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

  盈芳毕业七年多了。

  毕业那年,钱教授邀请她加入他的考古队,博物馆馆长也给她留了个空缺,但都被她婉言拒绝了。

  她以年级段第一的优异成绩毕业,既没有选择留在大首都,也没有去海城这样的一线大城市,而是回到了宁和老家。

  雁栖山宁和地界,以地宫遗址为中心,建起了一座规模称不上大、但绝对有着纪念意义的历史博物馆。

  她是第一个自愿分配到这座博物馆里的大学毕业生,也是唯一一个工作七年没有想过要挪地方的大学生。

  三年前,她被提为x省博物馆宁和分馆馆长。

  升任馆长后第一件事,就是重新规划博物馆四周环境。

  逐步与开发出来的旅游景点溶洞、温泉以及正在规划中的雁栖动物公园融成一体。

  一副副充斥着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的美图、与优美的小散文相结合,经小画家暖暖的手,不时登上x省日报的副刊,随后又被国内旅游报转载。

  再加上一张博物馆宁和分馆福利公房的照片,素来低调的雁栖博物馆火了。

  尤其是最近这一届,毕业后愿意分配到盈芳手下工作的考古专业大学生不计其数。

  大部分是老家就在x省的,离宁和近的不用说了,临近毕业,几乎个个都盼着能分到雁栖博物馆。离得远的虽然有考虑过发展前景的问题,毕竟谁也不愿意一辈子都待在山旮旯。可一看到美得像油画的福利公房以及置身公园般的工作环境,一个个为五斗米折腰心甘情愿地跑来雁栖山报到了。

  小部分外省的,也很看好雁栖博物馆。

  当年溶洞的开发,给雁栖山打开了知名度。紧随其后的雁栖温泉,更是吸引了一大波游客的目光。每逢节假日,雁栖山就特别热闹。

  又因为特种兵部队的训练基地之一就在这里,热闹归热闹,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在这里撒野。安全问题得到保障,游客们更加放心大胆地来游玩了。

  这两年,雁栖公社又开始致力于动物公园的建设。

  虽说还没全面开放,但不可否认,雁栖山的名声,已经响彻了大江南北。

  甚至还走出国门。

  暖暖的师傅罗伯特,每年都会背着画架来雁栖山采风。山山水水以及种种可爱到爆的小动物,都成了他笔下的模特儿精灵。

  加上他本人对于雁栖温泉的倾情推荐,着实吸引了不少海外游客。

  雁栖公社的未来,不可估量。

  但凡有脑子的,都想到了这一点,这不纷纷请托走后门,希望能分配到雁栖博物馆来工作。

  “我听公交车师傅说,今儿跑咱们公社的班车,从早上起就没一辆跑空趟的,今儿又有很多人过来?”

  博物馆的下班时间一到,李翠琴抱着两岁的闺女,上来找盈芳唠嗑。

  前几年,国家放松了农村的计划生育这项基本国策,允许头胎是闺女的、或是二婚再结合的家庭再生一胎。

  李翠琴拿掉节育环没多久就怀上了,可把林大个激动的,一米八的军汉子,居然掉了一把金豆豆。完了生怕李翠琴累着坤着,抢过家里大大小小的活计,连女人家的内内都是他搓洗的。

  可以这么说,打从李翠琴诊出怀孕开始一直到生,都没碰过凉水、干过重活。

  村里的糙汉子们看不下去,直言道:“林大个,你这是把你媳妇当老佛爷供啊。就不怕生下来是个闺女?”

  闺女怎么了?闺女他才高兴。

  当然男娃子也一样喜欢,只不过家里有一个了,继子也是子,二胎来个闺女,子女双全凑个好字,林大个觉得此生都圆满了。

  村里人当时以为他在说笑,乡下人谁不想多生几个儿子?尤其林大个结婚至今,还没自个的亲生儿子,继子再亲,又不姓林、流的也不是他老林家的血。

  没想到李翠琴真生了个闺女,林大个也真的如他当初说的,将这个闺女疼到了骨子里。这简直刷新老一辈们的思想。

  村里的妇人们回家拧着自家的汉子,要么是数落:“看看人林大个,多疼他媳妇闺女,再看看你们!”要不就是嫌弃:“哪天能像林大个一样帮我拧个衣服水、烧个柴火,我也乐意天天给你端洗脚水……”

  村里的大老爷们悲剧了。这别人家的孩子比自家强也就算了,别人家的男人也成了自己的对照指标。还让不让人过日子啊!摔!

  幸好林大个带着妻子、闺女搬雁栖大桥那头的部队家属房去了,要是天天搁眼前晃,各家能时时上演全武行。可搬家属院有个不好,那房子太新太考究,白墙、黑瓦、玻璃窗,羡煞了村里的老少女人,见天地在家里嘀咕。没说亲的姑娘,不再盼着嫁城里工人,而是盼着嫁基地的军汉子,津贴高不说,城里考究的福利房免费送。

  如此一来,基地里还没对象的年轻小伙儿成了媒婆嘴里顶热门的风向标。

  李翠琴家军校毕业的儿子苍竹,也在其中。这也是李翠琴不怎么回村里、回来也是悄默默的原因,就怕被各家妇人包围,争着介绍自己的闺女,正当婚龄的也就算了,个别小学都还没毕业好吗。那滋味忒酸爽。

  “嫂子怎么这时候过来?入了秋天黑得早,抱着俏俏走山路要小心点。”盈芳原本准备加班的,见李翠琴来了,想想很久没准是下班回家吃饭了,洗净了手,接过李翠琴怀里的俏俏,边逗边往外走。

  “今儿老林轮休,晌午带我们娘俩去街心公园玩,遇到放炮米的,我拿米换了几斤年糕炮,你不是喜欢吃这个吗?趁热乎给你送点来。”李翠琴说着,抱回闺女,递给盈芳一大袋米炮,有一半是晒干的年糕片放的,咬一口松松脆脆。

  盈芳高兴地说:“嫂子有心了。走!上我家吃饭,晚了就留我们那睡。林大哥那让我爹骑车去知会一声。”

  “那感情好!你们家那新屋,我还没看够呢。”李翠琴笑着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