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七零美好生活 > 第802章 心情好上天
  萧大伯包袱款款地南下x省追媳妇去了。萧家人欢笑之余,当然是祝福他啦。

  萧大伯走后没多久,正如萧三爷说的,祝美娣出狱了。

  对外宣称她劳改表现好,每次减刑都有她的名字,如今刑满释放了。

  然而萧家人不是傻子,何况有萧三爷这个“京都百事通”在,搁谁不晓得祝家那点腌臜事似的。

  只是这两年元首十分重视国内经济的提升和国|防技术的发展,但凡有利于这两项的话题,他都比较好说话。

  因此萧三爷没让老爷子去触霉头。但大伙儿心知肚明得很。

  出来就出来吧!对某些人来讲,坐牢未必就是惩罚。

  果然,祝美娣出狱第一时间就打听萧家的消息。

  从“知情人”那得知萧大伯一把年纪还梅开二度——喜欢上了一个比他年轻十几岁的离异小媳妇,为此还追去了x省,顿时气得一张不复美丽的老黄脸龟裂成四分五裂。

  “三爷,你果然是料事如神!你嘱咐我没几天,那个女人就找上门来了。一开始不肯介绍她自己是谁,只问我萧家大房的情况,我就如实说啦。我说萧大这几年过得挺充实挺不错,尤其是回京后这几年,先是亲自督工在城西盖了座新院子,占地好几亩呢,是个王老五都羡慕。盖完房子添家具,如今就缺个女主人了。希望他南下x省追媳妇顺利……那女人一听,眼珠子瞪得老吓人了,眼神要是能杀人,我绝壁被这老女人杀了无数次……”

  萧三爷听乐了,当即送了一条闺女家大湖里钓上来的大青鱼给他:“干得不错!”

  “谢谢三爷!”那人拎着大青鱼高高兴兴地走了。

  萧三爷抬头看了眼天色,唔,晚霞真美啊!心情超好地哼着小曲儿回院子逗金虎去了。

  此时此刻,祝美娣的心情就大不好了。

  她原本对前夫还抱有一丝幻想的。

  想着毕竟夫妻那么多年,膝下儿女双全,即便当年她的确做了错事,可这么多年下来,她也为此付出了代价、经受了惩罚。

  先前儿媳妇凑她跟前讨好时,曾提到一茬,说萧大这么多年身边都没有女人出没,想必是在等她……如今她提前出狱了,不是应该破镜重圆吗?

  结果,那家伙干啥去了——追媳妇?还是跑去别的省城,追一个比他年轻十多岁的离婚独居小媳妇,特么这是他一个糟老头子适合干的事吗!简直不可理喻!

  祝美娣气哼哼地来到当初埋妆奁匣子的地方。

  这里已经被市政府改建成公园了。

  好在她当年选择埋藏的地点是棵百年老树。

  市政建设时不仅没砍掉或迁移,反而还在四周围了一圈栅栏,树身上挂了个轻巧的木片名牌,写着此树的种类和年龄。

  祝美娣白天来过一趟了,公园里人来人往,没法下手。只好等天黑。

  可晚上这一片没路灯,黑灯瞎火的,心里着实有些慌。突兀间传来以此树为家的猫头鹰发出的“欧欧”叫,吓得她当即就想拔腿跑。

  只是一想到接下来的生活,还得靠树下埋着的这一盒子宝贝,只得鼓起勇气,握着锄头刨了起来。

  可刨了半天,都没刨到当年埋下的铁盒子。

  莫说铁盒子不会腐烂,即便包在盒子外的布包烂成了渣渣,也总能刨到点边角料吧?

  祝美娣不死心,埋头又刨了半个多钟头,依旧毫无所获。

  她累得腰酸背痛,直起身反手捶了几下,忽然,从公园的入口方向扫过来一道手电光。

  “什么人!”公园守门人远远吆喝。

  祝美娣暗骂了句“倒霉”,七手八脚地将泥推回刨出来的坑里,拿上锄头借着树影的遮掩,躲进了公园里头的小树林。

  本想等守门人放松警惕后溜走,结果对方竟然牵了条凶狠的大黑狗过来,没一会儿就把脸色煞白的祝美娣从藏身之处揪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萧三爷晨练完,带上保温壶去巷子口的陈记豆汁铺买豆腐脑,听排队的人在讲市政公园昨晚抓到个偷树贼,“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尤其多,这老树都有人偷……”

  萧三爷眉梢一挑,想到什么,顺嘴问:“偷树贼男的女的?”

  “据说是个女的。”

  女的就对了!

  萧三爷心里暗暗点头,本想舀两碗豆花儿的,心情大好,舀了三碗。要不是保温壶就这点大,他还想舀上四碗。还没给金虎加个餐呢。肉骨头吃多了腻味,豆汁多营养啊!

  看了一晚上大门、此刻还在狗窝呼噜声震天的金虎,梦见肉骨头长腿跑了,急得追上去,不留神撞上一棵大树,那树疼得直流泪。金虎凑近嗅了嗅,咦?这泪是豆汁?

  “这家伙!睡着了还吸溜嘴角,梦里啃骨头呢?”

  萧三爷蹲在狗窝前看了眼酣睡中的金虎,失笑地摇摇头,拿出金虎的专用饭盆,倒了碗豆汁给它,哼着曲儿去吃早饭了。

  “爸,早上好。”盈芳洗漱完,拎着书包出来,看到她爹在饭厅摆早饭,看上去心情超好,因为给暖暖、晏晏的煎鸡蛋是他亲自下厨做的。

  萧三爷心情一好就喜欢下厨,可别的菜肴他不会啊,胡乱做一通又容易惹他媳妇不高兴,嫌他瞎祸祸。于是就做煎蛋咯。边煎边哼小曲儿,说什么吃了这样的鸡蛋,心情不好都说不过去。

  “乖囡起来啦?来,吃个你爹煎的鸡蛋再上学,保证一天好心情!”萧三爷拿了双公筷,给闺女夹了个流黄荷包蛋。

  盈芳这才发现,他爹的心情何止是好啊,根本是好上天了有木有?——一早上居然煎了整整一盆鸡蛋。足有二三十个吧,这是打算去卖吗?

  一家人都拿疑惑的眼神瞅他。

  萧三爷耸耸肩:“干啥这样看着我?老子晨练完神清气爽,就想给你们整点吃的,有啥不对劲?”

  大伙儿一致摇头。

  到了傍晚,萧三爷外出溜达一圈回来,跟吞了甜蜜剂似的,笑得那叫一个涟漪荡漾。

  还说要下厨露一手,不然对不起他想要分享的超级好心情。

  “你得了吧!想想早上那盆煎鸡蛋,别再给我祸祸了。”姜心柔抵死不让他进厨房门。

  萧三爷扶了扶额:“行行行,我不去厨房祸祸了,我给金虎整吃的去。要是金牙也在,咱们就跑香山打猎去,很久没吃野味了,有点想念啊……”

  姜心柔:“……”谁给你的勇气上香山打猎?你当所有的山都是野路子啊?

  不过知道他只是嘴皮子逞能,不会真的跑去香山撒野,也就甩手不管了。

  萧三爷坐在太阳底下给金虎撸毛:“金虎啊,那事就咱爷俩知道,好心情只能和你分享啊。你说姓祝的老女人倒霉不倒霉?东西没挖到,反被市政管理处抓了。起初不肯说真话,后来说真话没人信,都以为她要偷树。还是她儿子上门解释,说她坐牢坐得精神出问题了,不是故意破坏公家财物的,这才把她弄出去……哈!亲儿子说娘神经病,姓祝的刺激大咯!啧啧!这出戏简直比我想象得还要精彩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