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七零美好生活 > 第799章 好一碗狗粮
  他不信出事的如果换成堂弟或堂妹,爷爷、二伯他们也仅止于这样的帮忙。

  “我们没帮你?”老爷子气极反笑,“你去问问你媳妇单位的领导同志,要是没你二伯打招呼,会招你媳妇?还给安排那么轻松、工资高、福利好,离你单位公房又近的岗位?这么便宜的工作,没人帮衬能落到你媳妇手上?多少人抢着要好伐!还有你,你以为一来京都就分配到一套新公房是运气好?靠的还不是老子的面子!!!真是得了好处还哭穷,早知应该啥都不管你们!”

  “我就说不该帮他们。帮了也不知感恩!心里还对咱们充满怨气呢!啧!”萧三爷好整以暇地抱着手臂啧叹。

  萧鼎升被这番话驳得无话可说,脸上像开了染坊,一阵青一阵白。

  半晌,支吾了几句,灰溜溜地遁了。

  他走后,老爷子叹了口气:“老大躲着他们是对的,不躲,天知道要给他们擦多少屁股。上回乖囡说,毕业了想回老家,当时我觉得可惜,以她和孙女婿的能力,回小县城发展埋没了。如今看来,还是乖囡想得通透。搁这住着,远没有乡下来得清静。才回来多久,就惹出这么多糟心事……”

  “那等乖囡毕业咱们集体回宁和?我是没意见,乖囡和宝贝蛋们在哪,我和我媳妇铁定在哪。”

  萧三爷是真无所谓。哪儿不是住啊?只要一家子平平安安、和和睦睦,何处不是家?

  唯一遗憾的是,城西的新房子还没搬进去住过。

  “就老大督造竣工的那一排农家院有些可惜,我活到现在,还没住过新房呢。”

  这话不假。他小时候住的洋楼,是国家拨给老爷子的,以前是洋人造的,到老爷子手上谁知道住过多少拨人了。

  后来乖囡出事,他和媳妇儿执意搬出洋楼,搬去的胡同小院是单位分的福利房,谈不上老旧,却也不是第一任主人。

  再后来跑宁和、回京都……再到目前住着的大四合院,要说完全属于他和家人的新房子,还真没有。

  这也是他和老大为什么那么虔心地伺弄城西那排新房子真真正正属于他们一家子的新房。

  原本还打算搬去新家前好好热闹热闹、办个上梁宴呢!

  老爷子眼一瞪:“说得好像你老子我住过新房子似的!”

  “嘿嘿嘿……那不如回乡下之前,咱们先去新房子住一阵子?”

  “成啊,你和老大选个吉日,办个上梁酒,咱们都搬去新房子住。”

  一锤定音。

  盈芳放学一回来就听说又要搬家了!

  而且是从地段超好的皇家四合院搬去下半年才开通电车的城西。

  了个。

  看着热情高涨收拾行李的亲爹,盈芳到底把心里的困惑咽了回去。

  “乖囡你是不是担心路远了上学来不及?放心,平时咱们还住这,就礼拜天去城西住。”

  盈芳:“……”早说嘛!

  “可是爸,既然一个礼拜天才住一天,需要这么大包小包都搬过去吗?”

  “那当然,好歹是咱们新家。”萧三爷头也不抬地继续收拾行李。

  从小到大没住过新房子的他,对人生第一栋自建新房,有着无比的热衷。

  行吧!

  当爹的这么向往新房子的生活,当闺女的自然是举双手双脚支持咯。

  于是,一大家子赶在入冬后第一场雪飘起来之前,驱车来到了城西的新家。

  三兄弟外加老爷子,一共四座院子,宽墙挨着宽墙,同一天上梁,院门上挂着红灯笼,顶梁系着红绸缎。

  上梁、扔馒头、宴请邻舍亲戚,扎扎实实热闹了一整天。直到宴席散场、宾客告辞,就剩自家几口人聚在老爷子的堂屋间,围着炭盆边取暖边唠嗑。

  内环跑来这里买地盖房子的他们一家当属头一份。

  倒不是没人发现,而是大伙儿均不看好城西这块。

  虽说通公交了,可住的人就那么几户。四周都还是集体的地,再远就是山了。萧家三兄弟傻不隆冬跑这儿来盖房?这得多缺心眼啊!

  还一盖盖这么大,这要花多少钱?拿来给城里房子翻新该多好!

  殊不知,这时候人人都不看好的地皮,搁十几二十年后成了有价无市的抢手货。有钱都买不到。

  即便是萧三爷此时也不知道啊。他当时之所以脑袋一热选在这儿买地起房,图的根本就是宽敞的后院嘛。

  “乖囡,这院子大不大?你别拿现在住的那套皇家四合院比,跟你爷爷的那套小四合院比咋样?是不是宽敞得多?”萧三爷得意地问闺女。

  老爷子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就这点出息!”

  大伙儿都笑了。

  “姥爷姥爷!屋子里还有炕!”

  三胞胎在帅帅的带领下,挨个屋地跑了一圈,兴冲冲地来和大人汇报他们的发现。

  萧三爷挨个地抱了他们一圈,笑着说:“对咯!这屋子每个房间都能烧炕,你们喜欢的话,今年过年咱们上这儿来。村子里杀猪,咱们问他们买肉,姥爷多砍点柴禾回来,咱用大铁锅炖猪肉吃,是不是好久没吃了?”

  四合院里烧饭用的不是煤球就是煤饼,哪那么多干柴供他们烧啊。这里就不同了,除了没田种地,别的方面跟在农村生活没两样。

  “哦哦太好咯!”

  孩子们总喜欢新颖或有趣的东西。

  新房子即便在规模和装潢上,远不及大四合院,但谁让这儿贴近乡村、贴近他们小时候的生活呢?

  “小芳,听你爹说,你毕业后想回宁和发展?这儿不好吗?如果你不喜欢城里的生活,可以住到这里来啊。到时候跟二伯、二伯娘作伴不好吗?”

  萧二伯娘坐到盈芳身边,抓了把瓜子边嗑边问。

  盈芳想回宁和工作一部分的确是出于对乡下宁谧生活的喜欢,但不全是。

  倘若地宫遗址不在雁栖山,即便她读的是考古专业,毕业后希望能分配到博物馆工作,也不一定要选择宁和的地方博物馆。

  归根结底,她还是想回到上辈子留给她很多回忆的地方。不论今后从事的方向是考古研究、还是博物馆的日常管理,似乎只要待在地宫遗址附近,她就感到无比安心。

  “年轻人有想法、有追求是好事儿,咱们应该支持。”萧二伯捧着茶缸喝了口产自美丽山谷百年老茶树炒的明前茶,悠悠接过话茬,笑睨了媳妇儿一眼说,“想和老三他们作伴还不好办?等我退休了,我带你去宁和那边长住。刚子家那么多房间,留间给二伯不打紧吧?”

  向刚笑着摆摆手:“原本就有给二伯、二伯娘留房间。”

  萧二伯欣慰地笑了。

  萧大伯看着他们你来我往的对答,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啥意思?今儿不是新屋上梁吗?你们咋都在讨论去宁和长住的事?合着不准备搬过来住?那我折腾这些是干啥?”

  “咳!老大,这里是咱三兄弟的新家没错,这不日用品啥的,不都搬来了吗?我和老大的意思是,以后乖囡要是回宁和发展,咱们一年里肯定要去那边住一阵子的。再一个,退休了总窝在一个地方多没劲啊!合该趁腿脚走得动,带着老头子到处去走走看看。等回京都,自然是在这儿聚了。”

  “这还差不多!”萧大伯说道。

  说到四处去走走看看,老爷子拉过大宝贝蛋问:“阳阳,听你教练说,开年又有比赛了,这次是去哪里啊?远不远?出不出国门?”

  “三月份的只是友谊赛,就在咱们x省隔壁的大海城。对了妈,我小时候去没去过海城啊?我师兄师姐他们都去过。”阳阳吃着烤土豆,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海城啊?你们小时候没去过,但在你们妈肚子里的时候去过。”姜心柔笑着道。

  “姥姥姥姥,我们要听故事!”

  三胞胎人手一条小板凳,围着姜心柔嚷着要听小时候的故事。

  于是,这天晚上,大伙儿围着炭盆,吃着香喷喷的烤红薯、烤土豆,重温了三胞胎没出生前的种种趣事。

  因着三胞胎没去过海城,又惦记姜心柔口里好吃好玩的海城街巷,老爷子大掌一挥:“老二,你让鼎华他们俩口子别赶回来了,咱们今年换个地儿过大年,满足一下仨小的愿望。”

  萧二伯:“……”您是老大您说了算!

  于是,过完小年、吃过饺子,一行人扛着大包小包,坐上火车、涌向了大海城。

  方周珍乐坏了。

  她自从前年搬家就想请大伙儿上家里做客了。无奈路远,想凑齐一大家子都来海城做客还真不容易。这回接了公婆的电话,立马兴奋地催着丈夫上街买年货。

  等盈芳一行人抵达繁华热闹的大海城时,方周珍俩口子快把家里空着的房间都堆上年货了。

  “周珍啊,打扰了!看我们这么多人来你们这过年,没吓坏吧?”姜心柔打趣道。

  “怎么会!我们高兴都来不及!上次搬完家就一直想请你们来这儿玩了,这次难得聚一起,无论如何都要多住几天。”方周珍挽着盈芳的胳膊亲热地说。

  “哈哈,好的好的!”

  萧鼎华升职后,新分配的公房是栋小洋楼,上下二层,每层三个房间。

  “原本还有个阁楼,隔一隔能做俩小房间,鼎华嫌人少房间多,平时家里又没那么多人,瞅着反而空荡荡的没人气,就把阁楼改成了阳光房,种些花草蔬菜啥的。今儿饭桌上的蔬菜,一半是自家种的。”方周珍领着大伙儿楼上楼下转悠了一圈。

  几个小的看到阳光房,欢喜地尖叫一声,跑上去绕着花花草草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

  盈芳超喜欢这样的设计。特别是冬天,“真的好暖和啊!”

  向刚见媳妇儿一脸羡慕的样子,附到她耳边说:“赶明我们把老家那旧房子推倒了重建,也建这样的……不,咱建三层楼,每层再多几个房间,人多了也怕住不下……”

  盈芳朝嫣然一笑。

  方周珍虽没听见向刚的话,但是看小俩口的互动也知道这一对一准又在秀恩爱撒狗粮了。

  “走!赶紧地找你们主人讨狗粮吃,保管撑死你!”方周珍笑眯眯地怂恿金虎。

  金虎:“……”汪才没那么傻!

  一路嗅着跑去厨房找吃的了。

  金牙好整以暇地甩着尾巴踱在后头,唔!孺子可教也!不枉老子一天照三餐地训。

  方周珍神了:“嘿!这年头的狗,都这么聪明呀?”

  盈芳和向刚相视而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