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亚芳为了把小产的罪名赖到向刚头上也是够拼的。

  花私房钱找来几个乞丐,打扮得人魔狗样的,装成医院里的病人,义愤填膺地站出来当目击证人,指责向刚确实推了她,从而害的她小产。

  医院方面巴不得有人当背锅侠。

  孕妇和人起争执造成小产,传出去肯定比医院地面路滑导致孕妇摔跤造成小产的负面影响小。

  这么一来,舆论导向皆站到了杜亚芳这一头。表面看起来对向刚十分不利。

  盈芳尽管站在男人这边、坚决相信他说的——别说推得杜亚芳小产,事实上就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可看到这样的风头,也不免替他担心:“真的不用找目击证人吗?医院里人来人往的,花时间问问,总是能找出一两个目击证人帮咱们作证的。继续任舆论误导下去,会不会对你不利?”

  “不会。”向刚搂搂她的肩,以示安抚,“她不是喜欢无中生有吗?还想把事情闹大,那就顺她的意,让事件发酵几天。上头那边有我递交的佐证,不会有影响的。”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向刚含笑反问。

  听他这么说,盈芳也就放心了。

  “你递交了什么证据?咋外头都没听说?”

  倒是听说他小人缠身,哪怕真是被冤枉的,免不了一场损失。

  “那东西是新兴设备,才从国外引进没多久。我去医院路上正在研究使用方法,打算试试效果,开启之后就没关,好巧不巧录下了那一幕。”

  不费口舌就洗刷了莫名其妙落到他头上的冤情不说,还完美地上交了一篇形象生动的实验报告给中|央。

  这下,原本持反对意见、不愿花大价钱引进国外先进的微型侦察摄像仪的保守派们也都没话说了。

  元首趁国外市场还没涨价,立刻又引进了几副,运用于最最重要的军事基地以及国防部门。同时还召集了一批科研专家,就微型摄影仪的先进技术,马不停蹄地立项研究。

  杜亚芳要是知道自己的碰瓷行为,间接让向刚立了一个大功,绝壁一口老血。

  可是她不知道啊,在家坐着小月子等上头狠狠地发落向刚呢。

  左等右等没等到,忍不住问外出回来的丈夫:“你到底告他了没有啊?咋到现在都还没消息?咱们的孩子可不能就这么白白没了。说不定是个儿子呢……”

  蒋文吉在军部被同事嘲笑了一通,心里正烦着呢,扯扯衣领,不耐烦地责问:“你还有脸问!孩子到底怎么没的?不许骗我!老老实实回答!”

  “什、什么怎么没的!”杜亚芳眼神闪烁,“我不说了吗?那姓向的推了我一把,我一下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孩子就这么没了。你以为我不想要孩子啊?我盼多少年了都……”

  杜亚芳边说边嘤嘤地哭了起来。

  蒋文吉以前看到她哭,觉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说不出的美丽动人,这会儿却烦不胜烦,脱掉外套狠狠甩到椅背上。

  “我看摔没了是真的,向队推你却是在胡编乱造!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没事扯这种谎?看我一把年纪了替你出头、跟兵王吵架还扬言去告他很有趣?”

  杜亚芳见被丈夫说中,心里一记咯噔,嘴上犟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嘛!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了?老蒋,你我是夫妻,你信我还是信别人?孩子没了我比你更伤心……”

  伤心是真的,把一切都推到向刚头上也是真的。

  事到如今,不管有没有目击证人,她都不能退缩。好在她这边买通了不少人,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具体如何让法院去判呗!就算不能让向刚脱一层皮,多多少少能造成点负面影响吧。

  只要能让舒盈芳一家过得不舒坦,扯点谎算什么!

  过了两天,终于盼来了法院的传票。

  咦?不对啊!明明她才是原告,怎么原告栏里的名字成了“向刚”?而且不止传票弄错了,逮捕证上都填成了她的名字。搞嘛呀?

  杜亚芳一把扯过传票和逮捕证,火冒三丈地说:“你们搞错了吧?我才是原告!这里、还有这里都填错了!你们该抓的向刚!”

  “你是叫杜亚芳没错吧?”来送传票的办案人员狐疑地瞅了她一眼。

  “没错,我是原告杜亚芳。”杜亚芳挺了挺胸脯,随即皱眉呵斥,“你们怎么做事的?填个传票都能把原被告的名字搞颠倒。还有这逮捕证,怎么也写成我的名字了?”

  她觉得晦气极了,勒令他们当场改。

  “赶紧麻利地改了,否则我就去找你们领导投诉!”

  办案人员笑了笑说:“是叫杜亚芳就对了!传票是给你的,逮捕对象也是你。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杜亚芳:“……”

  她彻底懵了。

  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了?该抓的不是向刚吗?抓她干什么!

  “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才是受害者!我说我是受害者、是原告你们没听见吗?”

  “抱歉杜女士,我们的职责是将你逮捕归案。至于其他的,会有人来找你录口供的。有什么可以对他们说!你要是不配合,那就得罪了!”

  办案人员拿出手铐,咔擦铐住了杜亚芳。

  “住手!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蒋司令的夫人!要是蒋司令知道你们这么对我,会把你们办公楼夷为平地的!”

  办案人员听乐了。

  这人真的是蒋司令的夫人?怕不是他的仇家吧!说话这么没大脑。

  “随时欢迎蒋司令来把我们的办公大楼夷为平地!”

  蒋文吉当然没这个能力和权力。

  有也不敢使啊。

  他自己都被查了。因为杜亚芳曾经打着他的名义,收了不少下级家属送的礼。礼金总额高达万元。

  这在当时是了不得的数额了。说出来让老百姓咂舌。毕竟,工人工资才几十块,农民则连几十块的保障都没有。

  而杜亚芳一介家庭主妇,仗着她男人是军区司令,大摇大摆地收受普通老百姓用其一生都不定挣得到的财富。

  这则新闻一曝光,引来诸多舆论谴责。

  元首怒了。

  国家想方设法地给工人涨工资、花大价钱引进国外先进的农业技术、工业机器以及医疗设备,以期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这婆娘倒好,短短两年贪了万元。

  若不是因为这次曝光了,还能再贪下去。

  “查!给我狠狠地查!查到几个处理几个!务必将党内的蛀虫全部清理干净!”

  元首的命令一下,各部门迎来了严厉的自查和他查。

  别说,杜亚芳这样的女人还真不是少数。

  一个个躲在丈夫背后,伸出贪婪的爪子,能捞一点是一点。捞来的违法收入,不仅滋润了小家,还造福了婆家、娘家等各种亲戚。甚至还形成了关系网。让人瞠目结舌。要知道这些女人,表面上个个都是菩萨面孔,慈祥、和蔼。

  所幸发现得还算早,这会儿斩断这些关系网,不至于影响国家的威信,也不至于造成政府部门的瘫痪。

  国家借此来了场大清洗。

  百姓欢呼街头,担心被查出来的涉案人员则愁眉苦脸。譬如许兰芳。

  她背着萧鼎升收了几笔礼,金额加起来约莫有个两三千。和杜亚芳收受的一万相比称不上多。可眼下国家正在严查彻处,别说两三千,两三百都照样抓。

  她慌了。支支吾吾地告诉了丈夫。

  萧鼎升气得扬手就给了她个大巴掌。

  “你打我?”许兰芳委屈极了,“我收那些钱,为的还不是我们这个家。你现在这个位置不上不下的,要想往上挪,没钱疏通哪行啊?你家里又不肯支助咱们。这次提干,还不是靠我请你上级的太太吃了顿饭。否则还有等呢!”

  听到这里,萧鼎升扬起的手,怎么也扇不下去了。

  他红着眼眶质问:“你说我提干,是因为你在背后疏通?”

  “可不是!”许兰芳用力点了点头,“周太太看在我请她吃饭又送她合心礼物的份上,实话告诉我说,原本这次提干你是没戏的,另外两个的履历远比你好看多了。我跟她交情好,她才愿意帮我……”

  萧鼎升狠狠捶了一拳墙壁,风一般地旋出了家门。

  “哎——阿升!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啊?我的事怎么办?快点想个办法啊。万一明天就查到我头上了呢,呜呜呜,我不想坐牢啊……”

  ……

  萧鼎升来了盈芳家。

  当然,他是来找老爷子的。

  “爷爷,都是我的错!给祖宗蒙羞了!我愿认打认罚。”

  他跪在老爷子跟前,说一句磕一个响头。额头都磕红了。

  老爷子皱皱眉:“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整这些幺蛾子干啥?起来说话!”

  萧鼎升没起来,而是一五一十坦白了他这次提干的真实原因以及妻子私底下收受下级孝敬钱的事。

  倒不是他三观多正,而是他内心明白:这两桩罪名若成立,能救他们俩口子的只有萧家、只有老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