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84章 你们要找的是我
  第1684章你们要找的是我

  掌柜的心中很是奇怪:“你为什么要给我透露这么多?”

  为什么要给你透露这么多?互相利用而已!

  唐爱莲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你不是要向你主子汇报吗?你要汇报,我也想通过你向上面的某些人递消息。所以就都告诉你了。不过,这些证据却是不能给你的。你若是想要,就抄录一份吧。”

  如果是原主,自然不敢这样做,说不定她刚走出四海钱庄,就被人灭口了。

  但唐爱莲一个筑基修士,哪里会怕凡人灭她的口?

  至于这世上有没有仙师,她不知道,但就算有仙师,也不会来管这种凡尘间的事。

  因为,凡人会争夺俗世财产,而仙师却不会。

  当然,她不会暴露自己的底牌,她的底牌正是她的法力。

  只是,她不知道,她的预料却未必正确,因此,最后还是惹了仙师找上门来,这是后话。

  掌柜的没想到唐爱莲早看穿他的意图,有些尴尬,但一听唐爱莲也想通过他上传声音,这不就是互相利用嘛,他马上又觉得安然了。

  “那您还什么要说的吗?”他不自觉地用上了敬语。不是客套,而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唐爱莲又拿出解除婚约切结书:“这个也给你看看吧。”

  掌柜的对白小姐跟白清明的赘婿一事还存疑,见唐爱莲拿出了切结书,这才相信,白清明是真的跟白玉凤有过婚约,而现在解除了。

  唐爱莲带着总共一千八百万的银票出去了。

  掌柜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恭敬地对掌柜说:“大掌柜,要不要跟踪?”

  大掌柜摇头:“不用,这个人很强,被发现的话会对我们不利。”

  年轻人有点不以为然,再强,还能强过自家大掌柜?

  不错,这个大掌柜是个高手,而且,是个先天高手。

  大掌柜叹口气:“我在她前面,感觉到了被压制。”

  年轻人大吃一惊:“您她压制?

  “不错,她的功力应该在我之上!”大掌柜很肯定地说。

  年轻人看看大掌柜,又看向门外,眼中还是有些不相信,那个小姑娘的功力会超过大掌柜:“她那么年轻!”

  是啊,那么年轻,怎么可能超得过先天?

  大掌柜的目光有些迷离:“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

  他曾经见过一个仙师,一挥手,就将一大帮人给灭了。那仙师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看不透的气质。

  而今天来的这个女孩,就给他那种气质的感觉。

  唐爱莲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四海钱庄的大掌柜看破,她从四海钱庄出来后,直接走往江南最大的拍卖场。

  只是,刚走过了几条街,她就感觉到后面跟了人。唐爱莲闪身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子。身形便消失不见。

  跟踪的两个黑衣人一见不见了唐爱莲,大吃一惊,两人在小巷子里碰头:“不见了?”

  “我也找不到。”

  “你们要找的是我吗?”一个声音突然在他们后面发出。

  两人猛然回头,只是,唐爱莲却突然出现在两人背后,抓住两人的头一碰,两人的眼睛转晕了几圈,就晕了过去。

  唐爱莲点了两人的穴,将两人丢到一个茅房里,算着足够他们在这里睡上半天,然后就离开了。

  她已经将白清明的名声败坏得够了,就让事情在人们的口中发酵吧。

  如果她猜得不错,那玉芳斋和白氏粮坊、红玉坊的买方,跟官府有很大关系。

  与其去跟官府打交道,不如,直接跟市场打交道。

  至于给了肖龙的那份材料,相信很快就会出现在上头想要了解事情真相的人手中。

  你白清明不是拿走了我的银票吗?我挂失,让你手中的银票变成一堆废纸。

  你白清明不是将我的产业卖了吗?我根本就不承认被卖了,而是重新将它卖掉。

  因为手头有着契书,她才是正宗的那一方。

  洪策拍卖场的管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拍卖红玉坊?”

  唐爱莲纠正他:“我卖的不是红玉坊,而是红玉坊的和地契,你们敢拍吗?”

  洪策拍卖场,号称无物不敢拍:“怎么不敢。问题是,你真是红玉坊房产的主人?”

  唐爱莲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对红玉坊的房地契负责!”

  那管事眼珠转了转:“我好象听说,这个红玉坊已经卖掉了?”

  唐爱莲象祥林嫂一般,又将她跟白清明的事说了一遍,说完,一挥手,桌子上就出现了红玉坊的房地契,以及官府登记的产业文书。

  “没有我白家的主人在,他白清明一个被休掉的未入门赘婿,哪有资格卖掉我的红玉坊?”

  最后,拍卖场管事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答应了拍卖红玉坊的房地契。

  是的,唐爱莲拍卖的不是青楼和赌坊,而是那庞大的青楼赌坊的建筑楼群以及后花园的地皮。

  只是,她刚刚走出拍卖场,就被人从后面叫住了:“姑娘,对不起,你的房子我们不能拍卖。”

  唐爱莲郁闷了:“为什么不能?你们不是已经接受了吗?”

  “对不起!”

  一只信鸽飞进京城某座农庄的房子里。

  一个侍卫取下鸽子腿上系着的圆筒,将纸条拿出,进入书房,恭敬地递给一个青年男子:“太子,龙萧来信。”

  青年男子看了消息之后,嘴角拉出一丝微讽:“龙一,你说说,要是让父皇知道,这个深受父皇看着,不靠家族也能自己励志中了状元的万明凤,居然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晗怎么对待他?”

  他的声音虽然很轻,却有化不开的冰。

  侍卫龙一不敢回答:“这个太子,属下不敢擅言。”

  太子啊,那是你的准妹婿。而且,他明面上还是太子您的人。

  正在此时,又一只信鸽飞来,侍卫将鸽子脚上的圆筒打开,将消息呈上。

  太子看过之后,又是一声冷笑:“呵呵,真没想到,那个万明凤不仅仅是白家未入门的赘婿,而且,之前还是白家的奴才!”

  龙一大吃一惊:“不会吧?”

  如果万明凤是奴才,那公主不等于要跟一个奴才成亲?

  龙在天轻哼了一声:“白家小姐去四海钱庄将她白家的银票挂失了。她拿出了白清明的卖身契给四海钱庄的掌柜看过。所以,千真万确,那个万明凤曾经为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