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696章 都想要人做侧妃
  第1696章都想要人做侧妃

  三皇子拿过那些记名银票,自然知道那银票上面的印信之处有异香。没想到竟然是万状元献给他的银票坏事,不由愤怒异常。

  他连忙向着书房冲去,想要在那些人到他府上之前,将那些银票以及新办的地契烧毁——这事闹到了现在,这庞大的白家产业已经不可能保住了。

  只是,他到了书房,去找地契银票时,却那装地契和银票的盒子已经变空了。

  他心中大怒:“是谁拿走了地契和银票?”

  不过,地契和银票不惧了,他也放松不了不少。反正东西已经不在了,太子想要搜查也搜不出来。

  另一边,太子和刑部尚书接到通报,唐爱莲已经带着人去了三皇子府。太子看向刑部:“难道,那些东西在三皇子府上?”

  这万明凤明面上是太子的人,却将从白家拿来的银票献给了三皇子,这说明了什么?

  刑部尚书心中叫苦,他今天不但把一个吏部尚书的状元长子关进了大牢,而且,还挖出了皇家下兄弟睨墙的丑事?

  但他是刑部尚书,这事哪里敢后退?只是,没有皇上圣喻,谁敢搜皇子府上?

  他只能说:“待臣向圣上——”

  太子却已经握住他的手,说:“不过是白家寻找自己失窃的银两而已,丁尚书大人何必惊动父皇?也不必那些侍卫和捕快进去,待孤和大人一起带着白姑娘三弟府上,看看便是。”

  尚书暗暗叫苦,没有和皇上圣喻,就要去三皇子府上,这算什么?

  而且,不带侍卫和捕快,就只带着一个白小姐进去,若是在三皇子府上有个什么,到时候他承担得起吗?

  丁尚书暗暗叫苦,但太子自己都不怕,拉着他的手就上了马车,他还能说什么?

  最后,只能是跟着太子去了三皇子府。

  此时,三皇子府侍卫正将唐爱莲等人挡在门外。唐爱莲和侍卫捕快们也不急,只管在外面等着。

  终于,看到太子和丁尚书到来,唐爱莲等人到松了口气。

  太子对门子说:“你告诉三皇弟,就说他皇兄来串个门。”

  三皇子到底不能将太子拒之门外,只能迎了出来:“太子殿下、丁尚书,不知什么风把二位吹来了?”

  太子说:“久不见皇弟,甚是想念,正好有事,去找了丁尚书,因事情牵涉三皇弟,就跟丁尚书一同来了。”

  又指着唐爱莲说:“今天去找丁尚书,就是因为这位白姑娘告了太子府宾客万状元无故卖白家家业,万状元没有否认,只是被万状元拿回的白家银票,交不出来。白姑娘自告奋勇,道是其家银票上有特殊印信香,她能闻到银票所在。

  孤便令白姑娘带着太子府侍卫和刑部捕快到街上闻香。只是这闻来闻去,却闻到三弟府上。孤跟丁尚书倒是为难了,三弟是天皇贵胄,又是本宫亲弟,三皇子府,岂能随意搜查?

  孤本应去父皇处求得一手书再来,但孤想啊,既然你我是兄弟,便由本宫和丁尚书带着白姑娘进来,待白姑娘闻出银票之处,再作论处,如何?”

  三皇子没想到太子这么直接就将事情说了出来,让他想要搪塞都不行。他恶狠狠地瞪了唐爱莲一眼,却没有想到,他那点威压,对唐爱莲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他瞪着唐爱莲:“白小姐是吧?你确定,你白家银票的香味真的在本皇子府中散出?”

  唐爱莲很肯定地回答:“回三皇子,很确定,民女家的银票信香,就在这座府里。”

  她耸了耸鼻子,然后指着一个方向:“就在那座房子里!”

  三皇子心中大惊,那里的确是他之前放银票和地契的地方!

  他眼神抽了一下:“你确定?若是没有呢?”

  唐爱莲轻扯了一下嘴角:“民女只是一平民,凭着鼻子闻到自家银票在哪里就说在哪里,至于民女说错了,到时任由三皇子处置便是。”

  太子没有想到,唐爱莲居然随口就说了任由三皇子处置之事。这可是他看上的女人,怎么能任由三皇子处置?

  他的焦急,被三皇子看在眼中,心中顿生一计:“行,如果你说错了,本皇子也不拿你怎么样,就纳你为本皇子的侧妃就行。”

  唐爱莲心中暗骂,这太子想要她做侧妃,现在这三皇子也想要她做侧妃,都想要她做侧妃,难道她天生一副相貌,就是做妾的命吗?

  “不行!”太子马上反对。

  他上前就要去拉唐爱莲的手:“咱不找了,先回去。”

  唐爱莲却闪开了:“太子殿下放心,民女闻识本家银票的能力从未发生过错误,肯定能将白家银票找回。”然后对三皇子说:“三皇子殿下,本姑娘答应你的要求。”

  太子眼神之中的惊愕,想要掩盖都掩盖不住。之前他可是说过要纳她为侧妃,她可是以白家祖训白家嫡女不得为妾拒绝了。

  可现在,她居然说,她答应三皇子的条件?难道,她喜欢上三皇子了?一时竟然有些伤心。

  他平时不动声色,此时却将心中百种情绪都表露于脸上。

  丁大人见太子的情形,竟是对这个女子动了真心,心中也不是不奇怪。不个,太子是当局者迷,他却是旁观者清。

  那白姑娘哪里是看上三皇子,不过是过于自信,坚信自己不会失败罢了。

  他碰了碰太子的手臂:“白姑娘很自信啊。”

  太子清醒过来,对了,白姑娘并非是看上三皇子,而是对自己自信。

  自己跟三皇子比,无论身份地位,相貌都胜三皇子一筹,又认识自己在先,怎么可能不爱自己却爱上三皇子?

  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给人做妾?更有白家嫡女不为妾这祖训在身,侧妃虽然有个妃字,却依然是妾。他不做自己的亲,自然也不可能做三皇子的妾!

  这样一想,心中顿时放松了下来,说:“白姑娘,太过自信可不好。咱们还是先回去,找父皇要个手喻再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