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七零美好生活 > 第797章 恶意碰瓷
  杜亚芳借着枕头风,说服蒋文吉回军部给向刚多穿几双小鞋。

  这还不够,有天认出受人之托来给蒋文吉送口信的郭晓明他爹郭来恩就是那起“许丹报复事件”的受害者。

  这小子从小就希冀参军,受了向刚的鼓励后,对军队的憧憬之心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满十六岁那年终于如愿以偿进了部队。并一步一个脚印地靠自身实力从新兵蛋子爬到副营长一职。升迁之速度,和当年的向刚有的一拼。

  杜亚芳之所以认识他,也不算偶然。

  郭晓明对向刚的崇拜,可以说是全军皆知。但凡是在军部里混的,谁不知道他的偶像乃特种兵部队的第一任兵王向刚啊。

  哪怕没见过郭晓明本,多多少少总听说过这么一个来自x省的奇才吧。

  杜亚芳就不止一次从自己丈夫口里听说过郭晓明的名字。

  早先蒋文吉还动过念头想把郭晓明拉到自己阵营来,为此派人调查过郭晓明的底。得知他老家和自己的二婚太太一个城市,难免在饭桌上提起几句。

  这次巧遇,杜亚芳心里一动,以老乡的身份拉着郭晓明叙起旧,还模棱两可地唠起当年郭来恩的车祸。

  “晓明啊,你爹当年去的真冤。那么老实一个人,平白无故受牵连,年纪轻轻就去了。留下你们老的老、小的小,想想真替你们家委屈……那肇事者倒轻松,大牢里蹲着,有吃有喝,生活比咱们这些人还有保障。说是无期徒刑,看这几年政策渐渐放宽了,搞不好将来还有机会出来。当真应验了一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的古话。不是我饶舌,我是真这么觉得:你爹枉死那事儿吧,向队那口子也要承担一些责任。肇事者是冲着她去的,要是当时她不在那条马路上,就没你爹的车祸了。”

  说着,杜亚芳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看我!心直口快就说了大实话。听老蒋说,向队俩口子这些年对你们家挺照顾的,你可别真把他们当大恩人。依我说,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你就心安理得的受着!谁让他们欠你爹一条命呢!一个家庭没了顶梁柱日子多艰难这我有深刻的体会。再看他们家,啧啧啧!一大家子住在国家拨下来的大宅院里,不要太幸福哦……”

  杜亚芳想着这些话,怎么都能在郭晓明心里埋下怨恨的种子、从而催促其生根发芽吧?

  她承认她就是见不得舒盈芳好。见不得她生活美满幸福。哪怕这么做仅仅只是破坏郭晓明和舒盈芳向刚之间的融洽关系,对自己的现状实没什么卵用,但能看着宿敌吃瘪,也是喜事一桩。

  然而真的是喜事吗?不见得!

  事实上,郭晓明参军那年,向刚小俩口曾提着一个生日蛋糕,来到他家给他饯行。席间原原本本告知了当年他爹车祸身亡的全部真相。

  盈芳当时就说:“你若因此而恨我们,我们也愿意受着。”

  郭奶奶和郭嫂子抹着眼泪抽泣不已,却在盈芳说完这话后,重重拍了郭晓明一后脑勺。

  “这个事我们当年就知道了。之所以瞒着你,是怕你没成年,思想不够成熟,错把恩人当仇人看。说真的,这些年要是没你刚子叔、小芳姨,咱娘仨能不能熬过来都是个问题。他们不欠咱们的。可他们还是秉着善心帮扶咱们。晓明啊,你一定要分清善恶、有正确的是非观啊!”

  郭晓明红着眼眶挠挠头:“阿奶,娘!你们别打我脑袋,越打越笨了。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小时候没少听街坊邻居饶舌头,我怕你们伤心才没敢说。”

  娘仨抱作一团痛哭了一场。

  打那以后,这个家里再没有把郭来恩的死当成忌讳了。每年清明、冬至,捏清明团、包饺子时还会叨叨几句:“晓明他爹在下面,不晓得有没有吃顿应景的……”

  想开以后的郭晓明,参军以后更是开启了奋发上进的模式。

  他不仅努力给向刚小俩口看,以证明他们当年支助的穷小子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他同样努力给九泉之下的亲爹看想让他爹好好瞅瞅:当年的鼻涕虫,如今已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因此杜亚芳的话,不仅没有如杜亚芳的愿在郭晓明心里埋下所谓的仇恨种子,亦或是在两家之间划拉开一条裂缝。

  相反,郭晓明来盈芳家做客时还反过来劝盈芳:“芳姨,你认识蒋首长的新夫人不?不管认不认识,我瞅着那人有点不怀好意,你以后还是离她远点儿保险。”

  盈芳这才知道,杜亚芳成了军官太太,对象还是二婚头。

  说起来,彼此还是一个圈子的。

  这就有些尴尬了。

  好在向刚的工作性质和蒋文吉不太一样,彼此鲜少存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局面。

  就在她以为两人即便在同一个圈子,碰面的机会也少之又少的时候,向刚倒霉催的被碰瓷儿了。

  碰瓷的好巧不巧就是杜亚芳。

  照理说,杜亚芳诊出怀孕理该是件高兴的事。

  先前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生了。没想到这天早上起来闻到肉包子的味儿反酸想吐,中午吃了口鱼肉又开始狂吐酸水。起初还以为吃坏肚子了,跑到医院一看,怀孕了!

  可高兴劲没过,医生说她的子宫壁太薄,刚怀上这段期间,又吃了不少凉性的食物,这胎恐怕坐胎不稳,建议她卧床休息。

  杜亚芳慌了,亮出蒋司令夫人的身份,借医院电话给蒋文吉打电话。

  蒋文吉比她更紧张。这可是老来子啊!

  马上让她找地方坐下:“乖乖别乱跑!我马上派人来接你。到家好好躺着休息,啥事都别干!专心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出来!哈哈哈!想我蒋文吉五十了还能再得个大胖小子!说出去羡慕不死那些老家伙!”

  杜亚芳佯嗔道:“才只一个月零几天呢,哪儿就知道是大胖小子了,万一是闺女呢?闺女你也不许嫌!”

  “不嫌不嫌!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甜言蜜语谁不喜欢?挂了电话,杜亚芳雀跃地走去大门等警卫员来接。

  这不高兴过头、福祸相依,一脚踩空,在台阶上滑了一跤。下身一热、继而感觉屁股凉飕飕的。杜亚芳伸手一摸,妈呀!都是个血!

  她悲戚戚地喊来护士求助,护士检查后,答复她孩子没了。

  晴天霹雳啊!

  杜亚芳彻底懵了。

  老天爷是在玩她吗?前一秒告知她怀孕了,下一秒告诉她孩子没了。

  这让她怎么跟老蒋交代!

  她还打算来个母凭子贵,从此坐稳“蒋太太”的宝座呢!

  怎么办!怎么办!

  她子宫壁原本就薄,好不容易怀上个孩子,就这么摔没了。老蒋会不会以为她不想给他生孩子啊?

  杜亚芳六神无主。这时抬头看到一个熟人,正是来医院探望老战友的向刚,蓦地心生一计。

  她掐准警卫员来接她的时间,后牙槽一咬,猛地扑上去欲拽住向刚的裤脚,却被身手敏捷的向刚闪身一避、躲开了。

  她干脆跪坐在地上,痛哭流涕地喊:“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夫妻俩,但你不能为了给你妻子出气,就欺负我一个孕妇啊!毕竟孩子是无辜的!我可怜的孩子啊……好不容易到来的孩子啊……”

  杜亚芳这时候心里就一个主意:自己不好过,也不能让别人好过。能拉一个是一个,多几个垫背的权当赚了。

  也是她时间掐得准。

  蒋文吉的警卫员看到现场,还以为真是向刚推的,立刻报告给蒋文吉。

  蒋文吉听到手下的汇报,气得胡子往两边横翘。新娶的娇妻好不容易给他怀了个老来子,没高兴几分钟就摔没了,还是姓向的下的黑手,这是摆明了欺负他手里没实权吗?

  紧赶慢赶赶到医院的蒋文吉,先是搂着二婚太太柔声细语地安慰,随后板着脸誓要找向刚讨公道,还扬言要去告他。说胎儿也是活生生的一条命,合该一命赔一命!

  正在老战友病房探病的向刚,听闻此事气乐了。

  “他要告就让他告去!大庭广众的,我看他怎么把白的说成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