大人极有可能不接她的诉状。

  不对,不是极有可能,而是肯定。毕竟,白清明现在可是新科状元,还是明月公主的准驸马!

  但若是她告的是白伍那就不同了。被告原告都在,而且告的内容还是“奴卖主产”,衙门不想接都不行。

  至于说,契约上签字卖掉玉芳斋的是白清明,但唐爱莲可以不管,因为,唐爱莲手中的契约可以证明,当年白家是将产业交给了白肆白伍管理。

  而玉芳斋被卖的时候,白肆已经被抓,作主的人是白伍,你白伍作为白家的家奴,管着白家的产业,却将白家产业给白家主人之外的人去卖,责任自然该由你白伍来承担。

  因此,她完全可以告白伍奴卖主业。

  肖龙有些郁闷,这个姑娘还真敢用他。

  他的确是想要帮她拿回产业,不过,他的目的,只是想要弄清楚,这白清明将他前未婚妻的产业给了谁,更想弄清楚,白清明真正的主子是谁!

  至于白肆在牢里的日子,他递个话倒是不难。

  他答应之后,拿着材料直接告辞了。却不知道,他的身上已经被唐爱莲留了个念头。

  白伍见唐爱莲将所有材料都给了那个肖龙,有点目瞪口呆,这个大小姐是不是缺心眼啊?这人才认识,就这么相信他?

  唐爱莲把事情交给了肖龙,银楼里的人见没热闹可看了,也就散开。

  唐爱莲却指着那个之前嚣张的伙计,对那个生母头面被伙计送给她后母的姑娘说:“你下向这位姑娘道歉,然后把她的头面拿回来还给这位姑娘,否则,头面的钱就你自己赔吧。”

  那伙计到了这时自然知道唐爱莲是这银楼的真正的东家,她有那个人帮忙,拿回银楼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他苦着脸,从柜台里拿出了一套头面:“对不起了姑娘,是我错了,这套头面还给给你。”

  那姑娘惊喜地:“你不是说给了我继母吗?”

  伙计没好气地:“你继母是想拿,但我没拿到单子,怎么敢给她?跟你开个玩笑,你居然弄出这么多事来。哼,把凭单拿来!”

  表妹是想要丈夫前妻留下的这套头面,他也是答应试试。因此才说着头面已经被良姑娘的继母拿走,想要押下她的凭条。

  如果不是有唐爱莲在,她绝对拿不回自己母亲留下的头面。

  那姑娘惊喜地接过母亲留下的头面:“没有给她就好。”带着那套头面回去了。临走前,还跟唐爱莲打招呼,邀请她去她家玩:“我家在林知府的隔壁,我爹姓良,是个总兵,我叫良美玉。”

  唐爱莲没想到,居然无意中认识了一个总兵小姐。

  不过这位官家小姐应该过得并不如意。生母留下一套头面,不过拿出修理,也会被人觊觎。

  她回应:“好,下次一定去。”

  不过,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待良小姐走后,唐爱莲转过身,看向极力想要降低存在感的白伍:“玉芳斋这些年存下的银票呢?”

  前面说到过,白父有规定,白家产业每年结余必须存进指定的钱庄,而且各大掌柜只有存进的资格,没有取出的资格。

  这些存单,只有白家家主本人或者其他人带着家主印信才能取出。否则,任何人不得取用。

  每年最少20%的利润,存了这么多年,肯定是一笔大钱。

  因为玉芳斋的这些银票都是记名的,别人拿了也无法取出,因此,这些银票倒是没有给“新东家”拿走。

  唐爱莲念力一扫,便知道那些银票在后院一栋两层的小楼里。

  她问白伍,只想看看白伍是不是能拿到银票。这样就可以断定一下,白伍的背叛程度有多大。

  白伍听到唐爱莲问银票,脸上就苦了:他也想拿到那些银票啊,如果能找到,交上去就是大功一件。

  只是,他也不知道放在哪里。

  别的东西他都知道,但这玉芳斋的各种文件以及银票,却只在白肆的手中,也不知道他放在哪里,想让他拿出来都不行。

  就连白清明以为贪墨了东家银子之名将白肆送进了大牢,都没法从白肆的口中问出来。

  唐爱莲见白伍的情形,便知道他是不知的了,而且,他神情有些懊恼。

  她心中忽然一动,那些历年存下的银票还在,恐怕并非是因为新东家拿了没用,而是他们根本就找不到这些银票!

  也就是说,他们有办法不靠白家的香印信也能用白家记名银票取到银子?

  果然,白伍说:“小的不知道,那都是白肆管着的。白清明早就想要那些银票了,但白肆不给,白清明这才以他贪墨银子的罪,将他送去府衙关了出来,也不知道他说了没有。”

  见唐爱莲看着他,又补充道:“他还被关在里面,应该是没有说,但他肯定不好过!”

  唐爱莲想到衙门里的白肆会为了撬开他嘴里的话,从而会下的暗手,心中一急,便先将白伍关进了一个房间,并在房间里布下阵法,保证他无法出来,外人也无法进去,这才离开了。

  她很想先去将银票什么的拿出来,但她知道,她现在必须先去救一救白肆。

  因此,她先将放了银票的地方银楼的库房重地随手布置了一个幻阵,往身上拍了一张自画的隐身符。

  可惜她没有得到什么好的制符材料,只能用普通的符纸,用自己的血画了几张符。

  念力散开,很快找到了府衙,然后再散开,便找到了大牢。

  牢里的人不少,唐爱莲不认识白肆,只能翻出原主的记忆,对照着白肆的面容,好容易才找到了被单独关在最里面一间牢房里的白肆。

  念头加到白肆身上,唐爱莲就愤怒了:白肆,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如果她没有来,不知道她能不能撑过三天。

  她直接隐身而去,落到了关押白肆的那间大牢的屋顶上,查看一番之后,便将那高高的窗户铁栏搬弯,爬进去后,又将铁栏恢复原状。这才跳进了牢房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