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1章富可敌国

  因为清源镇的银票在其他地方不通用,唐爱莲之前吩咐白拾给她准备的都是银子。

  到了江南之后,也没想去换点银票。

  因此,她给白肆的纳物符里都是金子银子,一张银票也无。

  因为怕给太多银子会被牢子发现,牢里的白肆不会给太多银子给她。

  如果她给白肆的是银票,就会多给她一些,不至于让她有银子也带不出来,只能悄悄给她几个银锞子出来了。

  再次上了马车,这次直接到了白肆家,一个三进的院子。

  只是,这么大的院子竟然只有母子两个住,这也太空了吧?还不如住个小院子呢。

  不过转念一想,以前定然还有不少下人,只是白肆倒楣,肆嫂也养不起那些人,那些人应该都走了吧。

  不对,还有别人!

  唐爱莲很快就确定,有两个人隐藏在院子里的前后门,显然,是来监视这肆嫂母子两个的。而且,这肆嫂一个女人带着个儿子在家,被这两个男人监视着,也不安全。

  眼看着肆嫂拉着孩子走进了后院的厨房里,唐爱莲如风般现,将前院的点晕了,又飞奔到后院,将后院的家伙也点晕了,各拍上一张隐身符,然后一手一个拎着,御剑而去。带着到了城外,丢进了离城三十多公里的一座山里。

  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刚要走时,却听到一阵哼哼的声音朝着这边过来。

  唐爱莲念力一扫,便发现是一窝野猪,居然有一大五小六头之多。小的有两三百斤,大的有五六百斤。

  想到自己的戒指已经没有肉食了。唐爱莲凝聚出六只冰箭射出,却只打倒了五个。剩下一只最大的,看起来至少有一千多斤的大猪,受了一只冰箭居然还没死,嗷嗷叫着朝唐爱莲冲撞而来。

  唐爱莲再次凝聚已经来不及,手一翻,指间出现一只银锞子,银锞子打出,直接打进了野猪的两眉之间。那野猪又冲了十几米,这才倒下。

  唐爱莲将六只野猪全部收进了戒指里着,刚要走,又发现几只兔子飞奔而过。

  她一手手痒,又将两兔子也打下了。

  那两只兔子很肥,有斤一只。看着兔子,唐爱莲灵机一动,将两锭五十两的银锭子塞进兔子的肚子里。

  再次御剑回到了白肆的院子门前,拿出一只兔子丢到院子门前,大声喊道:“白家嫂子,你家男人让我给你带猎物来了。”

  肆嫂听到声音,连忙跑出来,却不见人,只看见一只肥兔子。她朝着外面喊了一声“谢谢了。”便将兔子拿进了厨房里。

  她一边走,还一边跟儿子说话:“田田啊,咱们今天可真是运气好,得恩人小姐帮助,今天咱们见到了你爹,你爹还给了我们一个银锞子。这才回来,又有人你爹的朋友送来猎物。你爹说,这都是托小姐的福,咱们得记得小姐的好。”

  唐爱莲心中一动,这白肆居然还猜到了帮助肆嫂进牢的人是自己。而且,这肆嫂也是个感恩的人啊,不枉她出手帮她。

  那肆嫂将兔子拿回厨房,正要处理,却突然发现兔子的肚子有异,从肚子被划开的洞里摸去,摸出一锭银子来,再摸,又摸出第二锭银子。

  她跪了下去:“这又是哪位恩人送我这么大笔的银子?”

  忽又想到自家以前的日子,哪里会将一百两银子看在眼里?如今一百两银子,却是让她激动莫名。

  唐爱莲在白肆家周围布下了阵法,只有她附了念头的人才能进出。这才离开了白肆家,向着玉芳斋而去。

  还没进入玉芳斋,就发现了里面多了一些人。很显然,是上午的事情传开,又找不到白伍,让白伍后面的人着急了。

  幸好,我之前离开时,已经将库房帐房重地以及放银票的地方都随手布置了阵法,让人找不到。

  唐爱莲没有去理那些人,而是直接隐身进入玉芳斋,往玉芳斋的后院一栋两层小楼而去。

  那栋两层小楼,原本是大掌柜白肆在玉芳斋的办公和临时住房。白肆被抓坐牢后,就被白伍占了。

  不过,白伍住进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找出被白肆藏起来的银票。

  在牢里的时候,白肆已经告诉过唐爱莲玉芳斋文件材料和银票所藏的地方就在楼桌子压着的楼板中间。

  唐爱莲的念力虽然能找到,但靠摸索才能开启机关。不如白肆直接教她的好。

  唐爱莲轻轻移开沉重的红木桌子,很快就在一块木板上打开一块木板,拿出其中藏的一个篇平盒子。

  里面全部是四海钱庄的记名银票。

  这些银票,别人拿了没有用,只有玉芳斋的主人拿了,并带着香印信去才能取到银两。

  让唐爱莲震惊的是数量,这些银票虽然只有四张,但数量加起来居然有五百万两之多。也就是说,这玉芳斋,每年收入都有两百多万两银子。只是,这各方的贡献就有一百多万两,因此,每年的结余只有一两百万两。

  这还只是玉芳斋一条线啊,还有其他铺子呢?

  什么叫富可敌国?唐爱莲算是领教了。

  除了银票,还有一些文件,那是最近几年新开张的玉芳斋分店的契书。

  唐爱莲将银票和文件都收了起来。

  以前白父怕别人用了自家的银子,因此才做了这种银票。

  但现在的唐爱莲拿着银票银子是不怕被别人拿走的,因此,她打算拿着这种记名银票,带着香印信,去四海钱庄换成全国通用的普通银票。

  只有普通银票,才能在市面上流通。

  反正,就算自己离开了,原主承接这具身体,有着筑基修为还有储物戒指的原主也不用担心她保不住自己的财产。

  之后,她又潜入了帐房,查看了帐目。

  大掌柜并未做两份帐目,帐目上收支明晰,并未杂乱不明之处。

  玉芳斋的分店开了几十家,甚至有一家还开到了京城,只是刚刚开始,还没有营利。各地玉芳斋加起来,每年帐上走的银子上千万之多,每年的利润,果然是有两百多万两!

  终于,她在帐房里找到了一份契约,这玉芳斋是两个月之前卖的,卖主是白清明,以一百万两银子的价格将玉芳斋及其全国各分店一起卖给了龙在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