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94章 忘恩负义至你已极
  第1691章你的确该死

  唐爱莲笑了笑:“房地契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但他们拿走了我白家的记名银票,上面盖有我白家的香印信,那特殊的香味,哪怕隔了几条街,小女子也能闻出来。”

  太子惊喜:“真的?”

  唐爱莲点头:“当然,我在来找太子之前,已经去过几个皇子府,的门外闻过了,发现那些银票上信香全都在三皇子府!”

  太子的脸上,却变得非常严肃:“你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吗?”

  唐爱莲点头:“我知道,我是真的闻到了三皇子府里传出我白家的印信香味。”

  太子没有马上行动,而是沉思起来。过了一阵,这才问唐爱莲:“你有什么打算?”

  唐爱莲想了一想,灵机一动,去顺天府告状,不如直接向太子告状。

  于是,她又行了一礼:“小女子要状告白清明奴卖主业,因白清明暂为太子宾客,请太子为小女子做主。”

  她已经知道了,白清明中了状元后,本应进翰林府,但因为他的嫡姐嫁给太子为妃,因此,被太子要了过来,暂时充作太子宾客,领六品衔。

  唐爱莲向太子告他的宾客,并不违反常理。

  太子也是人精,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猛喝一声:“大胆,竟敢诬蔑太子宾客,来人,先将此人拿下,认真查清这人所诬之事,替孤宾客正名!”

  是啊,他不好主动拿白清明怎么样,但人家告上门了,他就有理由了,他这是为了百姓做事。

  而且,如果是平常的诉状,他不好插手,但告到太子门下,他自然要为民作主了。

  同时,他还可以说,是有人来诬蔑他宾客,他主要是为白清明正名。

  外面一窝蜂的人涌了进来,就要将唐爱莲拿下。

  唐爱莲见太子要发王八之气,连忙大呼冤枉:“冤枉啊太子殿下,民女所诉之事,绝无半点虚假,民女有书为证。”

  说着,将自己是证据材料呈上。

  太子先是看了那最上面的三份买卖玉芳斋、白氏粮坊、红玉坊的契约,上面都有白清明的签名。再看白家的三份房地产契,都有官府的登记印章。

  然后是三个银两出入登记帐本,上面也有白清明的签领字证,看到上面被领走的银票数目,太子差点就倒抽一口冷气。

  这么大笔的银两,这个白清明居然拿去给了三皇子,若不是这个白小姐来,他还不知道这银子的具体数量。

  有这么大一般银子,那三皇子能收买多少人?

  他对白清明,产生了极大的恨意,这个人,不能留!

  唐爱莲虽然低着头,但她的念力依然注意着太子,见到太子脸上怒意和杀气,她心中暗喜:事成了一半。

  然后,太子突然抬头:“你利用孤?”

  唐爱莲微笑:“小女子这是为太子解忧。”想了想,又说:“拿回红玉坊,愿意献给太子殿下。”

  太子心中一喜,红玉坊,青楼跟赌坊的结合,年毛收入五百万两银子!

  最重要的是,红玉坊是收集情报的好地方!

  他看着唐爱莲:“你真大方!”

  唐爱莲拉了拉嘴角:“民女”

  太子最后才看到那些陷害白小姐的大嘴嫂、秋老土、村长三人的口供材料,明明没有刚才那么气,却表现得义愤填膺:“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我太子府,岂能有这样的败宾客?”

  说着,顺手就将材料递给了左右看。

  众人看了,就好象白清明要算计的是他们的亲姐妹,一个个都义愤填膺:

  “咱们太子府怎能出这样的宾客?”

  “居然陷害自己的未婚妻?”

  “贵易交,富易妻啊!”

  “就算易妻,也不能杀妻吧?”

  “就是,不仅仅是要杀妻,还要毁掉未婚妻的名誉!”

  “太没人性了。”

  “太恶心了。”

  “一定要把他抓回来,以正太子府的风气。”

  “对,要把他送交刑部。”

  ……

  唐爱莲心中一怔,向太子告状了,还要送刑部?

  不过,不管送哪里,反正,只要把白清明搞臭然后再搞死,为原主报仇,让原主的戾气怨气消散,能让她高高兴兴地吸收符阵石里的灵魂碎片和灵魂能量就行了。

  接下来,太子正式派人,去找万明凤。

  唐爱莲说:“白清明在公主府。”

  太子很是奇怪,他上午还去过公主府,明月还说万明凤不在她府上。怎么唐爱莲会说万明凤在公主府?

  他心中一沉:难道,明月骗了他?

  一个细若蚊子的声音在他耳里响起:“你放心,公主没事。”

  太子心中震惊地看向唐爱莲。

  唐爱莲嘴唇微动,他的耳里又响起蚊子般细小的声音:“你去公主府的时候,他藏在公主卧室,你走后,他跟公主下药,欲生米煮成熟饭,我以小石子打穴打昏了他。所以,你放心吧,公主没事。”

  这话,完全是以平等的语气跟他说话。

  如果平时一个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人敢用平等的语气跟他说话,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至少要教训一顿。

  但此时,感受到唐爱莲的传音,他哪里敢有半点意见?会传音入密,这是一个先天高手啊!

  对了,这个人怎么进来的,她都忘记了问。不过,领教到传音入密之后,他不用问了。

  他强作平静地下令:“去公主府将万明凤带来。”

  因为有了公文碟,两个侍卫将公主府的门顺利敲开了,还将正昏迷着的万明凤也给带了回来。

  万明凤醒来,就发现回到了太子府。

  他连忙滚了起来,看着制造周围站着的同袍:我这是,我这是怎么啦?

  他不是在公主府里,正准备将公主给生米煮成熟饭吗?怎么就出现在太子府?难道,他做的事露馅了?

  他看向一位同袍:“小张啊,这是怎么啦?”

  小张看向上面。

  万明凤这才发现,堂前上坐着太子殿下呢。

  他连忙跪下:“微臣懵懂,不知太子殿厦在上,微臣该死。”

  太子看着他,并不象平时一样叫他起来,而是淡淡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你的确该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