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啊,五块钱自有五块钱的驱邪法。我这边五块钱可以来一套符纸驱邪。”道士袖子一翻,把钱收了起来。

  “那快点,把这屋里的邪祟全部赶走!”

  道士左右晃荡,沈三媳妇跟在后面在屋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你快点,趁着家里没人把那丫头藏的秘密妖邪什么的找出来。”

  “女施主莫急,这妖邪藏的很深,还需时间。”道士拔出桃木家,朝沈三媳妇客气地开口。

  “贫道施法的时候不习惯有人在旁边。”

  “什么破习惯,我出去把风。”沈三媳妇关上门,蹲在院门口观望。

  沈秀,这下看你这个小妖孽还不显出原形!

  沈三媳妇接连受挫,细细想了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这一思考可不得了,还真让她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自打沈秀没被饿死醒来之后,以往的受气包是过得越来越好,而她被丈夫嫌弃,儿子被送到少管所,虽然沈秀看着性情没什么变化,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她前两天掰玉米的时候听到隔壁生产队小媳妇说来了个道法高深的道士,心里就有了计较。

  听到那些妇人之间的道士鬼神之说,沈三媳妇心里的疑团彻底解开。她问了说八卦的小媳妇道士住哪,那时候心里有了个大概计划。

  沈三媳妇这几天一直等,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等到了家里没人的时候。

  她今天特意从生产队早点放工,跑了老远才找到道士,拉着他就往自己家里奔。

  沈老太太敬畏鬼神之说,却也打心里怕这些,一般对于这些都避之不及。

  沈三媳妇瞒着家里找来了道士,要是真能驱邪倒是好的。

  万一没邪可驱,加上她前一期的行为,别说老太太会不会放过她她,沈三叔都会厌弃她,所以这会把风她是真的很尽心。

  道士留着长胡须,鹤发童颜,穿着八股袍,手里举着桃木剑,乍看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

  他捏着剑决,手里端着一个罗盘在屋里来回打转,不一会到处都被贴了黄符纸。

  沈秀坐在空间里,怀里抱着白妙,慢悠悠地给她捋着毛发。

  “喵,就这么点灵气还敢自称道士?”白妙猫爪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显然已经没了兴致。

  “二堂哥进去之后,三婶精神就有点不正常。先前她总是撒泼装混我还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看来她是真有病了。”

  沈秀一挥手,空间里转播外面的画面就消失了。“妙妙,你最近是不是很无聊?你觉得他当你的玩具怎么样?”

  白妙睁着一双蓝色猫眼,点了点头。

  “只要不玩死,你想怎么样随便你。”白妙猫眼里的兴奋让沈秀很满意,留下一句话她继续去补觉了。

  道士贴完手里的符纸,擦了擦脑门的汗。“先休息一会,等一会再出去。这些无知妇人的钱最好骗,哪里那么多妖邪。”

  他屁股才坐下来,一屋子的符纸开始晃动,接着就围着他飞了起来。

  “妈呀,这啥情况?”道士虽惊不慌,他揉了揉眼睛,看到它们还没掉落,双手掐诀,对着符纸运转灵气。

  符纸继续飘动,丝毫不受影响。

  灵气没有作用后,道士这会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张脸都吓得面无血色。

  道士姓黄,小名叫狗蛋,幼年死了双亲,五岁开始流浪吃百家饭长大。也是运道,在他十二岁那年他给一个老乞丐分了一半馒头,得到了老乞丐回赠他的一本书。

  那本书封面非常好看,让他一直没舍得扔。他不识字,对着书里的图画打坐摆姿势,倒让他开启了修炼道路,这么多年积累了些许灵气。

  他路子不正,全靠自己领悟,灵气不多,但也够他装神弄鬼吃饱肚子了。

  这么多年来他根本没见过鬼,最多也就碰到过煞气,用自己灵气晕染的符纸也就镇压了。这样一来二去,他驱邪大师的名气打响了。

  沈三媳妇来找他说自己家里有邪物让他去帮忙,他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拿着家伙事就跟来了。

  等他进了屋子,别说鬼,就是煞气他都没见到,反而是觉得这里灵气浓厚,实在是个宝地。

  但为了生计,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

  他忙活半天才把符纸贴完,谁知道一转眼都飞了起来。

  “喵,你这半吊子修士胆子还真小。一道白影闪过,白妙已经趴在桌子上舔着爪子。

  道士看到白妙口吐人言,人哆嗦了起来。

  “打,打扰猫大仙清修,是小,小子的错。”他边说屁股边在地上挪移,不停往后退。

  他退的急,一下子撞到了凳子上,疼得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手忙脚乱间,那长长的胡须掉了一半。

  “喵喵喵”白妙看着那假胡子,欢快地叫了几声。

  “猫仙,小子今年18岁,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貌美妻子,要是有得罪之处,您见谅。”

  “哼,我三婶还真是眼瞎,找了个假道士。”沈秀一直在萌宠空间看戏,借着白妙的嘴巴说话。

  一个道士还不值得她露脸。

  “那无知妇人是您三婶?”道士一脸惊讶,满肚子疑惑。

  这人怎么会有猫侄女?

  不过妖怪都存在,那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了。

  道士把自己说服后,爬坐了起来。“我不是骂您三婶无知,我,我小子马上走,钱一分不少地退给三,三婶。”

  “谁让你走了?”道士还没来得及开门,沈秀再次借着白妙的身体发声。

  “妖怪大仙,不要吃我啊!我错了,我就是混口饭吃,一没杀人二没放火,真没做什么坏事啊。”道士哭丧着脸,各种求饶,就差给白妙下跪。

  “你肉不好吃,我”白妙还没说完,身体控制权再次被沈秀掌握。“道士的肉我还没吃过,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道士直接软倒在地,失声痛哭。“就知道不能贪心,没事在破庙睡觉不好吗?非要跟着来驱邪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

  哼,知道怕了吧!

  地上放赖的道士让沈秀又好气又好笑,刚来那会的道士气质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